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明珠之千金婢女
掌上明珠之千金婢女

掌上明珠之千金婢女

简音习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0-07-31 18:10:16

李府最近来了一个婢女,听说她一人独挑一百禁军,三尺青锋威风凛凛。却没想到是个比宫里的公主还要娇贵的,婢女们都穿得的料子,偏她穿了就会磨破肌肤,婢女们都吃惯的茶饭,偏她吃了就会上吐下泻。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什么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她就是了。 李公子表示,那能怎么办?还不是得宠着。 谁人不知那如月般皎洁的李公子最近很是宠爱他身边的一个婢女,衣食住行皆是由他亲自安排,比之皇宫里的公主也不差多少。 某公主愤然。李公子温润高洁,岂是你这种卑贱的婢女可以染指的? 卑贱?请圆润地离开好吗?你那皇帝老爹见了我也得礼让三分的,你又算什么东西? 初时,他不过见她天资聪颖,却不谙世事,恐她被骗、忧她被欺,这才留在身边悉心教导,却未曾想,这一留便不舍放她走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90章 拴住了心(番外完)

第1章 借伞

  雅间内酒气冲天,许是谁觉得太闷了,随手打开了窗户,冷风挟着细雨吹了进来,屋内的酒气顿时消散了些。

  这时小厮端着酒水走进来,小心翼翼地把酒壶放在桌上,偏越是紧张就越会出错,在把酒壶放下之际,一个不小心便把桌上谁的酒杯给碰倒了,小厮吓得心中一颤,连忙俯身将酒杯给捡起来,而坐在旁边的男人却已然皱起了眉头,“你这小厮是怎么做事的?你们掌柜的呢?把你们掌柜的给叫来。”

  “实在是对不住……小的不是故意的……”这满屋子的人自己一个都得罪不起,若是自己因为这个被撵走了,那以后还有人敢用自己吗?小厮一咬牙,便要跪下来给这人磕头请罪。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跪下去,就听得席间一清隽男子缓缓开了口,“新来的吧?手脚也着实粗笨了些,难怪赵老板要生气。赶紧给赵老板赔个不是,再换个旁人过来伺候。”

  “是,是,小的在这里给赵老板赔不是了。小的这就去换旁人过来伺候。”

  那赵老板看了一眼开口的男子,到底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嫌弃地朝那小厮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去,然后又接着跟旁边的人喝起酒来。

  这酒楼的掌柜见小厮一脸惊慌地跑下来,便上前询问他是怎么回事儿,待小厮将事情告知之后,那掌柜的不由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碰见李公子也是你走运,他是出了名的心善。”

  楼上雅间内李言绪扫了一眼醉态丑陋的众人,几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而后看向窗外,目光扫过某一处时,他面上的神情稍诧异了一下,继而缓缓舒展开眉头。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如帘的雨幕之中,一女子撑着油纸伞独坐在斜对面陈氏米铺的屋顶之上。莫说是此等下雨的天气,就算是寻常晴朗的日子,也鲜少见有人如此悠闲地坐在屋顶上,这般情形换成是谁见了,只怕都会怀疑这女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神智不大清醒了。

  但此女子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看着底下匆匆而过的人们,嘴角笑意明媚,一双眼睛清澈如山泉。她脸上的这般笑容,让人恍然间觉得自己仿佛是置身在春风轻暖之中,足以忽略掉这满眼的凄风冷雨。

  李言绪微微勾起嘴角,身处在这样的乌烟瘴气之中,竟能看到这般干净的笑容,倒也十分难得,心情比之方才也好了几分。只是……却不知这女子为何会在下雨天独自一人撑着伞坐在别人家的屋顶上,着实有些怪异。

  在这刻,李言绪忽然对这位姑娘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

  突然,但见那女子神情一变,扔了手中的油纸伞,霎时间已是跃下屋顶,身形如此灵活显见得是个高手。李言绪见状竟也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身已行至窗前。

  低头一看,却原是路上一匹马儿惊了,拉着身后那辆马车一路疾驰,马车里传来尖叫声,里面的人显然是被吓坏了。

  女子自屋顶跃下之后径直落在了马背上,刚要伸手去牵住缰绳,却见另外一只手陡然伸了过来,在她之前抓住了缰绳。女子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长得何等模样,就见那马儿扬起前蹄,嘶鸣出声,差点将女子整个给掀翻在地,还好女子反应够快,揉身跃起,旋即稳稳地落在地上。

  待站稳之后,孟止念抬眸看去,这才看清突然蹿出来的这人长得是何模样,看着年纪挺轻的,二十来岁的样子。

  却见那男子朝她挑衅一笑,手握缰绳翻身上马,很快把马儿给制住,而后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颇有得色。

  孟止念却觉得莫名其妙,他跟自己嘚瑟什么?自己都不认识他。对了,自己的伞!

  孟止念重新跃上屋顶,见得那把被自己着急之下给扔了的伞还在屋顶上,不由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被风给刮走。她正要走过去捡起,却见身旁一道人影闪过,抬眸之间,又是被那人给抢了先。

  她再好的脾气,也要被惹毛了。

  “我跟你认识吗?为什么要处处找我的麻烦?”

