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遇

  担心父亲派人追寻,宴堡之宴春敢停留一直赶路,突,一目标,就方一直走。

  色渐露肚白,宴春筋疲力尽,总算方城镇,将背挂残月剑紧紧,走城门。

  此处耶蒙场拉,百姓稳妥日,走之城精神面貌够感觉尽力活,似安居乐业背隐藏处处危机,指定朝廷人够抓壮丁,止住官老爷修豪宅强拉劳工,指定蛮夷耶蒙打大。

  走城街人宴春生面孔报警惕目光,官府通报,一百公里外座城因混入一细将城布防偷被攻破城,所大警惕生面孔,指定就遇细。

  宴春周围目光心肚明,心里无奈何,局势严峻,自耶蒙始大良全面宣之就子,争一结束,形式就一改变。

  本人善目光客栈所位子,宴春意周围人目光,目斜视往客栈方走。

  快走集市一察被旁一小孩儿装,清小孩长子就跑,印象小孩脸脏兮兮脏兮兮衣服脏兮兮,应该流浪儿吧,宴春意,继续往走,又走一段路,面护城河,护城河面就客栈,河种一排排柳树,如女子一般垂缀枝丫面,喝水湪湪,完全因乱世而受丝毫影响。

  桥墩旁站一男子,鲜衣青,身形颀长面容英俊,拿手长剑表明江湖人士,身旁小孩一小孩,脸脏兮兮,脏兮兮,衣服脏兮兮,乖巧低站一旁。

  小孩熟,念转瞬即逝,宴春更意面男子谁,江湖哪位青才俊?

  见宴春,男子眉一挑,拍拍小孩,小孩意,心甘情愿走宴春面将手荷包递:“姐姐,。”

  宴春面荷包赶紧摸摸怀里,果里面东西,当竟,自己警觉心变低小伙太厉害!

  小孩本就自愿荷包,运气差偷荷包就被人逮住才,人一直接意思?背人盯一定马跑!

  将荷包塞宴春怀里小孩就跑,宴春就听面传低笑。

  抿抿嘴,方人走,抱拳:“谢英雄仗相救,敢英雄大名。”

  听趣情一,男子笑,用手甩甩额势:“姓李,名诞,敢姑娘大名。”

  见人宴春无语,面人戏谑子就道实话,行走江湖危机重重,使用化名常见,所宴春意,既方未用诚心待,又何必赤诚之心相待:“初处江湖,莱燕春。”

  二人心肚明,相视一笑之自称李诞之人让道,宴春再一次道谢之离。

  值难之际,百姓朝保夕心情门享乐,行当被迫停业,城镇唯一营业客栈情况怎,跨大门,里面之一掌柜柜台打瞌睡,宴春,轻轻敲一柜台。

  掌柜睡梦惊醒一阵恐慌,待清人之才惊魂未定一般拍拍胸口,佯装若无其:“打尖儿住店啊。”

  “住店,一间房,烧一桶热水房间。”完,扔一锭银子掌柜,掌柜连忙接住,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谄笑跑带宴春往楼走:“客官楼请,热水稍您送,吃道,您尽管小。”

  听话宴春人,商人重利果名虚传,种刻敢嘴承道,真毫无戒心浑意?

  一晚睡,房间坐凳子假寐一刻之被敲门叫醒,揉揉睛将睡意赶走身门。

  “客官,热水送,放哪里?”打门就掌柜一张谄笑脸,宴春微微往退道:“放门口就。”

  “行,客官您慢慢享用,楼梯口叫一就行。”

  宴春,等掌柜离之才提门口水桶往屋子里走,掌柜提桶水费力,手却一重量一。

  将身子放热水里,疲劳一晚身子总算轻松一,被热水蒸昏昏欲睡,脑子快陷入沉睡状态窗传微弱响,脑子霎清醒,宴春马,佯装睡觉却一直警惕,耳朵微微,仔细辨别窗静,手势,人丝毫歹意,就怕客气!

  根据音判别人将木窗撬,此此刻小心翼翼跨房间,再坐待毙,一捧水洒,人闭躲避宴春迅雷及掩耳之势将衣袍披身剑指歹人。

  “?”见面人宴春眉间皱一座山,本人调至少人君子,谁道……果人心古啊。

  人久才宴春遇李诞,见宴春一脸痛心指剑自己,讪讪笑笑跨窗槛站直之:“打扰,莱姑娘方便,请莫见怪。”

  “鬼鬼祟祟,何居心!”之李诞感消失殆尽,再脸色。

  李诞宴春厌恶,怎意,搓搓手意思:“今日就离此处,身盘缠耗尽,此人生熟思救助莱姑娘。”

  宴春打量一番人,迟疑反:“果真?”

  李诞连连:“莱姑娘帮助,马离。”

  宴春,就当花钱灾吧,而且钱本就帮忙找,报酬所当。

  通之宴春拖泥带水,拿银票抽一半递李诞:“,快离吧。”

  李诞喜笑颜接银票,数数之笑更心:“放心吧,欠账人,等钱之。”

  宴春觉自己太阳穴一一跳,捂额:“行,快走吧。”

  李诞离一直紧绷心才松,剑尖落,宴春肩膀垮,房间情形,苦笑一,办法继续泡澡,先休息吧,一次将门窗加固,旁放瓷瓶,人打瓶子就落。

  李诞拿钱二楼窗户跳面,刚才被抓住小孩立马跑面伸脏兮兮手,直气壮。

  李诞气一,手银票分一大半。

  小孩满意,手又往伸伸,李诞一大大脑瓜崩:“小孩,怎贪心呢,连拿,差就啊。”

  “如果,钱,哪里,哪里女人儿?”小孩服气。

  李诞完全意小孩身脏兮兮,攀住肩膀将身体重量压大半部分:“做人厚道,人,钱接日子就,担待算面子吗?”

  小孩接受由,脸色依旧,喃喃抱怨道:“真道干嘛女人,又美妇人。”

  “哟呵,小孩子,懂挺嘛。”小孩重重敲一,如愿气河豚,惹李诞哈哈大笑。

  小孩生闷气,久之才闷闷:“走?”

  话,李诞玩笑心思歇,之:“如果意外话,今日就离吧。”

  “一!”小孩就迫切吼道。

  李诞孩子笑笑,敲敲,再用力:“里呆吧,里离耶蒙远,打算安全,方太危险。”

  “怕!”小孩嘶力竭吼。

  李诞应小孩,抿嘴唇,又:“怕带。”自顾自往走,“走告诉,喜欢离别愁绪。”

  小孩面咬牙恨恨,泪一直往流。

  

初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