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水果店的瓶子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8-10 18:03:54

本文已出版,出版书名:《你是我的光芒》。 【妖孽毒舌不做人男主×乖戾酷拽大魔王女主。甜宠燃文,强强联手。】 【简介一】 她是豪门世家不受待见的大小姐,是漫画圈靠当喷子蹭热度的过气大神,亦是电竞圈靠大神男友带飞的小透明。 殊不知—— 她早已登峰造极,是多行业的大佬。 这天,电竞圈某不可一世的男神,搂着她的腰:“要不要抽空跟哥哥谈个恋爱?” 黑粉:我们不许! 【简介二】 国际漫画组织成立第一年,向全球青年漫画家宣战:“敢不敢赌上国家荣耀,向世界证明,你国漫画界人才济济!” 这是一场漫画竞技。 主题为:惊悚。 当晚,东国漫画圈大佬集体发声:“跪求恐漫鼻祖白大重新出道!” 黑粉:??? = 1、我愿摇旗呐喊、披荆斩棘,助你横空出世。 2、世界赠我以伤痛,我赠世界——“你大爷”。 3、本文又名:《你再撩一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606章 总决赛【完】我的祖国养育了我,成就了我【大结局】

第001章 小恩人,真把我忘了?

  长宁市,九月。

  秋老虎肆意逞凶,空气燥热翻滚,蝉鸣声响彻,伴随着院落里嘈杂的声响,撞碎了一室宁静。

  别墅二楼的卧室里,睡梦中的白术翻了一个身,被喧闹的动静吵得眉头紧皱,心情烦躁不已。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

  白术将脸埋进枕头,手伸出被子,摸索着找到手机,接听电话。

  “小仙女,在学校吗?哥哥有点事,下午帮我上个课,晚上请你吃饭。”牧云河嗓音清朗干净,语调温润低缓,说话间隐含笑意。

  “不在。”

  牧云河似乎有些讶然,“你的租房还没收拾好吧,不在学校的话,这会儿是在纪家?”

  “嗯。”

  “你爸都失踪两年了,你在纪家又不受待见,总回去做什么?”

  “看狗。”

  “……”停顿一秒,牧云河轻笑道,“帮哥哥上课,哥哥的游戏账号让你玩两个小时。”

  白术倏然睁开眼,露出一双清亮的眸子,“什么时候?”

  “都行。”

  牧云河笑道。

  他叮嘱:“下午上课的是一特聘教授,叫顾野,才二十三四岁。我上周的课就没去,不知道脾气怎么样,反正这一类天才都挺傲的。你收着点,别跟他杠。”

  白术轻哼,“我也傲。”

  牧云河:“……”行吧,小天才,你最傲了。

  挂断电话。

  院内吵闹的动静实在让人难以安眠,白术将被子一掀,尔后皱着眉起床,简单洗漱后找到一套白T恤和长裤换上。

  将落地窗一拉,室内顿时光线充盈,微风裹挟着热浪袭进,吞噬满室的凉气。

  白术抄起挂在衣帽架上的鸭舌帽,将其往脑袋上一扣,旋即一踩横放地上的滑板,滑板弹起瞬间被她捞住。

  下一刻,她一个健步冲出阳台,起身一跃,拎着滑板从二楼一跃而下。

  外面是松软草地,她掠过柔软的清风和灿烂的阳光,稳稳落在地面。

  “啊——”

  “大小姐!”

  “又来!”

  ……

  正在庭院里忙活的佣人们被此情此景吓得两腿发软。

  “汪汪汪——”

  这时,体型硕大的狼狗扑上来,白术只手抵着滑板,微弯下腰,腾出手逗弄它。

  狼狗摇着尾巴蹲下来享受她的抚摸。

  “白术!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在家里玩杂耍!”不远处的程珊珊走过来,满脸阴沉,怒斥,“满院子都是依凡的画,你要是碰坏了,耽误她参加学校的画展,你担得起吗?!”

  “哦?”

  白术闻声挑眉,视线环顾庭院一圈。

  庭院里摆满了各种画,油画和国画居多。佣人们正在搬运。

  难怪那么吵。

  “区区一个学校的画展,搞得还挺声势浩荡。”腰杆停直,白术只手抄兜,一字一句都透着讥讽,“不知道还以为你们要在国家大会堂开呢。”

  “……”

  程珊珊被噎了下。

  她深吸口气,“白术!趁着你爸不在就无法无天,真当没人管得了你不成?!”

