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磕到天选大佬
今天磕到天选大佬

今天磕到天选大佬

薄荷凉夏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1-05-01 14:27:29

    【天选大佬pk高冷少主,爽文+甜宠,亲们放心入坑。】

  重生前的乔洛,才华横溢,桀骜不羁,最后却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一朝重生,本想低调做个卖棺材的小老板,偏偏那些不长眼的人非逼她捡起大佬的马甲。

  神秘夜七是她,赌石天才还是她,当金光闪闪的马甲一个接着一个掀开时,那些小觑她的人纷纷加入打脸行列。

  不料,优秀过头却引起了某位大佬的注意。

  ……

  她说:“我不是什么纯善的人,我沾了太多的杀戮。”

  龙北爵不在意地笑了,“那正好,你也别祸害别人了,我给你祸害好不好?”

  她沾了杀戮,他也一样,所以他们两个彼此祸害就好。

  绝配,不是吗?

  乔洛眼神复杂地看向他,“你……”

  迟疑片刻,她搪塞道,“我现在不想谈感情。”

  “不谈感情,那谈结婚?”龙北爵从善如流地道。

  乔洛石化,“……”
目录

1年前·连载至690、每一世都给你(大结局)

001、是仇杀吗

  “听说龙家在办丧事,不知真的假的?”

  “这种事岂能有假,龙家四房的当家去世,四房这一脉算是彻底没有出头之日了。”

  话语刚落,引起一片哗然。

  “是仇杀吗?”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听说是身患重病去世了。”

  “豪门世家里面的水深着呢,真真假假又有谁能说得明白。”

  “散了散了,龙家的事还是不要多加议论了,免得惹祸上身。”

  众人散去,风吹过树梢,四周又恢复了安静。

  “常婆婆,龙家很可怕吗,为什么他们说会惹祸上身?”窗口,少年看着议论纷纷的众人一溜烟就没影了,清澈的眼眸蒙上几分好奇。

  被喊做“常婆婆”的老人淡淡一笑,脸上的皱纹暴露了岁月留给她的沧桑,意味深长地道,“他们啊,真正怕的不是龙家,而是那个人。”

  那个人?

  少年歪着头,一脸疑惑,“常婆婆,那个人是谁啊?”

  “不早了,你也该上学去了,赶紧走吧。”常婆婆并未解释,伸手关上窗户,“我也到点下楼去开店了。”

  少年哦了声,好奇心很快被转移了,叽叽喳喳地问道,“常婆婆,乔姐姐怎么一大早就出去了?她去哪了?”

  “送货去了。”

  “这么早去送货?”少年吃惊,表情变得古怪。

  印象中,乔姐姐可从来没有这么早去送货的,按她的话说,不管订单再大,她也要睡到自然醒。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经意间瞥到墙上的挂钟,他惊呼出声,“不好,快迟到了。”

  抓起书包,少年匆匆跑出房间。

  “蹬蹬”的脚步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常婆婆的声音追了过来,“桌上的早餐记得拿。”

  “知道了。”

  话音未落,关门声“哐当”响起。

  片刻后,常婆婆的身影在楼梯间旋出,脚步拖沓地下楼,嘴里小声嘟囔着,“天气预报说是今天有雨,不知道小姐带伞了没有。”

  ……

  凉秋,冷风瑟瑟。

  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缓慢地行驶在公路上。

  速度,堪比蜗牛。

  踩个自行车都能追赶过去。

  车里的音乐放得很大声,曲风有些特别。

  特有韵味的……

  儿歌。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乔洛单手把控着方向盘,另一手拿着一瓶矿泉水,里面放了吸管。

  她咬着吸管,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突然,后面响起刺耳的鸣笛声。

  催得很急。

  乔洛眼皮子一掀,眸光淡淡地撇了眼车镜。

  是一辆黑色宾利,看那车型,还是限量款的。

  “嘀嘀嘀——”

  鸣笛声再次催促响起,乔洛收回视线,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仿佛天塌下来了,都和她没关系。

  这条小路只能容一辆车通过,后面的宾利想要超车也没办法。

  车内,开车的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忍不住发牢骚。

  “靠,前面那个人什么意思,谁开车像她这样的,乌龟都比她快。”

  本来打算抄近路回去,没想到还被堵在这了。

  倒霉透了。

  “越二。”坐在副驾驶位的人听着他的抱怨,抬眸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排闭目假寐的男人,压低声音提醒道。

  “越一,我都按好几次喇叭了,她还是开得这么慢,分明就是故意的。”越二撇了撇嘴,收敛着自己的暴脾气,小声地抱怨道。

  越一道,“你停下车,我去和她说,别吵到少主。”

  只能这样了。

  越二无奈,踩下刹车减速。

  车停下,越一推门下车,疾步往前跑。

  “吱——”

  前面的车忽然停住,轮胎擦过地面,浮尘弥漫。

  猝不及防,越一吃了一口灰尘。

  “咳咳。”

  剑眉一蹙,他虚捂着鼻子,快步走上前。

  “葫芦娃葫芦娃……”

  魔性的歌声传入耳里,越一眼角隐隐一抽。

  什么鬼?

  两边车窗都开着,他低眸一看,女子白皙的侧脸映入眼帘。

  面容普通,过目很容易让人忘记的那种长相。

  冷不丁的,女子转过脸,琥珀般透亮的眼眸直视着他,冷若薄冰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有事?”

  她声音极冷,冻得越一不由打了个冷颤。

  敛去心底的惊讶,他声音温和地道,“抱歉,我们有急事,所以……”

  乔洛瞥了眼后面停住的宾利,截过他的话,“我知道了。”

  话落,她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干脆利落。

  比起刚才,车速几乎是天壤之别。

  车影消失眼底,越一眨了眨眼,眉眼间浮出星点疑惑。

  好奇怪的人。

  “越一,你还愣着做什么?”越二从车窗里探头出来,冲着越一喊道。

  越一回过神,急步走了回去。

  坐进车里,他往后排瞟了一眼,不过几秒,他默默收回视线。

  少主突然回来,龙家某些人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

  “喂,你怎么还没走?”轻蔑的语气夹着几分不耐。

  旁边的佣人们往这边看上一眼,随后又各忙各的去了,似乎已经习惯男人的嚣张跋扈。

  那人是管家的远方表弟,仗着管家在这作威作福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乔洛视线一扫,不偏不倚地停留在男人尖酸刻薄的面容上。

  绯色的唇微动,嗓音温凉,“把货钱付了。”

  不是在同他商量,语气不容置喙。

  男人切了一声,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赶紧走,龙家现在在办丧事,没空搭理你,货钱你改明儿再来拿。”

  乔洛语气微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拿来。”

  “你这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龙家还能缺了你这点小钱不成,赶紧走,要不然我让人赶你出去了。”男人皱着脸,神情恼怒,伸手作势要推她出去。

  乔洛冷眸微眯,侧身一闪,修长如玉的手拽住男人的胳膊,一气呵成地反拧到背后。

  “咔嚓”一声。

  听着莫名有一丢丢的酸爽。

  “嘶……”

  男人吃痛,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乔洛轻嗤,松开手,男人揉着胳膊,怒目瞪着她,“你这个疯女人,这里是龙家,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把钱结了。”不和他废话,她寒声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