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谭家别院

  阿鹃每寅四刻床,卯偏门入谭别院,偏房,厨房,准备别院众人早。

  阿鹃一直谭别院最早人,今,却一人比自己早。

  软禁终究禁,梅鲤怎睡踏实,刚寅就床蹿,抹黑洗脸,便门活筋骨。

  昨晚洗黑道袍干,梅鲤穿身花里胡哨拖泥带水留仙裙练武。

  阿鹃偏房门口,远远就见一袭青衣黎明舞,翻飞,颇几分仙气。

  阿鹃甚奇,慢慢凑,刚觉梅鲤熟悉,及仔细观察,就忍俊禁。

  见梅鲤挥拳,被袖子蒙;腿,又被裙摆绊脚。

  表情越越狰狞;拳越越乱。

  最索性一甩袖子,站原生闷气。

  “真远观啊。”

  阿鹃心里如此,嘴如此。

  话刚一口,阿鹃就悔,姑娘虽算客,世子殿嘱咐礼相待,自己如此话,礼数,实该。

  梅鲤被阿鹃尴尬,阿鹃自嘲笑笑。

  阿鹃见梅鲤生气子,松一口气,才梅鲤行礼。

  “行,用行礼,觉别扭。”

  梅鲤办法坦接受一比自己长几岁人自己行礼。

  归顶孩子自由惯,逢节等特殊日子,大才如此郑重其梅仙人行礼,平日里见梅仙人,叫“仙人”便算行礼。

  当,分认真板孩子,比如,梅雉。

  每次见梅仙人认真行礼就罢,算严谨礼又敬重长辈。

  连归顶师哥师姐一放,见谁拱手揖。

  话,阿鹃听梅鲤话,故姿态扭扭捏捏,干脆利落,走,势拿梅鲤黑道袍。

  “拿衣服干嘛?”

  梅鲤明所又觉阿鹃恶意,所并手阻拦,口询。

  “姑娘似穿惯世子您准备衣服,您半干衣服拿厨房灶火旁烘一烘,姑娘马就换。”

  阿鹃句话完,手就利落梅鲤黑道袍架子取,整整齐齐叠。

  昨今,阿鹃人实让梅鲤感。

  闲闲,梅鲤决定跟阿鹃随便逛逛。

  “反无干,如与?”

  阿鹃犹豫片刻,微微,朝厨房方做一邀请手势,随即先行带路。

  梅鲤跟阿鹃紧慢逛厨房。

  阿鹃让梅鲤门外,自己则先火升,半刻,阿鹃再请梅鲤,火升。

  梅鲤黑道袍整整齐齐晾板凳,放灶火旁烘干,除此之外,阿鹃放一板凳一旁,子梅鲤准备。

  梅鲤板凳坐,杵脑袋,安静阿鹃准备食材。

  梅鲤本手帮忙,阿鹃打手,又自己外人,阿鹃带自己厨房合规矩,自己该避嫌,最终身,十分自之明乖乖坐,阿鹃添麻烦。

  厨房算太大,别院,绰绰余。

  梅鲤阿鹃忙里忙外,刚粥熬,又马停蹄准备配菜,梅鲤禁奇怪——昨分明别院里几小丫鬟,今怎就剩阿鹃一人忙里忙外?

  “怎就一人啊?”

  梅鲤人,待外人闷,拳打屁,待自己人却憋住话,话坏话大憋住,就。

  梅鲤虽至刚见面,话几句阿鹃当自己人,阿鹃颇感,话自。

  “,往世子,反早习惯,就顺便帮准备早饭,几世子,精力准备世子一人吃食,就等待儿床自己做。”

  阿鹃答话落手活,又包一屉包子,放锅蒸。

  梅鲤表示自己明白,随又一憋住,再次口。

  “往早吗?”

