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大佬六岁半
团宠大佬六岁半

团宠大佬六岁半

深巷喵喵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1-04-06 16:32:37

“什么?爷爷竟然瞒着我们偷偷养了一个女儿?还要我们一起照顾她?”对于慕可西这个六岁半的小姑姑,慕家一众大佬起初是嫌弃的。 慕斯年翻着办公桌上成堆的会议报告,总裁范儿地冷冷道:“我不接受。” 慕姜戈翘着二郎腿看剧本,“爷爷开什么玩笑?我忙着赶通告,没空。” 慕钟伦叼着烟画建筑设计图纸,“别让那个小不点打扰我。” 慕忆南熟练操纵着手术刀,看似温润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感情,“抱歉,我只会照顾病人。” 慕君攸白皙纤长的十指平静地弹奏着钢琴,“与我无关。” 慕承风快速移动鼠标,盯着屏幕里的游戏人物边走位边输出,吊儿郎当地笑问:“姑姑是什么?能吃吗?” 然而当他们亲眼见到自己这位可西小姑姑,瞬间真香打脸,争着抢着给她当奶爸。 眨了眨圆溜溜的琉璃大眼,被捧在手心的小团宠可爱地歪着一颗小脑袋,声音奶萌奶萌,“呀!原来我才是大佬!”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百五十五章超级超级幸福(大结局)

第一章她是他的姑姑

  “早上10点和伊娃诺商务代表会面,中午12点和加瓦银行行长用餐,下午3点出席美资百货公司周年庆的剪彩活动……”

  为了追上总裁慕斯年的步伐,助理Anna不得不一路小跑着汇报当日工作行程。

  他们乘专属电梯上了六十九楼总裁办公室,几个秘书立刻迎出来鞠躬,“慕总早上好。”

  窗外的光线洒在男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高贵疏冷。

  Anna和以往一样接过慕斯年的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接着将整理好的最新产品开发成本预算放到办公桌上,让总裁过目签字。

  “朝晖股份的合并案谈得怎么样了?”慕斯年迅速浏览着预估报表,问道。

  “投资部还在谈。”

  “时间拖太久了!让廖胜尽快确定下来,不要让朝晖的人得寸进尺。”

  Anna忙应道:“是,总裁。廖经理那边我马上和他说。”

  她离开后,慕斯年正要给研发部打电话,裤腿忽然被扯了扯。

  先是愣了一下,意识到桌底下有人,慕斯年眸色一沉,目光警惕地低下头。

  想不到躲在桌子底下的是一个小丫头……

  白皙通透的牛奶肌,蓬松的棕栗色头发,一双眼是罕见的琥珀色,近看犹如金色的猫瞳。

  她这双猫瞳不仅灵动至极,而且还格外大,笑起来的时候弯成月牙儿,能轻易治愈人心。

  “喂喂……”

  小童音脆脆的。

  小丫头仰着小脑袋,樱花粉的小嘴正扬着天真可爱的笑,模样就好像深夜里森林溪谷边绕着萤火虫飞舞的小精灵。

  好漂亮的孩子!

  猜测她可能是哪个员工带来的孩子,慕斯年问:“你爸妈是谁?哪个部门的?”

  “布门是森么?”小丫头呆萌地眨了眨两只大而明亮的眼珠子,答非所问道,“可西家里只有木头做的门,没有布门哦。”

  “可西?你的名字?”

  女娃娃小脑袋点得和小鸡啄米一样,“是呀是呀。”

  她甜甜的小奶音好像在蜜罐里泡过,又软又糯又绵,可爱得很。

  不等慕斯年再问,小可西反问道:“你就是爸爸和可西经常提到的小年糕吧?”

  小……年糕?

  慕斯年表情瞬间僵硬。

  这世上会叫他“小年糕”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他爷爷——三城集团创始人慕城。

  “不对吗?”女娃娃歪了歪头,声音又清脆又甜美,神态天真娇憨,“爸爸说照片上的人就是小年糕呀,可西不会认错的。”

  爸爸?照片?

  想不明白她的话,慕斯年眉宇间微微皱了皱,纳闷地问:“你爸爸是谁?”

  “爸爸就是爸爸啊。”从桌子下面爬出来,小可西上衣的粉色小熊口袋里掉出一张照片。

  慕斯年拿起照片,愕然发现竟是他和爷爷去年一起打完高尔夫球后的合影。

  “这是……”

  “对啦对啦,”女孩粉粉的手指指着左边的老人,“这个就是爸爸。”

  什么?等、等一下,难道说……

  慕斯年翻到照片背面,发现上面写了一排字,“小年糕,爷爷去环球旅游了,我的宝贝女儿可西就交给你照顾了。”

  下面还有一栏写着,“虽然可西只有六岁,但她是你姑姑,你要用对待长辈的态度对待可西,懂吗?”

  什么?

  姑……姑?

  这孩子竟然是……

  一想到爷爷一大把年纪还生了个女儿,慕斯年心肝脾肺肾都不好了。

  “喂?”他立刻给秘书打电话,“早上董事长有来过我的办公室吗?”

  “有的,今天上午大约九点钟董事长有上来一趟,他还带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不过什么时候走的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

  放下座机话筒,慕斯年用手机给慕城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男人咬了咬牙,胸口涌上来一大堆闷气。

  莫名其妙多了个姑姑就算了,为什么还把她丢给自己照顾?爷爷到底在想什么啊?

  “今天必须找老头子问个清楚!”慕斯年拉着小可西的手,带她出了办公室。

  在秘书们诧异的目光中,他刚要搭上电梯,迎面撞见助理Anna。

  “总裁您这是要去哪里?伊娃诺的代表已经到会议室了,您……”

  “延后!”慕斯年打断了她的话,“今天我有事,所有行程安排全部延后。”

  “可是对方是从英国专程过来的,说不定有别的计划,突然打乱,我们和伊娃诺的合作恐怕会出现问题。”

  慕斯年声音冷冽如冰,“你要做的就是遵照我的指令去做,至于可能的后果不需要你来告诉我。”

  Anna被男人此刻浑身散发的骇人气势吓得慌忙退到一旁,“是……是,总裁。”

  地下停车库。

  慕斯年把慕可西塞进副驾驶,自己回到驾驶位。

  “小年糕……”

  女孩又密又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清澈明亮的眼瞳闪着纯粹的光,“小年糕……”

  慕斯年转动方向盘,待车子驶出大厦,开上了大道,他才一脸不耐烦地问:“干嘛?”

  “小年糕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呀?”慕可西眨了眨大眼睛,乖乖巧巧的可爱模样。

  男人没好气的“嗯”了一声。

  “可西讲笑话给你听吧,爸爸最爱听可西讲笑话了,每次听完他心情就变得好好的。”

  男人冷着脸,不为所动,“不……”

  “不用了”三个字还没有说完整,一旁小丫头已经开始讲起了笑话。

  “一天,麋鹿在森林里迷路了,它打电话给长颈鹿说:‘歪,我迷路啦!’,你猜长颈鹿说了什么?”

  慕斯年随口答:“我也迷路了。”

  慕可西笑得眼睛里全是星子,乐呵呵地摇头,“不对不对,你再猜。”

  “不知道。”

  “长颈鹿说……说哈哈……”小丫头小脸涨红,连憋笑的样子也可爱得要命,“长颈鹿说‘歪,我长颈鹿啦!’哈哈哈……好好笑对不对?”

  完全get不到这种冷笑话的笑点,慕斯年依然还是那副扑克脸。

  心里想着的是,和小孩相处太累了!他绝对要找到爷爷,把这孩子还他。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