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想得到我
全世界都想得到我

全世界都想得到我

子书简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01 09:55:06

苏珞自有记忆以来就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洞穴,一朝逃出,反遭凶兽追杀。 为活命,苏珞开启跟屁虫模式,尾随大佬,化身彩虹屁精,从此只想抱紧大佬。 于是,大佬身后多了一个会装乖,会卖萌,还会喊666的小可爱。 …… (1V1)故事背景架空/女主是精灵族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31章 大结局

第1章 哪来的臭要饭的

  地上倒着一具通体黑色毛发的尸体,仔细观察像头黑熊,但体型比普通的黑熊大好几倍都不止,还长着满口尖利的獠牙。

  沈凉川手里拎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大刀,伸脚踢了踢地上一动不动的巨兽。

  月光下,巨兽头部流下绿色的液体,散发着十分刺鼻难闻的气味。

  “一刀就死了,没意思。”

  沈凉川撇着嘴‘啧啧’两声,按住刀柄底部的银色按键,锋利的大刀瞬间缩回刀柄内。

  刀柄的设计极轻小,携带方便。

  他把刀柄揣进黑色连帽衫的兜里,回头望向不远处呆呆站着的女孩,那女孩衣衫破烂,打着赤脚,个子不太高,年纪约摸二十岁左右,脸脏得不知道几辈子没洗过,那一头又脏又油已经严重打结的爆炸式发型,多看一眼他都嫌辣眼睛。

  扣上帽子,他大步流星走到河边,三下五除二收拾起渔具,准备走人。

  难得休假,他到山上野营一天,就想钓条大鱼回去,好满足家里的猫祖宗,结果大鱼没钓着,大晚上的听见林子里传出鬼哭狼嚎般的呼救声,仔细辩认,是个女孩的声音。

  他沈凉川是见死不救的那种人么?他当然是!

  他没打算多管闲事,端坐在河边安心钓他的大鱼,直到呼救声离他越来越近,他才懒懒地掀了掀眼皮。

  一个顶着爆炸头,脸黑得像是从非洲逃难来的女孩发疯一样跑出林子。

  女孩看见正在河边钓鱼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便飞奔过来,边跑边冲他喊:“救我。”

  “哪来的臭要饭的。”

  “有东西在追我。”女孩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用一双脏而粘腻的手抓住他的手臂。

  女孩的手异常冰凉,完全没有正常人类该有的体温。

  “恶心。”

  他甩开女孩的手,从旅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冲洗被女孩碰过的手臂。

  女孩泪眼汪汪,柔弱至极地看着他,“救救我。”

  他剑眉微蹙,幽暗深邃的眸子里透出阴翳的冷光,不耐烦的吼,“你谁啊我就救救你,一边玩儿去,你把我的大鱼都吓跑了。”

  “有东西……”女孩欲言又止,眼神有些飘忽地望向树林。

  沈凉川是不屑理睬这女孩的,然而,顺着女孩的视线瞥去,他看到一头巨兽,体型比他见过的罕见食人兽还要大。

  巨兽非常挑衅地冲他发出一声恶龙咆哮,他能忍?

  当即起身,抄起大刀飞奔而去,大战三个回合,他手起刀落,巨兽‘咚’地一声倒地,四肢抽动几下,没了动静。

  此时此刻,对上女孩哭红的一双眼,他选择性无视,拎起渔具朝不远处停车的位置走去。

  身后有极轻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小心翼翼的,他几次回头都发现女孩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面。

  他凶巴巴地唬道:“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揍你。”

  女孩面露惧色,脚步停了停,不敢再上前。

  他把渔具放到黑色越野车的后备箱,清点东西的时候发现少了鱼篓,一天的时间他还是钓到了几条小鱼的。

  他原路返回河边,找到鱼篓又来到越野车前,刚刚一直跟着他的女孩已经不见了,八成是跑了。

  他把鱼篓放到后备箱,开车沿蜿蜒山路下了山。

  下山这一路,他总能闻到车上有股臭味,是股酸臭酸臭的味儿,开了车窗,味道仍然散不出去。他把车停到山脚,想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车出了什么问题,意外发现那女孩蜷缩着身子,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婴儿躲在后座底下睡着了。

  酸臭的味道就是从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

  捏住鼻子,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女孩的肩膀,“喂,醒醒。”

  这家伙肯定是趁他回河边找鱼篓的时候偷偷上车的。

  女孩没有反应,他又伸手戳了戳女孩,“醒醒,这不是你睡觉的地方。”

  女孩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身子冰凉。

  “不会死了吧。”他狐疑地盯住女孩。

  粘腻打结的头发遮挡着女孩的脸,她身上的衣服很破烂,布料粗糙,脏得已经分辩不出原来的颜色,露在外面的半截手臂和半截小腿也脏成暗灰色。

  这是几辈子没洗过澡?竟脏成这样……

  看女孩的打扮应该是个行乞者,还有那头连他都不曾见过的狂暴巨兽,为何追着这女孩不放?

  把手伸到女孩鼻尖,手指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

  他跳下车,烦燥地点上一支烟,倚着车门思索半分,他决定送女孩去警局。

  打定主意,他把手里的半截烟扔在地上一脚踩熄,火速开车回到市区,将车就近开到派出所门口。

  解开安全带,他嫌弃地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女孩的肩,“别睡了。”

  女孩依旧没有反应。

  他猛按方向盘上的嗽叭,刺耳的噪音惊得女孩一哆嗦,终于醒了。

  女孩缓缓起身,眨巴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他。

  “下车。”

  女孩呆呆坐在后座,没动。

  他没了耐性,推开车门跳下去,一把拉开后座的车门,揪住女孩的脖领,拎小鸡崽儿似的把人从车里提溜出来,动作一气呵成。

  推推搡搡的把人带进派出所,看到两个穿制服的警员在值班,他走上前,把女孩推给二人。

  “这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直跟着我,交给你们了。”

  两个民警对视一眼,见他转身想溜,其中一人开口道:“小伙子,你别急着走,把情况说说清楚楚。”

  他不耐烦地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怎么个情况?”

  “这个臭要饭的一直跟着我,还偷偷摸摸上了我的车。”

  一个民警用手托着下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另一个民警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女孩,“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低头不语。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还有没有亲人?”

  女孩沉默许久,伸手指着沈凉川,“他是我的……”

  沈凉川瞪大眼睛:???

  女孩:“亲人。”

  沈凉川:WTF?

  民警抬头看了一眼沈凉川,又看了看女孩邋遢狼狈的样子,很严肃地问沈凉川,“你对你的亲人做了什么?”

  沈凉川炸了,“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民警:“她说你是她亲人。”

  “她说你就信?”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