  那男子却朝她扬了扬手中的伞,挑着眉头道:“想要回你的伞吗?那就过来拿吧。”说罢,他便拿着孟止念的伞跃下了屋顶。

  孟止念皱起眉头紧随其后跃下屋顶,一把抓在那男子的肩头,“把伞还我!”

  男子旋身挣开孟止念的手,又是向后退了几步,孟止念紧追不舍,两个人立刻就交上了手。

  男子明显不是孟止念的对手,五招之内,他已是落于下风。

  “没想到还真的是个高手。”男子喃喃道,语气里带着些莫名的兴奋。

  就在孟止念的手快要碰到伞柄的时候,却见那男子眸光一沉,直接将伞骨给折断了。

  孟止念顿时愣在那里,片刻之后才终于接受了自己的伞已经被损坏的事实,怒目瞪向对面的男子,“为什么要毁了我的伞?!”他是有毛病吗?为什么非要跟自己作对?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

  男子满不在乎地开口,“一把伞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就是一把普通的油纸伞,到处都有得卖,值得她这么生气吗?

  “一把伞而已?一把伞而已?那是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才买来的伞!”孟止念恨不得此时自己能喷出火来。

  男子闻言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诓我的呢吧?”看她这穿着打扮也不像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啊,身上怎么会只有买一把伞的钱?

  “你还我的伞!”

  孟止念急得直跺脚,生怕眼前这男子会赖账。而就在此时,却见有一人执伞走近,孟止念一早就听到这脚步声,原本还以为只是个过路人,却没想到这脚步声竟是在自己身旁停了下来。

  孟止念侧头看去,来人朝她一笑,将手中的伞打在她的头顶,她一时愣住,这人又是谁?

  而下一刻便有人替她解了惑。

  “李公子?”

  李言绪也朝对面的男子略点了头回礼,“邹小侯爷。”

  “李公子怎么会在此处?”

  “在醉仙楼跟人谈点事情,恰好看到小侯爷就过来打声招呼。”

  邹成济朝醉仙楼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道:“李公子真是贵人事忙。”

  李言绪清朗一笑,却是转身面对身旁的孟止念,“姑娘第一次来京城?是来寻亲的?”

  听得他声音温润,语气轻缓,十分可亲的模样,孟止念也缓和了语气,“我是第一次来京城,不过不是来寻亲的。”

  “既不是来寻亲的,那可找了住处?眼看着这雨越下越大了,不好在外面多呆的。”

  孟止念摇头,“没有。这里的客栈是要钱的是吧?我身上没钱了。”自己身上最后的那点钱都拿来买那把伞了,结果还被人给故意弄坏了。

  客栈当然是要钱的,听得她这样问,李言绪觉得颇为奇怪,难道还有别的地方的客栈是不要钱的?同时又不免觉得这姑娘心太大,都身无分文、无处落脚了,还能撑着伞坐在屋顶笑得那么开心,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他不免好奇地道:“那你今晚打算睡在哪里?”

  “我看书上……呃……我听人说,在客栈或者酒楼这样的地方干活儿是可以管吃住的,我想待会儿去找一家试试。”

  她说得很是认真,但是在场的两个男人都是语塞了,这姑娘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这么想当然?

  “你是脑子有问题吗?活计哪里是那么容易找的?再说了,你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马上人家都要打烊了,你还去哪里找管食宿的活计去?我看你啊,今天晚上就找个破庙对付一宿算了。”

  孟止念没搭理他的话,但心中却暗暗想着,这个主意也不错,有个破庙至少可以遮遮风雨,若是实在找不到干活儿的地方,自己可以去试试。

  邹成济见她低头认真思索的模样,不由惊道:“我说着玩儿的,你还真当真了啊?”

  李言绪看着面前的女子,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只怕这姑娘还真的是当真了。

  “姑娘你初来乍到,还是小心为上。”李言绪说着,已是将手里的伞递给孟止念,“这伞就送给姑娘,也略可遮挡些风雨。”

  孟止念心中感激,却并不伸手去接,只微微仰头看着李言绪,“那你呢?”

  李言绪伸手指了下停在醉仙楼门口的马车,“我的马车就在那里,跑过去的话淋不到什么雨的。”

  “那……多谢了。对了,你告诉我家住哪里吧,到时候我好把伞还你。”孟止念接过他手里的伞。

  李言绪略犹豫了一下,才道:“你以后若是要找我,可以去永安巷李府,直接跟门房说找李公子就行了。”

  “好,我记下了。”孟止念笑着点头。

  李言绪也不由笑了一下,而后解下身上的斗篷,亲手给孟止念披上,“既然要还伞,那到时候也把这斗篷一并还给我吧。若是你实在找不到住的地方,可以……”

  他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邹成济就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哎,丫头,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可以管你食宿的活计,你做不做?”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孟止念纵然再怎么不喜欢这个男子,但是在吃住都成问题的情况下,个人恩怨可以暂且先放到一边。没关系,自己大度,能屈能伸。

  “什么活计?”

  “来我们侯府做婢女,怎么样?愿不愿意?”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