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重生小娇妻
摄政王的重生小娇妻

摄政王的重生小娇妻

凯风自南哦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0-10-12 16:04:15

上一世苏长歌爱惨了渣男,无子,灭族。
直到身死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有个人一直默默站在自己身后,他以性命为我铺路,送我去往安身处……
这一世看苏长歌如何力挽狂澜,看她又如何面对或偏爱,或偏执的感情。
顺便也要补偿一下为自己而死的这个摄政王吧。
摄政王“长歌想如何补偿我”
苏长歌“你觉得以身相许怎么样。”
摄政王“我觉得不错。”
苏长歌······呜呜~后悔来得及吗~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二十五章腹黑小皇帝病娇王爷

第一章 前世

  苏长歌在摄政王府冰冷的地面醒来,她挣扎着想起来,浑身的刺痛让她闷哼一声。

  索性苏长歌就躺在地面上不在挣扎。看着自己沾满血迹的凤袍苏,长歌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从五年前自己落水被姬子卿救起那一刻,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那时他还是太子,自己花了三年时间助他登基。

  他为帝自己为皇后后琴瑟和鸣,为后的两年更是竭尽全力帮他除去摄政王。

  可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却落得左相一族满门抄斩,是自己害了爹爹和哥哥,没看清姬子卿的狼子野心。

  苏长歌在姬子卿殿前跪了两天,只希望看在这五年的情分上放过左相府。可等来的只有一纸废后诏书,和身为贵妃的右相之女宋惜惜为后的消息。

  更可笑的是堂堂天烬国皇后被废,竟幽禁于摄政王府。

  苏长歌环视四周,自己应该是在摄政王的书房。挣扎的起身,书房的四周挂满了自己的画像。

  有幼年的,有及笄之后的,最后一幅是自己两年前封后典礼的样子。

  抚摸着这些画,苏长歌记得自己与摄政王不过几面之缘,也只有在各种宴席上自己远远见过几次。大部分的印象都是姬子卿的描述。

  苏长歌只知道摄政王姬慕白是先帝最小的弟弟,与姬子卿一般大,却传言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战场千里取敌将首级,到也不是传言这个摄政王战功赫赫的确取了敌将首级。

  前几天姬子卿派他去边关,他竟然交出虎符乖乖前去。此去姬子卿不会放过他,斗了这么多年胜负已分了。

  苏长歌正分神考虑如何救爹爹,摄政王府的门被人打开。迎着阳光一个华服女子被许多人簇拥而入。

  “看来姐姐在这过的还很惬意啊,不像左相如今连个全尸都没有。听说你那未满月的侄儿直接被摔死了,真是可怜。”华服女子笑吟吟地说着。

  苏长歌扑向华服女子嘶吼着:

  “宋惜惜有什么你冲我来,我爹爹为助姬子卿出了那么多力,他不会杀我爹的。”

  还没有靠近宋惜惜就被旁边的人压在地上,苏长歌眼睛通红她只想杀了宋惜惜这对狗男女。

  “苏长歌,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左相那么精明的人怎么生了你这么蠢笨的女儿呢。”

  宋惜惜俯身用手拍着苏长歌的脸继续说着:

  “子卿这么多年不过是利用你,他爱的只有我,娶你不过是为了利用左相对付摄政王。如今摄政王已除,你和左相自然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宋惜惜突然收起笑容,衣服惋惜的模样,继续说道:

  “真是可惜父女一场你也不能去送送。你可知为什么成婚两年都未曾有孕,子卿每日给你送的补药可好喝?”

  苏长歌此刻什么都懂了,是啊自己果然傻。成婚两年未曾有孕自己还对姬子卿十分愧疚,亲自为他纳了右相之女宋惜惜。

  自己以为姬子卿也着急要个孩子只是不和自己说,所以才给你每天亲自送药,原来那每天一碗的补药竟是为了让我不孕。

  “苏长歌,我已怀孕三个月了,下个月就是我的封后大殿不过你看不到了。而且子卿承诺如果是个男孩便封他为太子。”宋惜惜抚摸着肚子。

  “哈哈,宋惜惜功高震主啊,姬子卿怎么能允许太子母族独大。我就看着你日后的下场。”

  苏长歌太明白了,姬子卿眼里只有他的万里江山。

  宋惜惜不停浮动的胸口,证明她现在很愤怒,但还是反驳道:

  “苏长歌,子卿和我是真心相爱与你不同。”

  苏长歌此刻就是在激怒她:

  “不同?哪里不同?你若不是右相之女他会娶你”

  苏长歌被人按在地上,宋惜惜用脚踩在她的脸上:

  “我的好姐姐,如果不是你两年前封后的就是我。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摄政王死在边关了尸骨无存。”

  看着已经说不出话的苏长歌,宋惜惜不介意再添一把火:

  “你是不是很开心啊斗了这么多年的人终于死了。也不知道他喜欢你什么,为了救你交出了虎符只身去了边关。”

  宋惜惜带人离开,只剩最后的笑声回荡在屋子里。

  苏长歌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她已经不顾这些了。爹爹死了,哥哥也死了,姬子卿更是连自己那未满月的侄儿也不曾放过。

  她目光空洞,微微颤抖的身体艰难的爬起。拿起桌上的烛火,却发现桌上放着一封信

  长歌亲启,苏长歌颤抖着打开信。

  见字如吾,

  心中自有千言万语,落笔却不知从何说起。本王只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也算报答你幼年陪伴之恩。本王求皇上将你幽禁摄政王府,不会有人为难于你。

  本不想让你卷入皇室争斗,但那年见你落入水中,我没有忍住,去救了你。原谅我没有告诉你。

  此生我活的如履薄冰,唯有幼年你是我的一点光。我知晓你爱的是姬子卿,他不是良人,可是我没有理由阻止你。只能尽全力护你周全,以后的路我已经尽力为你安排好,望你珍重。

  世人皆说如果能避免猛烈的欢喜,就不会有痛苦的来袭,可是对你这欢喜避无可避,我甘之如饴。

  姬慕白绝笔。

  苏长歌满眼泪水,幼年,陪伴,落水,一个个的字眼砸在她的心上。真相呼之欲出。

  幼年常常随爹爹入宫,自己经常偷偷跑到一座很冷清的宫殿里找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孩在玩耍,还偷偷给他带吃的。

  后来年龄逐渐变大爹爹便不在带我去皇宫了。五年前自己落水,在水中只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自己醒来便看见姬子卿,当时年幼,才子佳人英雄救美,多好的话本子。

  “原来是你······哈哈,若有来世我苏长歌定要让你们不得安宁。”苏长歌抱着信,挥手将油灯推翻。

  大火中,苏长歌看见了爹爹,哥哥,还有那个幼年的小男孩,他们微笑着。

  大火吞噬了整个摄政王府,皇宫中姬子卿站在城楼上看见火光冲天的摄政王府,皱了皱眉转身离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