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只想考科举
女配她只想考科举

女配她只想考科举

少年顾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0-09-26 23:01:02

(新书:《穿成小可怜后她又暴富了》已发,戳作者点击收藏,么么哒爱大家。) 科研大佬江暮寒一觉醒来,变成了个小可怜。 上有残疾老父,下有刁钻恶仆。 另有狠心伯父、阴毒表哥、心机堂妹在一旁虎视眈眈。 再看自己,胆小怯懦遭人欺负,连母亲留下的遗物都守不住。 天崩开局下,江暮寒却淡定从容。 或许,你听说过读书改变命运吗? 她摇身一变,考科举,登恩科,走花路。 内阁首辅是她老师,同学皆以与她并肩为荣,举国才子都对她推崇至极。 她却任你东西南北风,我自无动于衷。 一心只读圣贤书。 只是,那位全京城闺秀的梦中情人,权倾朝野的纪大人。 为什么却缠着她不放了? 说好的政敌呢? 纪迟蔚:我可以投诚。 江暮寒:……大可不必。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16

1 姐夫

  二月,春风携寒归。

  江暮寒裹紧了身上单薄的棉衣,双手交叠,紧捂着袖中的木盒。

  “少爷!”身后的人穷追不舍。“少爷,你快回来你不能这么做,老爷会生气的!”

  江暮寒充耳不闻,只一门心思往前跑。

  这身体长期营养不良,跑几步就气喘吁吁,‘他’已经筋疲力尽,靠一口气在撑着。

  “吁!”江暮寒拐过转角,迎面奔来了辆华盖马车。

  她双眸大睁,正要转身躲避,脚下却猛地绊了一下,砰地摔倒在地。

  眼看就要撞上时,驾车的车夫反应迅猛地勒住了缰绳。

  “咴——”黑棕色马高扬起马蹄,落在了江暮寒身边。

  “你搞什么?不要命了!”马车内一人掀开车帘怒声道。

  “少爷!”琼枝惊慌失措,顾不得其他,先一步扶起江暮寒。

  江暮寒手脚都摔破了,头上戴着的灰布帽子也不知掉哪去了。她发髻散乱满脸灰土,唯独眼神清明,淡扫了车内的人一眼,那人便噤了声。

  “大人,外面的人……似是江家的七公子。”

  车内端坐着的人微抬眼眸。

  “少爷可摔疼了?”琼枝瞧着江暮寒裤脚被血液浸湿,倒吸了口凉气。“你们……”

  目光触及到马车上的徽记时,她却忙住了口:“少爷,这是亲……纪家大公子的车!”

  江暮寒微阖眼,记得与女主有婚约的,就是纪家的大公子纪迟蔚。

  没错,她穿书了。

  在实验室连续熬了几晚,再睁眼人已经到了前几天同事拿来给她解闷的小说里,还变成了与她同名的恶毒女配江暮寒。

  书里的女主江兰若是她的堂姐,这本书是本重生文,堂姐重生后曾与纪家大公子定下婚约,也就是说,车里的人是她名义上的姐夫。

  “公子怎会在这周县?”车上下来一人,却是纪迟蔚身边的得力小厮。

  江暮寒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江家与纪家的婚事本是高攀,纪迟蔚偶尔来江府几次,江府必定是阖府上下一同迎接,她便是想不认识也难。

  “我们大人还有公务在身,不便耽误。这位姑娘,劳你先带公子去趟医馆。”

  “等等。”江暮寒忍着痛,一瘸一拐地走到车边。

  “少爷!”琼枝瞧着心惊胆战,想拉住她。

  这可是纪迟蔚啊,连江家官儿当得最大的江大老爷,也要在他面前卑躬屈膝。况且他还是江兰若的未婚夫,他们才刚被江兰若一家赶出京城!

  江暮寒想做什么?

  “姐夫。”江暮寒直接拉开车帘。“姐夫,是我呀姐夫。”

  琼枝:???

  完了少爷疯了。

  车内的人一身雪衣,眉眼如画。

  眉长而峰,鼻挺而直,唇线优美,连面部轮廓都宛若精心雕琢。加上一双璨若星辰浩海,却远望不见底的深眸。

  不愧是女主都得不到的男人!

  这长相说句妖孽都不为过,只他久居高位,气势逼人。一个眼神扫来,足以令人腿脚发软。

  “呜哇哇!姐夫,我终于找到你了!当初离开京城的时候,姐姐就说,遇到凡事不要慌,大喊三声姐夫,姐夫必然会出现!”

  江暮寒却不是常人,她一身泥泞,却还不知死活地用那双手,拽住了纪迟蔚雪白的衣角。

  “姐姐诚不欺我啊!”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