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你老婆要翻天了
顾少你老婆要翻天了

顾少你老婆要翻天了

思羽长安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0-07-07 09:55:01

从来没有上过学的秦筝,十七岁被强制送到学校读高三。
豪门姨妈:顾家是名门望族,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你们姓秦的一家子穷光蛋,是配不上人家顾少的。
豪门表妹:顾少是我的,哥哥也是我的,你休想跟我抢!
【刚转来学校第一天的秦筝,就因为打架进了派出所,大家都以为她会被开除,结果派出所亲自送上了见义勇为的锦旗,筝姐一战成名!】
情敌一: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看就是学渣。
第一次月考,秦筝的大名挂在了年级第二的宝座,第一是顾少!
情敌二:什么学霸,一看就是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本小姐钢琴十级,她会什么特长吗?
筝姐技能逐渐解锁之后,大家惊愕地发现她不仅会弹钢琴,还会书法,画画,滑板,赛车以及黑你的电脑,隐藏身份多重,超乎你的想象。
情敌三:再厉害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没钱没势!
某迷弟:你管CK继承人叫没钱没势?她有十八个师兄师姐,乃是遍布各行各业的精英大佬,至于她爹,是大佬们的爸爸。
顾少:你说本少媳妇儿没钱没势?

男女主双学霸双大佬CP,都有多重隐藏身份!
顾少表面高冷,内心腹黑,遇上女主后没脸没皮,颜值智商双在线,筝姐又美又飒,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绝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六十五章 尾声

第一章 顾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八月底,正值开学季。

  C市赫赫有名的清源国际大酒店顶层餐厅,阳光透过玻璃墙,洒在窗边的座位上,别人都坐在阴凉处,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卷发女生偏偏坐在阳光里,她侧着脸望着窗外,看不清正脸。

  但只是一张侧脸,足够令人驻足。

  身旁坐着的中年男人与她有六分相似,身形健硕,五官俊朗,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浑身透着一股成熟霸气,坐得十分笔直,像是多年养成的某种习惯。

  男人抬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那腕表看着并不起眼,但若是识货的人,会认出这是早已经停产的瑞士MP军用手表,如今已是价值不菲。

  男人刚垂下手,便看见了走出电梯的女人,立即站起来,低头喊了声卷发女生:“阿筝,你大姨来了。”

  秦筝动都没动。

  虽然已经十年没见了,但秦筝还是从表情认出了那个女人。

  虽然是她的亲大姨,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总是瞧不上母亲瞧不上她,母亲过世那几年,更是没给她好脸色,甚至还想着把她带到很远的地方卖掉,可惜她太警觉机灵,记忆力又太好,自己逃回来了。

  一天一夜,她永远忘不掉她到家时,朱清语看见她时的震惊和厌恶,眼神中连一丢丢愧疚之意都没有。

  这么多年,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朱清语一身贵妇打扮,眼神倨傲的上下打量父女俩,眼神厌恶且不耐:“秦叶城,当初你骗了我妹妹,她还没有生下秦筝你就消失了,直到她死你都没有回来,后来秦筝七岁了,你回来了,说要给秦筝最好的生活。”

  她再次打量了一眼秦筝的穿着,黑色裤子黑色板鞋黑色宽大的T恤,除了头上那顶黑色的鸭舌帽上面有个白色的字母Z,简直跟个黑无常似的,也不知道从哪个路边摊捡的便宜货,看着就寒酸。

  再看看秦叶城,一身像样的西装恐怕都买不起,穿了一身普通的迷彩,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男人很英俊,即便是简单的坐在那里,也能给人一种十分沉稳的安全感。

  也难怪当初妹妹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可惜了,是个穷光蛋!

  一个男人,长得再好,没有钱也绝对不能嫁。

  “这就是你说的最好的生活?你还在做那个经常出差工资不高的工作?怎么?现在连读书都供不起了,打算送回来,真当我们朱家是慈善机构啊,赔了一个女儿给你还不够,还要给你养女儿啊,秦叶城,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也不知道我妹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竟然会看上你这样一个没本事的窝囊废。”

  秦筝蹙眉,十年不见了,这女人不是没变,是更讨厌了。

  秦叶城心有愧疚,并不计较:“我这次来找大姐,是想要小筝的户口本,还有见见老人家。”

  朱清语冷哼:“你想得美,我妈她心软,见了这丫头肯定会留下来,她没有钱,最后还不是落在我头上,户口本可以给你,人,你想都不要想。”