  “你管?”

  语调轻扬,白术微微抬头,帽檐下露出一双猫眼,透着几分拽酷和恣意。

  她反唇相讥:“我是纪家大小姐。你算什么玩意儿?”

  “……”

  程珊珊的脸当场就被气绿了。

  白术的父亲叫纪远,一脉单传,跟第一任纪夫人伉俪情深,甚至任由白术随母姓。但纪夫人死的早,纪远一直没有再娶。

  两年前,纪远离奇失踪。

  程珊珊带着一纸亲子鉴定,拉着私生女、纪依凡进了门。经得纪老爷子的首肯,她和私生女光明正大地鸠占鹊巢。

  但,多少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意思。

  “哼,”程珊珊不肯示弱,捏着白术的软肋来捏,“我既然是你长辈,就不会跟你计较。”

  她的口吻又婊又作:“你确实有过辉煌得意的时候,但现在江郎才尽,而依凡却蒸蒸日上,不仅是天才画家,转行画漫画也能在国家认可的比赛里拿第一。你心里不平衡,可以理解。”

  纪老爷子是个画家兼漫画家,画家名气一般,但漫画作品却口碑不错,现在已是国家漫协的成员。

  听闻白术小时候是被当画家培养的,七岁开画展,荣誉奖项无数。可后来忽然江郎才尽,交不出任何作品,落得个“伤仲永”的下场。

  现在早被世人遗忘了。

  白术眸色一冷。

  “画家靠炒作,漫画——”白术侧首瞧她,语调轻蔑,“区区第一轮的第一,后面还有两轮呢。出道的话,你劝她别想了。”

  “……”

  嘴硬!

  也没见你以漫画家身份出道!

  程珊珊气得想骂人。

  但是,白术却无意跟她纠缠,将滑板往地上一扔,左脚踩上,跟狼狗告别。

  “走了。”

  话音落,白术右脚一蹬,踩着滑板滑出很远。

  狼狗似是察觉到她要走,“汪汪”两声跟上,但在出前院的铁门前自觉停下,蹲下后肢盯着少女潇洒离去的身影。

  清风荡起她的衣摆,露出一小截腰肢,软而韧,似窄刀,在阳光下白得发光。

  *

  宁川大学。

  白术按照牧云河给的地址找到上课的教室。

  不到上课时间,教室里没几个人,她立在门口往里探,想找人确认一下,就听到身后响起个散漫又清爽的声音——

  “不进去?”

  嗓音清冽好听,就是没精打采的。

  白术侧首,瞧见来人,微怔。

  青年二十出头,剑眉斜飞,眸如泼墨,五官轮廓英挺。没系领带,因天气燥热,他解开衬衫第一个衣扣,衣领敞开,脖颈和锁骨线条流畅、分明,清俊疏离里透着几分慵懒、野性。

  长身玉立,丰神俊逸。

  白术视线顿一秒便收回,没见到青年见到她时,一闪而过的讶然和趣味。

  青年弯了弯唇。

  似是见到什么意外惊喜。

  “同学。”白术下颌往门里一指,问,“这间教室待会儿上的是《电机分析》吗?”

  “嗯。”

  “新教授好相处吗?”

  青年倚在门边,单手抄兜,手肘微微曲起抵着门,他轻轻一磨牙,懒懒地答:“还凑合吧。”

  白术:“傲不傲?”

  唇角蓦地上扬,青年垂眸,琢磨了下,才回:“挺傲的。”

  轻啧一声,白术抬腿往里走。

  然——

  下一瞬,听得头顶懒洋洋地“哎”了一声,两根修长手指夹起她的帽檐,顺势拎起掀走。

  眼前豁然明朗,她拧眉回头,赫然对上一双狭长漆黑的狐狸眼。

  那眼里笑意尽显,瞳色微浅,漂亮极了,但主人声音却吊儿郎当的,“没良心的,亏得哥哥惦记了你两个月。我说——”

  微顿,话锋倏然一转:“小恩人,真把我忘了?”

  白术:?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