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妆
催妆

催妆

西子情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2-09-22 10:41:15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花醉满堂》!

第一章 宴轻

  凌画喜欢海棠,特意买了一座山,种的全是海棠。

  海棠盛开的最好时候,凌画在婢女亲卫的陪同下去栖云山赏海棠。

  半路上,瞧见了一个长的十分好看的少年,少年一身华贵紫菱缎,骑着一匹青鬃马,拿着一把弯月弓,三箭齐发,三发齐中,三只奔跑中的梅花鹿纷纷中箭倒地,一众跑出来打猎的子弟们顿时满堂喝彩,齐齐叫了一声好。

  少年收了弓箭,一脸的得意,眉眼轻扬,神采飞扬,本就精致好看的面孔一下子又增添了三分骄阳之色。

  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远远地瞧着,对身边人问,“那是谁?你可认识?”

  琉璃一下子笑了,“那是端敬候府小侯爷,可惜了一手好箭法,不用在正道上。”

  “哦?怎么说?”

  琉璃笑道,“不愿去书院求学,也不愿去军中从军。说想做一辈子的纨绔,混吃等死好不快哉!”

  凌画失笑,“是吗?”

  “是啊!端敬候府的老侯爷和侯爷就是被他气死的。如今,端敬候府就他一个人了,感情好,没人管他了!”

  凌画:“……”

  她好像隐约听说过这事儿。

  她盯着少年的脸看了片刻,吩咐,“你去问问,我有满山的海棠,让他赏三日,换他刚刚打的那三只梅花鹿,他可愿意?”

  琉璃:“……”

  她看着凌画,“小姐,您是认真的?”

  “是啊,我想吃鹿肉。”

  “三只都要?”

  “都要!”

  琉璃下了马车,招手带了几个侍卫,跟着她去了那一片猎场。

  来到近前,琉璃对宴轻一福身,“宴小侯爷,您想看满山的海棠盛开吗?”

  宴轻转过身,一脸的困惑。

  琉璃伸手向远处一指,“就是那片山。”

  宴轻更困惑了,但还是如实说,“挺想看的。据说那片山种了满山的海棠,盛开时,若红粉胭脂海,漂亮极了,可是主人从不对外开放,是以看到的人极少。我不认识那片山的主人,所以,不曾瞧过满山海棠盛开。”

  琉璃抿嘴一笑,“那片山是我家小姐的,小姐正巧路过,想吃鹿肉,宴小侯爷若是将刚刚打的三只梅花鹿割舍的话,她就请您赏三日海棠。”

  宴轻上下打量了琉璃一眼:“你家小姐?哪位?”

  琉璃眨眨眼睛,没说话。

  宴轻顿时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不会是什么阴谋吧?你家小姐是不是看我长的好看,想让我娶她?”

  琉璃:“……”

  她一脸无语,“我家小姐就是想吃鹿肉!宴小侯爷想多了!”

  宴轻认真地辨认了一番琉璃的神色,见她不像作假,大松了一口气,“三只是不是有点儿多?你家小姐胃口可真大,不会是个胖子吧?”

  琉璃深吸一口气,“您同意不同意?不同意就算了。”

  宴轻也深吸一口气,有点儿舍不得地看了一眼刚刚收获的并排躺着的三只梅花鹿,勉勉强强地说,“好吧!”

  琉璃对身后使了个眼色,几名护卫立即上前,扛了梅花鹿。

  宴轻好心疼地说,“我也好久没吃鹿肉了!”

  琉璃当没听见,扔了一块玉牌给他,“栖云山的规矩,一块玉牌只准许一个人前去,宴小侯爷自去就是,可别带别人,带了也没用,进不去的。”

  宴轻接了玉牌,玉牌轻轻薄薄的,一捏就碎,他很怀疑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弄碎了,立即喂了一声,“玉牌碎了的话怎么办?”

  “那就去不成喽,宴小侯爷小心点儿!”琉璃头也不回地带着人走了。

  宴轻:“……”

  他看着琉璃一行人扛着三只梅花鹿走的飞快,跟人在后面追一样,转眼就走没影了,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上当了。

  什么样的海棠他能赏三日?一日就够了,三日得够够的吧!

  他应该拿一只梅花鹿,换一日赏海棠。剩下的两只自己吃!

  他用手敲了一下脑袋,嘟囔,“叫你笨!”

  “栖云山的海棠海,能赏三日,兄弟,你赚了啊。”

  “就是啊!我早就眼馋那片海棠海了,据说一年四季都会开,每个季节都不一样。”

  “春风吹十里,入目美人雨。”一人道。

  “盛夏海棠娇,胭脂梨花透。”一人接话。

  “秋意凉如水,月夜染桃花。”一人紧跟上。

  “冬雪压棠枝,落霞盖红梅。”一人不甘落后。

  宴轻:“……”

  最烦听诗了!头疼!捂住耳朵。

  “能赏三日,此生无憾啊!”程初好不艳羡地说,“宴轻兄,你去了,也是牛嚼牡丹,不吟诗作赋枉赏花,要不,你割让一下?”

  宴轻眨眨眼睛,“十万两银子,这个赏花的机会让给你了!要不要!”

  “要!”

  宴轻将玉牌扔给他,“今日落日前,把银子送到我府里。”

  程初连忙接住玉牌,小心翼翼地捧住,激动的欣喜若狂,“行,我这就让人将银两送去。”

  “十万两,一两不能少。”

  “不少不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