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子归来

  第二一早便听见外面传大静,顾瀚泽宴春急急忙忙,便见所人严阵待,警觉,找人询生。

  被抓住人本准备告,人太子请客人之如今情况告诉,原今李越重返朝堂日子,未免一人狗急跳墙,各府严阵待,免被人钻空子。

  顾瀚泽宴春听视一,件情大小,人计较,跟别院里人共退。

  朝早朝恭亲王站原本属李越位子,旁当朝宰相莫言。

  宣化帝膝李越一儿子,辈兄弟却,其最重用就恭亲王李必。

  李必,宣化帝一母胞兄弟,足足比小二十岁,小宣化帝养儿子一养,李越生之,所人若宣化帝无子嗣话恭亲王就储君,就连李必自己,谁道,宣化帝四十岁,竟老子。

  怎甘心!怎恨!

  如今李必站李越位子满野望,应该属,兜兜转转手,注定又呢。

  朝堂之李必人李越人唇枪舌剑,原因无,李越失踪久,死活清楚,一日无储君,李必人谏言宣化帝废除李越重新立储君,当,此话一,就遭支持李越大臣反驳。

  宣化帝朝堂人吵一片却露色,弟弟喜爱,儿子喜欢,弟弟,儿子一,所心暂偏李越。

  朝堂纷争断吵人疼,就宣化帝阻止面传一阵喧哗,所人目光外面,见李越门外逆光走,一步一步,自信盎,待走宣化帝面之行大礼跪磕之道:“之身患疾病,怕冲撞父皇所一直闭门清秀,如今儿子痊愈,请责怪儿子之一番。”

  宣化帝本就耐应付朝堂,李越一切便迎刃而解,再疼,高兴及呢怎怪罪李越呢,连忙让李越,一番话。

  李越,李必觉心神剧烈,容易找机,功就,竟一败涂,怎甘心!

  李越之朝堂就一直保持奇怪寂静,宣化帝话之李越转身走李必面道:“皇叔,段间辛苦,段间所所忘。”

  李必恨牙齿咬紧,当狐狸该脑子,扯一抹笑容道:“一人,客气干。”

  李越色李必,周围暗潮涌,久之李必才乎觉恍道:“差忘,位子本皇侄子,见谅,见谅。”

  李必让自己站位子,退一步,李越站之旁莫言行一礼,莫言始至终表任何情绪,李越行礼之一礼,连表情任何变化。

  朝堂分大势力,李越,李必莫,李越李必互相纷争僵持,莫言谁支持,带莫拥护者坚持做纯臣,李必李越莫言支持,,莫言人依旧保持远近态度。

  李越,朝堂重新恢复表面宁静,一切似又一。

  太子别院警戒一直李越才解除掉,顾瀚泽宴春参与次警戒之顾休息一里面就院找顾瀚泽宴春人,亲自二人道谢。

  小顾瀚泽宴春而言根本就算,李越道谢少一番推诿,待双方再坚持之顾瀚泽:“太子此,春免跑一趟,二人皇城待,又闲人,所先太子告别。”

  李越愣住,接受道:“怎突呢,之太忙,如今闲,带二位周玩耍一番呢。”

  顾瀚泽摇摇:“春沉溺享受人,反而因皇城做而感安,所春意决,请太子必挽留。”

  见顾瀚泽态度如此决绝,李越罢,一依旧坚持:“待儿让管送东西,请二位千万推辞。”

  用明猜李越送,顾瀚泽宴春视一之接受李越意。

  

太子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