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么突然又甜又撩
她怎么突然又甜又撩

她怎么突然又甜又撩

时棠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0-10-09 16:06:14

【“宅写作”中短篇征文大赛优秀作品,全文免费】 二中大佬景深突遭横祸坐了轮椅,各路宵小自然排着队踩他一脚。 但景深没想到,生平第一次被围堵,却被一个看似柔弱、身藏暗器的小姑娘给救了。 舒映:前世你丧于皇帝赐予的一杯毒酒,而身为丫鬟的我无能为力。这一世,我要好好护着你! 景深:我就算死也……真香! - 若干年后,舒映刚从考古工地回来。 素面朝天、着装朴素。 偏又遇上死对头,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一遍嘲讽道:“被景深甩了以后,你还真是越来越寒酸了。” 舒映刚准备怼回去,服务生恭敬地朝她鞠躬:“二夫人,景二少在楼下等您一个多小时了,您要再不回家,他就打算在大厅里打地铺了。” - 1. 前校园后都市(主都市)+反穿+甜宠治愈 2.【坐轮椅的冷漠大佬X会暗器的甜撩班花】【独宠一人的霸道总裁X可盐可甜的考古仙女】 3.男主前期做轮椅,中期会好 4.男主不是替身不是替身不是替身说三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系列文《穿成杀马特了怎么破》

第1章 她回来了

  “还昏迷着吗?”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好端端的怎么会溺水呢。”

  “爸,是我的错,要是我再发现得早一些就好了。”

  “这怎么能怪你,要是没有你,映映恐怕已经没命了。”

  ……

  嘈杂的讨论声萦绕在耳畔,舒映眉头轻蹙,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入眼是一片白色,顶上灯光刺目,照得她差点睁不开眼睛。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映映,你醒啦!”一个两鬓微白的男人撑在病床边俯下身,语气是带着雀跃的,但脸上并没有太喜悦的表情。

  舒映的脑海里自动跳出了关于他身份的记忆,这是她的父亲舒远。

  可是,她明明是个孤儿啊?

  见她不说话,她的父亲似乎也并没有意外,一边喊着“医生”,一边走出了门口。

  “烦死了,居然还真醒了。”

  “你小点声,当心被你爸听见。”

  见病房里只剩她一个,另外两个女人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表情嫌恶,语气不耐。

  舒映迷茫地朝两人看了许久之后,终于记起来了。

  她们之中卷着一头大波浪、妆容艳丽的中年女人,是她的后妈余媚。而那个和她看着差不多年纪、长发飘飘的小姑娘,是她后妈和前夫的女儿余恬。

  而她,讨厌她们。

  当然,她们也很讨厌她,所以双双翻了个白眼便出去了。

  舒映闭上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她不是应该死在府中了吗?为什么会躺在这个地方?

  而周遭的一切,明明她都没有接触过,却为什么又是那么地熟悉?

  她知道这里叫“医院”,床头那个黑黑的小盒子叫“电视机”,旁边米色的可以坐人的软椅叫“沙发”……

  明明在北融,并没有这些称呼啊。

  瘦削的小脸越发苍白,她坐起身,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腿,仿佛那样可以寻求到一丝安全感。

  过了一会儿,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进来帮她检查了一番,笑着对舒远说“应该没大碍了,不过以防万一还是最好再住院观察个两天。”

  “好的,谢谢医生。”父亲起身又把医生送出门口。

  舒映趁这个无人的时机,躺下将自己蒙着头裹进了被窝里。她并没睡,但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理清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状况。

  舒远再进屋时,发现她又睡下了,便也没打扰,转身又出了病房。

  听到关门声,舒映偷偷露出了一对无措的双眼,黑亮的瞳仁转了转,心跳终于渐渐慢了下来。她缓慢地下床,在病房里绕了一圈。

  茶几上有个电子时钟,显示时间是2015.06.14 19:32。床尾贴着她的名字和年纪:舒映,18。光着脚走到浴室,视线对上镜子里的那个面色苍白的自己,舒映彻底迷茫了。

  这是一个和自己长相、姓名、年纪一模一样的人,只是生活的时代,应该比自己晚了很多很多年。她不确定具体晚了多少年,毕竟当时还没有公历纪年。

  舒映愣愣地站在镜子前,脑子里像有两个小人在相互拉扯,争夺着她记忆的所有权。

  那究竟,这两段记忆,哪一段是梦境?哪一段是现实?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