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夫人太多娇
都督夫人太多娇

都督夫人太多娇

悠悠羽兮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0-11-12 11:16:30

世族孤女虞濛遵从父亲遗命待嫁,不料未婚夫早已心有所属,千方百计只为退婚; 虞濛如他所愿,从此只想钻研医术,为妇女同胞消除难言之症,让婚后不孕之女子得享天伦;   顺便开几家药铺,挣几分家业,过上自在生活,孰料却被某位从小看她不顺眼的大都督缠上了。   虞濛:“大都督有何贵干?”   荀大都督:“自然是找郎中看病。我也有……难言之症,希望治好以后能有一儿半女。”   虞濛扯了扯樱唇:“抱歉,男子隐疾我一窍不通。”   “无妨。”荀大都督摇摇头,眸光深情,“我知道医治之法,不过需要你相助。”   “如何相助?”   荀大都督勾唇一笑:“以身相许。”   由是,荀大都督三媒六聘把虞濛娶回了家,美其名曰报答治病之恩,为她的行医之路扫平一切障碍,实则只想把她据为己有,再和她造几个粉妆玉琢的小娃娃。   (1V1,暖宠文;男主身心干净,女主智貌双全)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77章 相依相伴 (大结局)

第1章 父母之命

  大昊国。

  圣嘉十年,仲春。

  晨风微凉,江南湘陵郡的青石街道上,一前一后两骑飞驰而过,马蹄声急促响亮,回荡在宁谧的坊市之间。

  不多时,当先那匹黑鬃骏马的主人把手中缰绳往后一收,骏马在一处高门大院前停了下来。

  只见那马背上的男子一身墨蓝衣袍,挺拔魁伟,抬腿一跃,翻身下地,整了整衣襟,扶了扶束发冠,径自上前去叩门。

  后方骑着良马身着青色单衣的护卫亦跳下马来,把两匹马的缰绳握在手里,两眼望着大门处。

  少倾,大门从里面打开了半扇,一中年家仆走了出来,抬头打量一眼面前这位年纪二十有余相貌俊逸不凡的长袍男子:“公子,您找谁?”

  男子声若晨钟,自报家门:“在下云洛人荀起,是贵府景夫人的远亲,特来拜访。”

  “荀、荀起!您是大都督荀起?”家仆惊诧地瞪大了双目。

  他虽未见过荀起本人,但荀起的大名却早已如雷贯耳。

  荀起点了点头,顺便从腰间扯下令牌,以证虚实。

  家仆慌忙把两扇大门敞开了来,神色恭敬而略显遗憾,道:“大都督来得真不巧,我家夫人出远门了,正是去了都城云洛的赵家,前两日刚走。”

  荀起剑眉一蹙:“赵家?荀某并不曾听闻贵府与赵家相熟。”

  “夫人是送表姑娘去毕姻的。”家仆如实答道。

  “毕姻?”荀起眉头蹙得更紧了,一双如寒夜朗星般的锐目微微闪动,“赵家……可是磊阳侯赵允缙家?”

  家仆道:“正是。当年表姑娘的双亲在世时,曾与赵侯爷家定下过亲事,如今表姑娘大了,到了出阁的年纪,赵家便来人接了夫人、公子还有表姑娘一起过去,要择日完婚。”

  荀起一听,当即转过身,对后面的青衣护卫吩咐了一句“回云洛”,便纵身上马,扬鞭疾驰而去。

  大昊国都城云洛。

  磊阳侯府偏厅内,主位上端坐着气度雍容的磊阳侯夫人齐氏,右边上首坐着一位装扮素雅面容温婉的中年贵妇,贵妇人身旁依次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和一个约莫弱冠年纪的郎君。

  但见磊阳侯夫人两道清亮的目光在那位姑娘身上稍一流转,笑容可掬地望向上首的贵妇人:“濛濛如今真是长得越发俊俏可人了,我看啊整个云洛城都找不出第二个像她这般花容月貌的来。

  “还记得她五岁那年,我一见她的画像,便知是个美人胚子,果然不出所料,今日已是仙女一般的人物了!”

  贵妇人听罢谦和回道:“夫人过誉了。家兄去世得早,家嫂也亡故三年多了,濛濛又无兄弟姊妹,如今算是无依无靠了,难得侯爷和夫人还愿意承认这桩十多年前定下的亲事,当真是濛濛的福分。”

  齐夫人佯作不悦:“可千万别这么说,濛濛有您这位诰封二品夫人的姑母,又有新科中榜的表兄,怎能说无依无靠呢?

  “再者,我家侯爷和令先兄曾是同门至交,既已定下的亲事哪有不认的道理?”

  贵妇人笑了笑,稍稍放了心。

  她身旁的女子却始终只规规矩矩地坐着垂目聆听,神色疏淡,仿佛两位长辈所谈论的婚事全然与她无关。

  齐夫人朝侍立在身边的婢女吩咐:“彩屏,你去前院问一问侯爷和世子何时回府。”

  “是。”彩屏低头告退时拿眼瞟了瞟客座上的女子。

  阖府上下无人不知,世子爷赵子孚并不甘愿娶眼前这位虞姑娘。

  夫人为世子找理由,称世子跟随侯爷外出拜访一位重要朋友去了,其实谁人不知,世子爷现今正在苾翠院逍遥快活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