把反派捡回家后我暴富了
把反派捡回家后我暴富了

把反派捡回家后我暴富了

撸猫NG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1-18 11:14:25

又名《霍总你老婆掉了》《老婆太可爱了怎么破》 简夭夭踩空楼梯一键清零,穿成了百元家产,十平出租屋,一穷二白的穷光蛋。 没办法,为了生计,只能吃老本了。 她干翻了所有算命大师,目标只有一个:钱钱钱! 然而……说好的天煞孤星呢? 是谁把她抱在怀里喊宝贝闺女? 非要罩着自己的学霸大佬叫谁姐姐呢? 警察叔叔做笔录就好好做,我不吃奶糖的,还有谁是你妹妹! 除此之外 她还捡了一个真·天煞孤星·反派回家。 反派有颜有气质,但愣是没钱,欠她三百万,赖在她家三个月,给她洗衣煮饭,渐渐竟然煮出感情了。 简夭夭:???不谈感情只要钱! —— 很快,腰缠万贯的简大师被某反派真总裁教做饭。 霸总指着一边道,“看,这是什么?” 简大师:“你眼瞎?不是电饭煲?” 霍总:“不,这是生米煮成熟饭。” 当晚,被迫成为熟饭的简大师:……… 拿钱滚,老娘有的是钱! 排雷:男女主脾气都很狗,但感情超级甜。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五 戚昼戚梵小宝宝番外,全文完

第一章 玄术界大佬穿书后

  嘈杂的影视城人流量大,简夭夭蹲在角落里巴巴地看着群演,其中一个演了尸体的嘴巴番茄酱还没抹干净,边吃就边火急火燎的往对面片场冲。

  现在是正午十二点,她摆摊的第三天,目前为止没一个顾客。

  简夭夭看了眼地上摆着的空荡荡的纸盒子,再抬头看了眼艳阳高照的天空,跺跺蹲麻了的脚,收摊走人。

  在她旁边的同行见她收摊,摸着八字胡子凑上来,“小姑娘这么早就回去啊?听叔一句劝,小小年纪还是上学去吧,我闺女看起来比你还大,还都上高三呢。”

  简夭夭朝他笑了笑,继续埋头收拾东西。

  见简夭夭不回话,他也不在意,反倒是看她细胳膊细腿的,还把自己的面包分给了她一个,“肉松的,八块钱一个,给你吃吧。”

  “不用了,我还不饿。”

  今早上她喝饱了才来的。

  奈何这同行挺热情的,简夭夭推拒不了,思忖片刻,她从自己的兜里上拿了一个三角黄色符符给他,“和你换。”

  “哈哈这东西我摊子上都是,不用了。”

  简夭夭坚持,“和你换,我吃。”

  “成,换。”

  见她这样,同行大叔接过来随便揣兜里去了,然后他就听小姑娘说,“天不好,估计要下雨了。”

  他愣了愣,笑着道,“说啥呢,手机上说今天没雨,幸亏你这儿没客人,万一被听到了,你就真没顾客了。”

  见他不信,简夭夭也没再说什么,朝同行摆摆手,夹着自己的小招牌走了。

  一口一块面包,只有最中间才有点肉松。

  简夭夭回到自己租的小屋子,前脚刚进去,后脚就哗哗下了大雨,下的又急又凶,路上行人躲不及,全都淋成了落汤鸡。

  从简夭夭口袋里飘出来个小纸人,轻车熟路的飘走,不一会儿就又顶着一个毛巾出来。

  简夭夭随手拿过来,擦了把汗湿的脸,小纸人就坐在她肩膀处荡秋千。

  一人一纸片人,熟稔的像是老友。

  好吧,她和小纸的确很熟,主要是前世两人就在一起了。

  小纸是她第一个作品,后来缝缝补补,不知不觉就陪自己过完了一生。

  简夭夭习惯性的午休,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她做了个梦。

  梦中是上辈子,前世她不太好过,天煞孤星的命,克父克母克兄克友,要不是自己有点小本事,估计都活不到二十五,只不过死得是真冤,给人看风水时候踩空了楼梯把自己小命都摔没了。

  好在老天爷开眼,把她连带着身体塞进了一本书里,书中自成世界,而她的身份就是连主角都碰不到的炮灰,自己的角色因为是临时添加的,身体被迫变了点改动,现在的她十八岁,看起来却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瘦瘦弱弱,身高还不到一米六。

  简夭夭自己总结了下,没钱没权,连个家人都没有,孤零零就她一个,估摸着命格还没改,依旧是天煞孤星。

  不过这样也好,跟前世一样,一人吃饱,全家不愁!

