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把戏

  任洛洛,忍住笑道:“就靠读书让谋生活。”

  顾安晚忍住调侃道:“班长放心,觉按照班长现实力,当富婆问题。”

  任洛洛皱皱眉:“顾安晚,怎就发现贫呢。”

  “当日方长嘛,现班长就知道。”顾安晚聊就心情,任洛洛候难免就几分喜欢。

  顾安晚就注意宋知杨托腮往任洛洛边一眼,趴桌子舒雨就戳戳宋知杨手边叹气:“霸霸友谊真让人羡慕。”

  宋知杨笑笑,神色却些冷淡:“吗?”

  等晚十点候习一才算结束。

  纵划重点效率书复习,顾安晚等晚自习候连打几哈欠。走回路候些恹恹,其实房子离校算近,岔路口。

  等沿校门向右走垂杨路候,才发现垂杨路暗,才之光辰垂杨路路灯事。

  书店工作候一直人陪,顾安晚倒觉什,忽一人,就点娇气害怕。

  顾安晚皱皱眉,什现象。

  于就边走边手机,才光辰午给发消息:回。

  顾安晚愣愣:快就回啊。

  一光辰回消息,顾安晚就放心,等顾安晚面一段路门店关,路黑漆漆一片候就些害怕。

  最壮胆子往走几步,就听手机消息提示音,停打开手机,才光辰:刚书店回,等等?

  顾安晚一愣,就听人叫名字:“顾安晚?”

  顾安晚回,就光辰向走,一人就开口道:“间晚自习话应该找人跟一走。”

  “人。”顾安晚摇摇就慢慢走。

  “如次等吧,几一人,迟一点班,跟一回方便。”光辰一眼。

  顾安晚转:“啊,麻烦。”

  结果接人就怎话,顾安晚就影子一子被拉长,又一子淹阴影里。

  走半路候光辰忽开口:“对,怎少听提里事。”

  顾安晚摇摇:“什啊。”

  又开口:“弟弟,一点听话,省心。”

  “弟弟?”光辰问道,一边已经心底什。

  顾安晚点点:“对,点叛逆。”

  月光垂杨路里徘徊,人脚步声轻,敲街道石板。

  顾安晚回里候已经差十一点,顾安晚洗完澡摊床,闭眼睛就觉记忆模糊,今做什呢,回校,听课,见宋知杨,舒雨,任洛洛,社交重心放宋知杨,结果现就自食其力重新认识人。

  真自讨苦吃,顾安晚叹口气,边就沉沉睡。

  顾安晚第二一大早回校候班里面已经人,九月份,就算早气闷闷散热气,让人睡觉气。

  对比刚刚路几班级冷清门庭,顾安晚觉欣慰,顾安晚信奉实干兴邦,对于习差态度。

  走座位任洛洛就顾安晚:“早啊。”

  “早。”顾安晚恹恹回一句,就坐座位。

  “怎?昨晚挑灯夜读?”任洛洛精打采,才笑。

  “回事,做暑期工候睡晚一点,现早就点。”顾安晚托腮,边朝任洛洛道。

  “爸妈居让做暑期工,爸妈逼补习班。”任洛洛幽幽叹口气,继而又问做暑期工什玩事。

  顾安晚正觉点闷,就跟聊,却一句话略光辰,事一弟弟男孩子。顾安晚一间太明白种分享给别人心情,觉自己做对。

  午候顾安晚食堂吃饭,原本顾安晚一人排队,隐隐约约听人叫,才自己身任洛洛。

  “怎?”顾安晚点诧异。

  倒任洛洛自:“跟面走啊,反正平一人,人陪乐意啊。”

  顾安晚就笑摇摇:“班长大人什对。”

  任洛洛仔细盯,半响笑:“知道,越越顺眼。”

  顾安晚任洛洛眼里一直种正经行成绩乖乖女,又因平跟宋知杨走比较近,更列入远观亵玩类别,结果几相处发现顾安晚真哪哪对胃口,难免就忍住接近。

  于任洛洛正经:“顾安晚,。”

  顾安晚被严肃表情吓直愣愣,一边摇一边无意识眨眨眼,一副被吓子:“班长,小,懂事,别……”

  任洛洛顿乐呵,边装模作打量:“就小身板,爷……”话完,目光就停顾安晚锁骨,于顿顿:“挺稀罕。”

  顾安晚默默离远步:“……”

  结果刚一站,就被面往外走人撞,任洛洛听顾安晚“嘶”一声,就顾安晚T恤被汤汁打湿。顾安晚撞人走开,就一眼,巧巧发现人就舒雨。

  舒雨往边退步站,注意顾安晚笑笑就往门口走,任洛洛注意舒雨表情,就口袋里拿纸巾替顾安晚擦擦边吐槽一:“怎就走……”

  顾安晚清楚,舒雨笑真算善意。懒计较对任洛洛道:“别擦,擦掉,而且注意避开。”

  “待吃完饭跟回寝室吧,找衣服给换。”任洛洛见就擦,难免就对舒雨印象更差点。

  顾安晚开之就因怕午休间安排,回就申请床位,除晚回之外午呆宿舍里,但因间长,就带什换洗衣服,就答应任洛洛。

  忽,期申请住宿,室友之一就舒雨。

  等顾安晚任洛洛寝室换衣服回寝室候发现自己带钥匙,刚敲门就听虚掩门里传舒雨话声,细细:“诶,就觉宋知杨人挺,怎人欺负人傻钱又话,一跟宋知杨玩又巴巴跑班长里,一副成绩就人子。”

  寝室里人接话茬,一间就安静,顾安晚推门走进,迎面就洗手间宋知杨。

  于又走。

  刚因被舒雨小心用笔弄脏衣服而寝室洗衣服宋知杨走,脸顿黑。

  舒雨,就笑:“洗干净话就穿吧,反正觉穿应该合适。”

  宋知杨摇摇:“用,习惯。”

  舒雨笑嘴角一僵,动声色温声道:“安晚刚怎就走,知杨,闹矛盾。”

  宋知杨垂眼眸:“事。”

  一又笑笑:“再,厉害人,喜欢谁玩就谁玩,关什事。”

  舒雨就挽宋知杨胳膊:“知杨,就喜欢啊。”

  宋知杨,舒雨子娇小,笑甜甜子容易就让人戒心。

  就又听道:“顾安晚除成绩点什,跟玩跟谁玩。”

  鬼使神差,宋知杨点点。

  边顾安晚刚门就任洛洛换衣服拿袋子装拿:“喏,忘拿,间校洗,就给拿。”

  顾安晚脸色太,就忍住往顾安晚寝室里,站寝室里宋知杨舒雨,大概就明白几分。

  顾安晚往寝室外面走,任洛洛就跟,走楼梯候顾安晚就回任洛洛:“洛洛,觉宋知杨什人?”

  

第十七章 把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