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月明歌吹在昭阳(2)

  “坊!”一貌平平锦衣华服贵公子推门而入,仿若痞无赖停叫嚷。

  肥胖女人满脸堆笑,臂膀肉叠道道褶子,见仿佛见财神爷,谄媚迎接:“呦!崔公子今儿空?”

  崔览文人墨客般风骚倜傥,摇扇子反倒画虎反类犬,让人觉东施效颦。

  “清濯公子吗?”男子脸色惨白,双皮淡淡青黑,脚虚浮无力。

  坊脸色一滞,尴尬笑笑:“几日生一场大病,怕床。”

  崔览却奸笑,摸摸嘴角道:“生病啊……更应该探病。”

  坊匆忙拦住楼,一脸肉笑十分油腻,劝阻:“崔公子,清濯真行,今儿法弹琴。”

  “弹琴就!?”崔览一推,径直奔顶楼雅阁。

  “哎!崔公子!行硬闯啊!”坊彻底急,打算直接伸手抓住。

  门口传太监高昂音:“昭阳长公驾——”

  坊脸色一白,怎宫里贵人乐华坊?

  乐华坊虽官办娱乐场所,所达官贵人自数胜数,皇却儿。

  连忙跪,口熟练喊:“恭迎长公殿!”

  崔览愣住,连忙跟跪,余光却小心偷位殿风姿绰约。

  见一位身形高挑纤细女子踏木梯车辇走,似寻常贵人行浩浩荡荡,仆侍六人,身妃色外套绣鎏金芍药花,里衬金丝线勾画凤凰,足矣体长公金尊玉贵。

  崔览微微抬瞄一,堪堪寒笙鞋面——鞋尖缀一颗闪闪温润光珍珠,玉镶鞋底,布面似乎云绸,柔软耐磨,千金一匹。

  寒笙却认伏而跪男子——右丞崔勉独嫡子,,今早才闹轰轰烈烈案,午就乐华坊继续寻花柳。

  若乐华坊表面公办乐坊,如果乐姬或音倌与客人爱慕之情,私相授受情常,所总人钻厢情愿空子。

  先威逼利诱,再晓之情、之,让身份卑微乐坊人录一份假供,简直再容易。

  ——必崔览情熟生巧罢。

  寒笙深,此并打草惊蛇,挥挥手让身,明意:

  “听闻京清濯公子一手琴技名,本宫近日古琴产生兴趣,所乐华坊借清濯公子一段日,否?”

  坊心长公表面话漂亮,其实今日就人带走。

  思量百般,皇违,人意思,真让面难。

  坊恭恭敬敬行礼,弯腰便楼请人。

  崔览此才真长公全貌,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红心泪痣尾如神之笔,显格外高贵典雅。

  墨色如瀑长挽飞仙髻,斜插一根蓝玉簪,银色流苏步摇随走飘荡,腰系禁步华丽,仿若踩云端即将升仙子,摇摇欲飞。

  眉间缀红蕊白瓣花钿,红唇娇艳欲滴,耳垂圆润,垂一颗玉珠山泉清露,颈间佩戴一朵淡紫藤花,清冷无暇。

  崔览就一倾倾城绝世美人,如雪山之巅高冷女仙,独立浩之外,一身华美却又打扮人间富贵花,沉沦俗世之。

  寒笙皱眉,身卷玉玲珑剔透,一就将子心思心,呵斥道:“大胆!竟敢直视长公殿!”

  崔览大惊失色,连忙神,仿照青涩儒雅子弟般俯首揖:“请殿恕罪,臣一见倾心,故方才失礼数,真惭愧!”

  寒笙并未话,一,教一人尴尬唱戏。

  楼坊急冒汗,紧忙守门口小厮:“楼贵客驾临,请公子速速觐见!”

  直银瞥一,仿佛机器人一又重复一遍:“公子今日见客,王娘子请吧。”

  王坊热锅蚂蚁直跺脚,无奈之里面喊:“长公驾,公子请见客!”

  寒笙耳力人,一楼自听楼顶静,吹吹茶盏热气,心思索:难道愿意见?

  计算间,如果再一柱香,便暂且离,此停留妥,免再宋皎添一必麻烦。

  而此,宋皎屋内焚香烹茶,听外面坊长公驾临,手指停顿,放陶壶,内力传音:“让。”

  直银打门,面无表情:“吧。”

  王坊闻言,二话夺门而,却宋皎一瞬间,浑身仿佛被冰冻住,局促安站原,手帕揪一。

  颤抖身子,强行让自己冷静,劝道:“清……清濯公子,长公乃万般金贵之体,请您乐华坊曾您居住十余方份,就见一面吧?宫里人……罪。”

  尤其长公殿,皇放心尖尖人。敢怒敢言,如果一人死,千万别拖累整乐坊!

  宋皎指尖勾一根琴弦,清脆琴音跃纸,微笑:“谁见?”

  王坊呆滞结结巴巴:“、……?”

  宋皎温笑,如春风十里轻拂湖面,王坊里却满笑面狐狸阴沉胁迫奸诈怕。

  表面,乐华坊王娘子掌控,外人应坊欺压清濯等人;实际,京大半风月场所几乎面之人指尖玩物而。

  “?”宋皎眨眨,一脸真无谙。

  王坊脸色惨败,僵硬笑笑:“、……公子否先行更衣拜见?”

  宋皎:“自如此。”

  王坊听及终松口气,打算离,就被男子叫住步伐。

  “若日飞黄腾达,必定忘记王娘子当遇之恩。”

  王坊闻言,双腿倏软,额豆大汗珠刷刷落,手指颤抖停,面如死灰。

  宋皎盯,神单纯迷惑,而粲一笑:“京,倒一朋友,若坊困难,自找就。”

  王坊岂听话深意,京风月场所大势力。乐华坊虽官府支撑,如今被宋皎策划筹谋,王娘子外强干,徒繁华剩空虚外壳,早就毫无实权。

  待清濯走,重新归揽大权,谁野心未见雏形就被勘破,警告最通碟。

  当宋氏母子逃乐华坊,因容貌才情皆佳,所王娘子每每威逼利诱,让色人。

  幸亏宋夫人品行高洁,绝与流合污,软硬吃才保住母子二人一身清白。

  宋皎羽翼未丰,确实吃少苦,连宋母常蹉跎才抱病而亡。

  所王娘子宋皎里自场。

  “坊人一条心,若王娘子何难言之隐,必第一间察觉并告,望您隐瞒才。”

  宋皎完话便关门,衣柜踌躇犹豫,换一件又一件,最终敲定一身纯白长袍,袖口一圈青松文竹,背绣一朵生泥潭莲花,淤泥而染,濯清涟而妖。

  等宋皎反应自己居如此意外表,愣神恍惚片刻,道自己突心神定,道自己何如此意长公第一印象。

  习惯性摸摸腰间玄玉,温润冰凉触感让心安许。

  宋皎拿一面铜镜,镜男子眸如星,剑眉飞削,丹唇皓齿,宛如人,嘴角勾一抹微笑,真傻,温润怯,妖而淫,冷虽寒。

  满意状态,拂衣袖尘埃,翩翩楼。

  

第六十一章 月明歌吹在昭阳(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