  午睡起来时外面的雨还在下,简夭夭也就歇了出去摆摊的心思。

  十平的出租房里一床一折叠书桌,再加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乎转个身都能踩脚。

  简夭夭深深叹了口气,她想她的百万豪宅了。

  ——

  第二天,简夭夭去楼下用仅剩的两块钱买了碗可以续杯的白粥,填饱了肚子后,又去了影视城。

  这次她来得晚,昨天摆摊的地儿被一个卖鞋垫的大妈给抢了。

  她刚准备再去找找,就碰到了同行大叔。

  大叔看见她眼睛都亮了!

  “诶你终于来了!这是你婶专门给你熬得大骨头汤!来来来,来我摊子上喝!”

  简夭夭被热情澎湃的大叔摁在了他的小马扎上,手里还捧着个保温桶。

  简夭夭:……她现在有点懵。

  “别愣着,快尝尝看!你婶煲汤手艺一绝,特意给你熬的!这次多亏了你这平安符,要不是这个我现在脑袋都开花了!”

  说着,大叔小心地把一个纸包拆开,里面是黑色的灰烬。

  简夭夭看了眼,知道这是平安符灵验过了。

  “昨天突然下暴雨,我收摊回家,路过小巷子里听到顶楼有动静,当时幸亏你给我的这个平安符突然发热,我停下脚想看看,结果下一秒咣一声就砸下来一个花盆,我的老天爷!那可是十六楼!别说个花盆了,就算是个卫生纸,也能砸死个人!”

  大叔现在想想都后怕!

  “呦,真的假的啊,说的这么玄乎?”

  旁边突然出声,两人抬头一看,就见周围围了三四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大叔手里的烧成灰烬的平安符。

  路人旁边还站着个穿着道袍的瘦高个,阴阳怪气道,“听听这话,这小姑娘给了你多少演出费啊?”

  简夭夭皱眉。

  这话说的刻薄。

  同行大叔明显和这人认识,“孙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演了?”

  “是,你们聊你们的,可在我做生意的时候说这些有的没的,把我客人都招过去了,这是不是不地道?”

  简夭夭看了他的面相,道,“可是你都是骗他们的啊。”

  孙强一点都不慌,呸了声,“小小年纪不去上学在这里骗东骗西的,谁信你?”

  简夭夭喝光最后一勺子汤才道,“我没说谎,我昨天看到你去天桥底下装瞎子骗人了。”

  昨天的事被点了出来,孙强眼神闪了闪,“你说什么呢!”

  “就用你包里的墨镜装瞎子,我还看到你偷了一个小姐姐的钱包。”

  这话一出来,孙强脸色顿时就慌了,他狠狠瞪了简夭夭一眼,“你再胡说我就告你诽谤了!”

  “偷钱啊,这不就是小偷?”

  “真的假的,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这小姑娘不是骗人的吧?”

  “我看不像,看起来挺乖巧的一个孩子。”

  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

  “报什么警,这小丫头片子一看就不老实!”孙强恼羞成怒,恶声道,“小丫头我劝你还是别乱说话,要不然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这一片儿我可熟!”

  简夭夭面对威胁也丝毫不畏惧,“哦。”

  说着,简夭夭还用三好学生的表情道,“我已经报警了哦。”

  话音未落,一辆警车在他们旁边停下,三个便衣警察下车看了眼,目光落在了简夭夭这边。

  为首的是个二十六七的男人,眉眼俊朗,鼻梁上架着个金丝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像个文员。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