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夫郎有点甜
农门小夫郎有点甜

农门小夫郎有点甜

青青桔梗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0-10-11 18:04:17

赵楚楚打小是精细养大的,依仗着养母的宠爱与财力,好吃懒做,吃喝玩乐,逛花楼,调戏少年,人人都说她是二流子,没有人愿意嫁给她,硬生生拖成了大龄剩女,赵家村的人都说,嫁谁都不要嫁给赵楚楚。
没多久,赵家村的人都知道,赵楚楚娶了一个貌美夫郎,洗心革面,种田养家,把他捧心尖尖上,宠得要天上的星星都能给他摘下来。
都道这夫郎好福气,
却又道人心易变……
赵楚楚做生意赚钱,家财万贯,甚至富可敌国,人又生得漂亮,有合作的富商送了西域混血的少年给她,有花魁带着赎身的银子上门想给她做小侍,连京城第一美人的七皇子都要招她做驸马。
人人都以为,赵楚楚定要抛弃糟糠夫,三夫四侍时,她转眼抱了一个匣子给张修远,眸里是道不尽的深情:“夫郎,所有的地契钱财都给你,我的人给你,命也舍给你。”
(阅读指南:① 1v1,男主张修远:清隽,容易害羞,心思细腻 ② 女主赵楚楚:明艳动人,开朗护短,偶尔会耍小流氓 ③ 女主比男主大两岁,御姐宠小少年 ④ 女主现代穿越来,有灵泉)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628章:番外

第1章:恶霸上门

  “张修远,我告诉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得替你弟弟妹妹和断了腿的爹考虑。”

  “你要是不嫁我,以后我逮着他们立刻收拾。”

  “你嫁给我就是正经的夫郎,难不成你还要嫁到镇上的员外家当小侍?”

  “砰砰砰,张修远你开门。”

  这时,木门骤然打开,一盆水泼了出来,门外叫嚣喊话的人淋成落汤鸡,像是没反应过来般,僵硬在原地,半晌后,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怒吼:“张修远,我操你娘的。”

  赵楚楚就是在这么一声惊天的咆哮声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站在拥挤的人群外围。

  她茫然打量了下四周,陌生的村庄,穿着或麻衣或棉衣的人,仔细一看,发现他们的穿着打扮都是古代人。

  这时,脑袋突然一痛,一顿陌生的记忆瞬间涌入了她的脑袋。

  剧痛散去,赵楚楚眼睛恢复了清明,眼底满是惊骇。

  她穿越了!

  赵楚楚本是来自现代的一名大学生,大二时,突如其来的病毒肆虐,被感染的人都成了丧尸,末世悄然而至。

  她在末世里并没有异能,依靠着贩卖东西得以在基地生存,然而昨晚基地还是沦丧,她被丧尸咬了,再次醒来就魂穿到了如今的赵家村。

  她现在所处的大盛朝,是历史上一个架空的王朝,还是一个女尊男卑的女尊朝代。

  这里女人地位超然,当家做主,男人主内,地位卑微,在家相夫教子。只要有条件,女人可以三夫四侍,男人需遵从三从四德。

  这里是大盛朝偏远地区一个叫赵家村的地方,她的名字和她在现代时的一样,叫赵楚楚。

  说起赵家村的这个赵楚楚,她暗暗扶额,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好吃懒做,贪财好色的二流子。

  想起这居身体以前干过的事,赵楚楚恨不得把鞋脱下来拍在她脸上。

  就在这时,张修远的脸在赵楚楚的脑海中突然划过,赵楚楚怔了一下,随即挤开人群,往里面走去。

  张家茅草屋门口。

  一个身约一米八多,身材壮硕,皮肤黝黑的女人站在门口,她浑身湿漉漉的,地上是一滩水,她双眼含着怒气,饱满的胸口剧烈起伏。

  门内,是一个拿着木盆的男子,他约莫十八岁左右,宽肩窄腰,即便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粗麻衣,也难掩他修长匀称的身材。

  男子肌肤白皙,眉眼如画,清隽出尘,如画上走下来的翩翩君子般。

  他冷着一张清俊的脸,眼底没有多少温度。

  绯红的薄唇轻启,嗓音冷冷清清,“我说过,要娶我可以,把我的要求都做到。”

  “我呸,还达到你的要求,我告诉你,你已经惹毛了我,今天我就算把你强抢回去,也没有人敢拦我,到时候,姑奶奶污了你的清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故作清高。”林大翠上上下下打量了张修远,眼底露出淫邪之色,黝黑的手伸出,作势就要上前抓住他。

  张修远立刻做出防备的姿势。

  就在林大翠的手即将触碰到张修远的时候,他的后背忽然被人从斜侧面狠狠踹了一脚。

  他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左前方扑去,面朝下,摔倒在地上。

  身后,一个清亮的女声冷嗤了一声。

  “远哥儿是我赵楚楚看上的夫郎,你这只黑皮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怎么不洗把脸照照镜子。”

  赵楚楚嘲讽完,视线落在微微惊讶的张修远上,脸色严肃而认真道:“远哥儿,我能做到你的要求,你嫁给我,当我的夫郎吧。”

  两人四目相对,命运在这一刻将他们牵扯在一起……

  -

  事情还要从两天前讲起。

  仁和县赵家村,这两日热闹极了。

  张家的大儿子张修远公开招妻主。

  要说这张修远,一家五口人前不久逃难到赵家村,就住了下来。十八岁张修远长得俊俏,皮肤又白,就跟画上的人走出来的一般。赵家村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央着媒婆上门求亲,可张修远都拒绝了。

  直到两日前,张修远当家人,也就是他的娘亲急病去世,邻村的二流子又时不时骚扰他。于是就有了张修远公开招妻主。

  要说张修远长得好看,多少人都想娶,可偏偏没人能达到他的条件。

  第一条,要50两的聘礼。

  第二条:成亲后他要为娘亲守孝1年。

  第三条:他的爹爹和一对双胞胎的弟妹要一起带到妻主家。

  这三个条件,算得上很苛刻。

  在这个一般聘礼都是2两,最高也不会超过10两的赵家村,50两的聘礼闻所未闻,简直就是天价。

  赵家村大多数人都种田,一年下来,卖了粮食,扣去平日里的花费,最多也只能存下2,3两,50两的聘礼,谁能拿得出。

  单单第一条,就把赵家村那些打算跟张修远提亲的人劝退了。

  第二个要求,张修远要给娘亲守孝一年,也就是即便你娶了张修远,这一年内都不能碰他。

  人们纷纷感叹,都都什么要求,娶一个夫郎,不就是为了夫郎孩子热炕头吗,放着一个貌美的夫郎在身边,只能看不能吃,谁都会觉得憋屈。

  至于第三条,就得说说张家的家庭情况了。

  赵家村,顾名思义,住的都是血脉同宗的赵姓人,只是前几个月,北方突发干旱,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有些人拖家带口逃难到南方。

  张家就是在两个月前一家五口逃难而来的。

  张家五口人,张家娘子和夫郎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张修远,18岁,一对龙凤胎8岁。

  一家五口扎根到赵家村,向村长买了一块地,搭了一间茅草屋住在里面。

  张修远容貌俊俏,又是试婚年龄,他一来,赵家村那些未婚的姑娘纷纷上门求亲,只是都被张家拒绝了。

  直到两日前,张家娘子急病去世,没了一家之主,那原本盯着张修远的二流子频频来骚扰。

  其中,行为最过分的就是大河村的二流子张大翠。

  大河村比邻赵家村,张大翠今年二十来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