  “平常用早就始准备,早,今日早就始准备,因世子早。”

  阿鹃蒸包子又始清洗剩蔬菜,别菜品准备。

  梅鲤坐板凳,捧自己黑道袍,烤烤,烘烘,一儿,衣服就干。

  既衣服烘干,梅鲤别由再呆厨房里,捧衣服站,抬脚走。

  “衣服干,就先,今日谢谢。”

  阿鹃留梅鲤,放手活,鞠一躬,道:“姑娘客气,慢走,就送,待儿送完世子早饭,就姑娘送。”

  “原准备份,麻烦。”

  梅鲤阿鹃管世子早饭,听自己份,心里一暖,冷脸软几分,嘴角微微笑意。

  阿鹃梅鲤笑真诚,梅鲤一笑,即刻又忙活。

  梅鲤抱衣服偏房,路忘悄悄侦查。

  “今又变六暗卫。”

  梅鲤恼火死,法跑,心里又挂孤身一人梅鲟,越越急。

  偏房衣服换,梅鲤觉自一。

  又昨晚放枕铜钱匕首贴身放,梅鲤才觉舒坦。

  丢一旁虾青色留仙裙,梅鲤哲人一,颇感悟。

  “东西,大抵太用。”

  梅鲤端半盏茶感悟人生,窗外色渐渐亮。

  “姑娘,世子让叫。”阿鹃音。

  “啊?哦,就。”梅鲤所。

  阿鹃梅鲤满雾水又惊疑定,忍如此煎熬,一面带路,一面提梅鲤。

  “世子送早饭,提今早幸遇姑娘,世子就让顺便您叫,一吃早饭。”

  一吃早饭?

  梅鲤实惶恐,世子爷究竟打算盘。

  一路东猜西,兢兢,梅鲤跟阿鹃东厢房。

  阿鹃梅鲤带之就退,顺手厢房门关。

  “坐吧。”

  谭卯今日穿一身白衣,拿白色绸缎随随便便束,打扮比昨日素。

  梅鲤明白小公意图,怕突改变法自己丢大牢,又拉脸阿谀奉承。

  梅鲤脑子里一片混沌,手脚走,饭桌坐。

  谭卯梅鲤迷迷糊糊坐,再口,自顾自吃早饭。

  阿鹃准备一桌早饭甚丰盛,白粥肉包,梅鲤叫名精致心。

  梅鲤昨晚吃饭吃晚,本饿,此瞧见一桌子饭食,嘴馋。

  梅鲤才叫小世子自己嘴馋紧。

  太掉面儿。

  谭卯就梅鲤存一般,一人吃酣畅淋漓,梅鲤一旁却备受煎熬。

  见梅鲤如坐针毡,就连咽口水小心翼翼,生怕被谭卯。

  用尽全身力气盯面,强迫自己一桌美味佳肴。

  “吃吗?”

  谭卯漫心一句话,直叫梅鲤功尽弃。

  梅鲤注意力又被拉饭桌。

  谭卯觉奇怪极,自己一句,小姑娘何直勾勾盯自己?

  此刻,梅鲤谭卯恨达一顶峰。

  “意思?”梅鲤忍住。

  小公真透怪人。

  谭卯依瘫一张俊脸,却又歪几分。

  二人就僵持半晌,最梅鲤憋住,先口。

  “叫干?”

  “吃早饭。”完,谭卯又低喝粥。

  梅鲤被谭卯噎一口气差。

  吃就吃。

  梅鲤夹一包子,恶狠狠啃一口。

  刚刚谭卯梅鲤噎住,包子梅鲤噎住。

  果,吃东西专心,准被噎。

  梅鲤忙端茶杯,灌口水,才卡嗓子里包子咽。

  谭卯梅鲤被噎脸色难,颇惊讶,道:“原饿啊。”

  谭卯今立梅鲤气死。

  梅鲤如今一句话讲,被包子噎,而被谭卯气。

  最终二人沉默吃完早饭,彻底亮。

  梅鲤身就走,实世子爷付,心里赶紧离远,自己真被世子爷气短几。

  谭卯见状阻拦,随口梅鲤:“怎就衣服换?”

  听意思,难昨衣服竟亲自准备?

  梅鲤越越觉谭卯莫名其妙,满心疑无处解惑,再与谭卯东拉西扯,放一句:“穿习惯。”

  便匆匆门,偏房。

  梅鲤百无聊赖,偏房里度日如熬午。

  午阿鹃又梅鲤送午饭,吃完午饭一,梅鲤就睡意,早太早,反跑跑掉,如睡觉。

  儿,梅鲤就索性告诉阿鹃晚饭用送,抱枕,昏昏沉沉睡。

第十章 谭家别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