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何处惹尘埃

  李梧自束之即入子监,李梧自幼爱舞刀弄枪行兵打仗,舍怎安生。初一便皇子楚煜做苟且。人称舍双害。监里老师束手无策,李梧书打斗无一精,便随。

  太守李信,几仕途通畅,兵部尚书。今日快至长安,许久未见李梧,一告假梧儿及束。再,楼兰关告急,便许久未归,期间书。踏马走城内免急切。

  李府,李信马,脱狐裘,抖抖身沾雪花,嘱咐道

  “今,等一梧儿,照性子免纵马奔袭,教教”

  青梅接狐裘,应道

  “公子今日与皇子相约南山打猎,大雪茫茫免耽误久。老爷歇息,温酒。”

  李信,眉宇紧蹙,道:“皇子如楚皇轻一般喜玩,遇梧儿莽撞性子,闹才怪。几关告急脱身,苦。所谓少心性,盼苦读,够报效。”

  末一句,泛许思念。

  “老爷。”春梅旁,轻唤一。

  李信

  “吧。”

  南山位长安城外南,入冬,大雪纷飞,大片大片雪花,彤云密布空飘落。雪花,玲珑剔透。洁白如玉,轻轻飘飞落枯枝。雪一连几日,积雪约莫半人高,踩面,够听见“咔嚓咔嚓”音。

  少被几侍簇拥,穿貂皮大衣,带鹿帽,肩背弓箭,腰间缠小刀,雪探寻。

  首少剑眉星目,英气逼人,此人皇子楚煜。见皇子探道

  “脑子,大雪封山,怎见物猎,此番若,集市送一野兔,请吃酒。免空手叫别人笑话。”

  李梧闻言笑斜瞧楚煜一:“怎?皇子莫信李某,甚,龙德斋便。何必跟遭罪。”

  “功夫犟嘴,快黑,待如何。”皇子楚煜笑摇摇。

  路一片灌木丛,李梧左手一举,似,队伍当停止。李梧雪里脚印,新鲜未被雪花掩盖。顺视线望,远处灌木里瞧见一梅花鹿。

  李梧拿弓箭侍卫递剑羽,弯弓便射。见应而,梅花鹿吃痛跳,鲜血染红雪被,便倒雪。

  “便,打猎考究心态,火急火燎,一趟莫就,改明儿请吃酒。次休如此般言语。”

  打猎物,李梧心情大,拍拍楚煜。

  一丘之貉凑一块,自无比投缘。

  当让侍卫捡鹿儿,人勾肩搭背往山走。

  快山脚远远便见小厮等,走近,便听道:“老爷今日,让少爷早。”

  “爹爹?”李梧闻言心喜,便道

  “皇子,李某,便早早告退。改明儿请吃酒。”

  “如此喜自禁,罢罢。”楚煜嫌弃道

  当,李梧马便往赶。

  。。。。。。

  李梧刚推自房门,便见父亲院里站,快步走。

  “书便几日,按照行程本明日,今日山打鹿。本明日陪父亲喝一盅吃吃山野味。”

  李信面人,伸双手拍拍李梧双肩落雪便道

  “走之嘱咐”

  “您让孩儿静思而虑,思己身”

  “嗯,应快,总记住。。。。。。”

  李梧语塞,李信当轻叹一

  春梅院子外,见李梧被训斥,全平日里神气,掩嘴轻笑,见李梧,忙干咳一,整仪态李信身。

  “老爷,酒菜备,入席。”

  “父亲,咱先吃饭,许久未见甚念。先吃饭,先吃饭。”李梧赶忙岔话题。

  “啊。。。。。。”李信无奈道

  席间酒巡,李信放碗筷。

  “几日就,十八岁,再一月春皇围猎,表。盼取绩,入皇,谋做,免偷闲。望入官,改一改性子。”

  李梧当应道。

  李信又敲打几句,无非谨言慎行,别尚书府丢脸,便让退。

  第二日晨间,李信早早朝,李梧洗漱便功房练武,刺,挑,流转停。

  身突传桌椅移音。

  “谁?”李梧心一凛,转身刺。

  见一十四五岁少女迎面尖叫。

  “咔嚓”

  听一阵细微断裂,轰一,功房里兰锜应倒。

  “语晴怎,读书,老跑干嘛,差伤。”李梧将剑插入剑鞘。

  “几日父亲考校,先生抓紧,今日偷偷闲。”少女闪晶亮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道,少女兴奋一笑,睛弯月牙一,仿佛灵韵溢。

  “梧哥儿,听爹爹春皇围猎呐。剑使般潇洒,必夺魁。哥哥死读书,一武懂,木脑袋,晓风华月月,无聊。”

  “懂,王安文扎实,勤苦读。将必定够考取功名,如念书,日找人嫁。莫辜负王尚书栽培。”

  ”,大,往跑,叫人免背非议。倒无所谓,未嫁,莫脏名。”

  李梧扶额无奈。小祖宗,八岁元宵佳节跑畅游,失足坠河,当被碰见救,人被禁足。一碍世,一翻墙落跑,当真极品。,此王语晴便常常偷跑里骗吃骗喝。

  “人非议如何?大就嫁,梧哥儿,般优秀,诗书礼乐弓马骑射无一精,当一郎君。”语晴当乐意,掐腰直嚷嚷。

  “罢罢,话莫,春梅五品梅花糕吧,就吩咐。吃完安排府里人送。”

  “梧哥儿懂。”语晴掩嘴轻笑,睛紧紧盯李梧,见李梧视线扫慌忙移,耳根升淡淡绯红。

  。。。。。。

第二章 何处惹尘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