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掉渣爹,豪门千金拿稳逆袭剧本
踹掉渣爹,豪门千金拿稳逆袭剧本

踹掉渣爹,豪门千金拿稳逆袭剧本

殊歌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12-09 20:47:44

家人们,谁懂啊?! 黎知重生归来刚准备手虐渣爹,脚踢他的私生子女,结果发现被人捷足先登了! 她好好一个黎氏集团继承人,还被外人误会成某港城太子爷的金丝雀。聚会上有人说起这件事,某爷面不改色道,“确有其事,不过纠正下,准确来说……我是她的金丝雀。” 夜黑风高,某人拿卡砸开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家门,“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她。” 黎知:“???”
目录

11小时前·连载至第209章:他要是想跟着你,我也阻止不了

第1章:她放弃继承权后渣爹疯了

  友友们,我爸出轨了,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弟弟妹妹比我小一岁。

  我要揭发他吗?

  主要我妈已经过世了。

  我爸是入赘我家的。

  万一我外公知道了,连我都不要了可怎么办?

  ——

  夜晚,黎家郊区别墅。

  归家的轿车碾在路面,打破夜里的宁静。

  黎家别墅灯火通明。

  中式客厅里,黎知正拉着外公哭诉。

  “外公,我今天在学校又被人取笑了。”

  “他们说我不跟爸爸姓,是因为爸爸不喜欢我,还说……还说爸爸肯定是为了钱才来的我们家。”

  小姑娘豆大的泪珠盈睫而落,让她本就好看的眼睛越发明媚。

  “外公,能不能把继承权转给舅舅?”

  “我真的不想再受这样的侮辱了!我一点不信他们说的,爸爸才不是为了钱才娶妈妈的,他是爱妈妈的,爱我的。”

  “而且,外公,我才十八岁就有了继承权,现在外面歹徒那么多,要是他们绑架我怎么办?”

  “外公,求求你了……”

  十八岁的少女,因为委屈,拽着外公的衣袖,泪眼婆娑,实在是让人心生疼惜。

  外公一脸无奈。

  奢华的红木大门打开,韩正书一脸急色进了门。

  黎知见状,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转而面露笑容,小跑着朝韩正书奔过去。

  她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一脸的开心。

  “爸爸,爸爸,你终于回来拉。”

  “我刚才跟外公说了,我不要黎氏集团的唯一继承权了。”

  “我每天在学校都要被我的同学嘲笑,她们说爸爸是赘婿,是来黎家吃软饭的,根本就不爱妈妈和我,我不信!爸爸你明明就很爱我和妈妈对不对?!”

  “我真是太生气了,我才不信她们说的!”

  “所以……我想把黎氏集团的继承权给舅舅,这样她们就不会说爸爸是吃软饭的了。”

  “爸爸,你也赞同我这么做是不是?”

  “知知!”

  黎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正书一脸严肃地打断。

  开玩笑!他每天在公司累死累活,受尽别人的冷眼和嘲讽,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真正拿到黎家的大权?为此,他伏低做小十八年,有儿有女不敢认,爱人不敢曝光!

  这个时候说不要?!

  他拿什么供宝贝儿子出国留学,雅雅又怎么能再娱乐圈大展光辉!

  韩正书真想一巴掌扇死黎知这个孽障。

  但他现在只能忍着。

  他垂下眼,耐心吼着黎知,“知知,只要你过的幸福,爸爸怎么被人诋毁都无所谓。”

  “可是知知舍不得爸爸被人说坏话。”黎知快步走到自己外公的身边,撒娇说道,“外公,你就同意知知的提议吧,黎氏集团的继承权就给舅舅吧。”

  “爸爸,知知还小,你不要听她胡说,这是您亲手打下来的江山……”韩正书赶紧去劝自己的老丈人,“清澍毕竟是黎家的养子,姓陆。”

  黎知睁着眼睛不解地看向韩正书,“爸爸,你的思想怎么这么陈旧啊?”

  “黎家是外公打下来的江山不错,但舅舅从小就生活在黎家,是外公亲自教养的,而且舅舅对妈妈和知知真的很好很好,跟亲舅舅没有区别。”

  “我相信,黎家就算给了舅舅,他也一定会和以前一样对我好的。”

  老丈人的目光若有所思,似乎正在思考黎知说的这些话的可行性。

  韩正书这会儿才真的着急了起来。

  如果黎氏集团和黎家的一切都给了陆清澍,那么他这十几年就真的白干了!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知知既然姓了黎,肩上就有她自己的担子,只有她自己扛起来了,我们以后才能放心呀。”

  “那没关系,我跟着爸爸姓韩就好了,反正爸爸你也只有我一个女儿。”

  “住嘴!”

  韩正书脸都绿了,不由得声音都提高了。

  这逆子。

  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这不是让黎家绝后了?

  本来前面还只是小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哭哭闹闹,但这话一出,保不齐老头子会认为是他事先怂恿了黎知逼宫!

  韩正书不敢再待下去了,虚张声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细声细气道,“爸,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知知马上要高考了,这段时间我接知知回家住。”

  “不要!”

  黎知果断拒绝。

  重生一场,她怎能让韩正书如愿?

  上辈子,她就是被他虚伪的父爱欺骗,将外公留下的家产悉数交给他。

  谁知道,外人对她极尽疼爱的父亲,早在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出轨了,小三生的双胞胎就比她小一岁。

  后来,外公因病住院,他哄骗她交出继承权,然后把公司直接搬空,全给他自己名下的新公司当了嫁衣。

  而她,不光背上了巨额债务,还被他赶出家门,连早就订婚的未婚夫都被继妹拐跑了。

  上辈子是她蠢,受不住打击,跳河自杀。

  外公也因为得知她的死讯,接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口气没上来离世了。

  因为执念,她看到自己的父亲迎娶小三,把黎家的一切都给了私生子和私生女,舒舒服服过了许多年的好日子。

  但这一次!

  黎知心里冷笑。

  她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来一张医疗证明,拉着韩正书便哭了起来,“爸爸,你也知道知知马上要高考了,可是知知最近压力好大,每天都要被同学指指点点,我都诊断出轻度抑郁了。”

  “反正,这个继承权我是不要了,爸爸若是舍不得,外公你便将继承权给爸爸吧!”

  黎知假装赌气,还故意将抑郁症的诊断证明伸到韩正书面前。

  “知知!”

  韩正书彻底炸了!

  刚才说改姓的事情就已经犯了忌讳。

  这会儿又直接说继承权归属给他,不是彻底点燃了这把火?

  韩正书哪里还有心情关心黎知的身体状况。

  他一把夺走症断书,边拽着黎知边呵斥:“知知,既然病了,就早点回去睡觉!”

  “等一下。”

  突然,一直未曾开口,只安静看这一场闹剧的老爷子忽然说了话。

  饱经风霜的眸子掠过黎知拉着韩正书的手。

  黎知反手拽着韩正书,骤然停下。

  “阿正,知知说的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