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一场荒凉
爱你一场荒凉

爱你一场荒凉

秋二喵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26 19:20:20

沈之喃十八岁的心动,死在了二十三岁的婚姻里。
她跪在他的车前,卑微乞求:“慕景沉,我活不久了啊,你别这么残忍。”
车窗缓缓往下,露出男人一张冷漠的脸。
他冷声道:“哦,沈之喃,可我更希望你现在就去死啊。”
一腔孤勇,错付情深。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4章 北城以南

第1章 她的妄想

  北城。

  沈之喃从医院出来,被行人狠狠撞了下,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手里的检测单在空中翻了个卷最后落在地上。

  半小时前医生的话,犹如在耳。

  “沈小姐,尽快叫家属过来签字,准备化疗吧。”

  她捡起地上的检测单,胃癌晚期四个字一下刺疼了眼。

  家属吗?

  沈之喃自嘲的笑了笑。

  这世上,大概没人会在乎她的死活。

  在沈家人眼里,她这个在乡下活了十八年的亲生骨肉永远比不上在身边养了十八年的养女亲。

  除了沈家以外……

  慕景沉?

  如果他知道她生病了,会不会……

  空气里潮湿发酵的腐味让沈之喃不适的干呕,胃里一阵一阵的疼,像生锈的刀子在胃里头来回的割。

  她咬着牙,浑身在颤。

  缓了好一会儿,疼劲才过去,沈之喃一手撑开伞,走进雨里。

  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给慕景沉发了条短信。

  “景沉哥,今晚回家见一面吧,有事跟你说。”

  她去超市挑了他爱吃的菜,又把能想到缺的东西买齐了。

  回到别墅时,天已经黑了。

  她一道菜一道菜的做。

  做完了,她开始等。

  从七点等到八点,又从八点等到了十点。

  笨重的摇摆钟在十一点敲响。

  沈之喃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手机,终于还是拨了电话过去。

  响了几声,对方挂了。

  预料之中的事情,心底也就没多大失望。

  只是,她看向桌上的检测单,性子里的那点倔第一次冒了头。

  她不识趣的又打过去。

  这次,对方接的很快。

  “景沉哥。”

  “沈之喃。”慕景沉厌恶的问她,“你烦不烦?”

  沈之喃咽下喉管间那点不适,嗓子哑了,“你今晚还回来吗?”

  “不回。”

  “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我……”沈之喃的话说到一半,被慕景沉打断。

  “关于你的?”

  沈之喃鼻间轻轻应了声,“嗯。”

  “哦。”他的声音愈发冷淡,“那就不重要。”

  沈之喃张了张嘴,声音卡在了喉管间,那句——我病了,胃癌晚期。

  七个字,没说出口。

  电话那头的人早已失了耐心,恶劣道:“沈之喃,别在我这里自讨没趣,嗯?”

  沈之喃手指颤了两下,缓而慢慢握紧在一起,攒足了气,“景沉哥,我是你妻子,我……”

  “够了!”慕景沉冷声讽刺道:“沈之喃,别忘了这是靠你下贱的手段得来的。”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

  “所以,最好在我面前收起你那点肮脏的心思。”

  一个字一个字的,像玻璃渣灌进沈之喃的心脏里。

  电话被挂断了。

  沈之喃的呼吸一寸寸收紧,几近窒息。

  肮脏吗?

  她的爱,在他眼里,脏?

  她起身将凉透的菜全倒进垃圾桶里,抬眼看着空空荡荡的别墅。

  结婚一年,他和她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沈之喃知道,慕景沉恨她。

  恨她的卑劣。

  恨她的不择手段。

  恨她的……痴心妄想。

  妄想着,在一起久了,她也许能捂热他的心。

  沈之喃的胃开始疼,起初是一点点的酸劲,而后气血不断上涌,生出难忍的呕吐感。

  满嘴的血腥味。

  眼前一阵白一阵黑。

  她开始想,哪怕她现在死了,可能都不会有人发现。

  ——

  1.二喵味道的虐文,不喜直接退出,请勿互相伤害。你骂我你得不到什么,我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只能默默掩面哭泣和删评。

  2.绝症梗,禁KY其他书名和人物名,《沧桑》是我,《荒凉》也是。

  3.不一样,故事不一样,乖,看下去就知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