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莫小淘

悬疑侦探/推理侦探

更新时间:2023-05-17 22:00:16

十三年前全家惨遭灭门,苏槿患上怪病,惧光、恐男症,皮肤惨白近乎透明,她成了“吸血鬼”,选择在深夜工作,与尸体为伴;
他背景神秘,是现实版神探夏洛克,刑侦界之星,外形丰神俊朗,爱慕者无数,却不近女色。
第一次见面,他碰了她,女人当场窒息晕厥,扬言要把他送上解剖台。
第二次碰面,她手拿解剖刀对着他,看他的眼神像看一具尸体。
一个只对尸体感兴趣,一个只对查案情有独钟,直到未来的某天——
单宸勋:你喜欢尸体,我可以每天躺在解剖台任你处置。
苏槿:我对“活的”没兴趣……
目录

11个月前·连载至第1109章 最终的凶手 109

第1章 古怪女法医 1

  2007年。

  八月二十九日凌晨三点,赫国首都郊区的度假山庄内发生一起凶杀案。

  一门惨遭毒手,其中三名男性被肢解,现场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警方赶到时发现还有一名幸存者,身中数刀,已经奄奄一息。

  一家八口,七死一重伤,现场被清理过,没有指纹、没有皮屑,闭路电视被损坏,凶手是有预谋的高智商罪犯,找不到任何线索,最终成为悬案。

  唯一生还的女童,年仅十岁。

  这起未破案件,警方存档为“829灭门惨案”……

  ※※

  2020年,晚春。

  赫国首都,帝城。

  城南区警局,法医属大楼。

  深夜九点,二楼1号解剖室准时响起莫扎特《G小调第40号交响曲》。

  中提琴、小提琴、双簧管等乐器合奏出轻快、激扬的乐曲,回荡在寂凉的夜里格外清晰高亢。

  阴冷空旷的解剖室内,仅解剖台前一处有灯光。

  一人一尸体,女法医左手持开胸器,右手握着一截碎裂的肋骨。

  她左耳佩戴蓝牙耳机,戴口罩的脸上只露出一双漆黑专注的眼:

  “死者男性,54岁,案发现场肛温23.5摄氏度,根据此刻肝温、尸斑与尸体僵化程度,确定死亡16-17小时,死亡时间为今天凌晨2点至3点……肋骨有四处骨折,其中一截CHA入肺部,但不是致命伤;器官有病变,是糖尿病并发症,所以加速了器官腐烂坏死。”

  她拿解剖刀切开胃脏,“胃里食物未消化,说明用餐后不到半小时便死亡……心脏轻微纤维化,还有……”

  她突然停下,蓝牙耳机那一端的人立刻问,“找到死亡原因了?”

  话筒里没回应,只听见冰冷的仪器碰撞声,透过话筒似乎也能想象出解剖刀划开皮肤的画面。

  “……OK,十分钟后会客厅见。”话筒这端的池澈了解她,这种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她工作。

  他收了线,转身出办公室上楼。

  池澈的办公室在五楼,他是法医科长,总负责法医部的行政工作。

  顶楼是接待区,分布着各种多功能的会议室。

  VIP会客厅外,此刻站满了制服警察,黑压压的一群人估计有三四十号人,人人面色严峻。

  这么多人,现场却鸦雀无声,气氛很诡异,如临大敌。

  众人自动让道,池澈推门进去,会议室内有四人,相比外面的警员,这四个人职位更高。

  当然,气氛也更压抑。

  两位一级警司,一位三级警督,还有一位……在窗户前,背身而立。

  背光的缘故,看不清警衔。

  男人穿藏青色制服,近一米九的身高,背脊挺拔,好像白杨树一样挺秀,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他自带气场,不怒而威,仅仅是一副背影也能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冰冷、孤傲、隐忍,仿佛窗外那无尽的黑夜,在他周身蔓延。

  池澈心头冷不丁地一惊,尽管男人的气势已经说明了他的地位,出于礼貌,他还是问了句:

  “你们这里,谁负责?”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