  从包里掏出户口本,扔过去。

  秦筝皱眉,眼神凉凉地看着朱清语。

  秦叶城拉住秦筝。

  朱清语看了眼秦筝,冷笑:“怎么,还想打我?秦叶城,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你教了十年,不光人落魄了,性子也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半点教养也没有,见到长辈名字也不叫。想想当年我妹妹多温柔善良的人,要嫁什么有钱人不能嫁,偏偏铁了心要嫁给你这样没钱没势的窝囊废,现在好了,自己一个人凄凄惨惨的病死了,生个女儿还半点不像她,跟个野丫头有什么区别。”

  “大姐,你可以说我,不要说小筝,她是个好孩子。”秦叶城面色不悦。

  “好孩子?”朱清语摇头,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放在桌上,施舍道:“算了,懒得跟你们多费口舌,这是一万块钱,拿去吧,从今往后,你们父女俩不要再出现在我们朱家人面前,我妹妹早死了,我可不是你的大姐。”

  秦叶城看着桌上的钱,没说话。

  秦筝一把抓起,朱清语嘲讽的勾唇,果然是没见过世面见钱眼开的东西,下一瞬,顿时笑不出来了。

  一万块钱狠狠地砸在她脸上,朱清语捂着鼻子,怒骂:“秦筝,你这个没有家教的野丫头,疯了是不是?”

  秦筝一脸淡然:“不好意思,没见过这么多钱,太激动,手滑了。”

  朱清语气冲冲起身,指着父女俩,咬牙切齿:“好,有骨气是吧,有种以后别来求我。不,你们父女俩最好永远消失,永远别出现在我们朱家人面前。”

  说完捡起地上的钱,怒气冲冲的走了。

  不远处,清源集团少东家骆清河听到动静,歪着头看过来,不由得拍拍身边人的胳膊:“顾少顾少,那个女人不是……”

  朱清语已经走到近前,他怕对方听见,赶紧闭了嘴。

  骆清河身边的男生一身清贵气质,目光却落在了别处,那个一身黑衣戴着鸭舌帽的女生一根食指转动着深红色的户口本,白皙精致的小脸在一身黑衣的衬托下,更加显得肤若凝脂,宛若白玉。

  即便是阅尽千帆,他依旧觉得惊艳。

  “顾少,你在看什么啊?”骆清河察觉到身边的人看向了别处,忍不住顺着他的视线看。

  顾淮安收回目光:“没什么。”

  “骆少,您的菜齐了。”经理亲自上菜,骆清河摆摆手示意他下去,经理立刻走了。

  骆清河看着对面空着的座位,感叹:“半年了吧,徐景寅那小子还没好吗?也不知道他们徐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那些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绑架人,听说被打得那叫一个惨,四肢的骨头都被打断了,要不是那个叫CK的组织动作快,怕是小命儿都没了。”

  旁边的人不说话,他继续喋喋不休:“我猜一定是他爸在商场上得罪了人,对方故意报复他。我记得那天还是他生日,我们准备给他安排生日会,但他说什么都不去,你还送了他一顶帽子来着。这生日过得,够惊吓的。”

  顾淮安面色阴沉,突然站起来:“有事,先走了。”

  “哎,去哪儿啊!”骆清河一脸莫名地看着他飞快走了,转过头看着满桌的菜,这么多他一个人怎么吃得了啊。

  顾淮安一边走一边拨电话:“清源国际酒店地下停车场。”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黑色保姆车已经停靠在电梯门口,后车门打开,黑色西装的男人恭敬的站在门口:“顾少。”

  顾淮安面无表情上车,车子从地下停车场一路驶向城北,停在东安大厦门口,门口的安保看到车牌,立刻用对讲机跟上面汇报:“顾少来了。”

  另一个安保一路小跑上前打开车门,态度恭敬地叫了声:“顾少。”

  顾淮安微微点头,眼神清冷,明明只有十几岁的年纪,但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却足够震慑人心,仿佛身居高位的王者,让人见之心颤。

  顾淮安一路畅通无阻上了十八楼,用指纹打开门,各种精密的电脑设备闪烁着神秘的光,屏幕上流淌着让人看不懂的数字,更添几分神秘。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男人一身休闲,戴着无框眼镜,看见他有些兴奋:“来得正好,绑架徐景寅的那伙境外组织找到了,在M国。他们似乎消息灵通,善于隐藏伪造身份,流窜于各国,国际警方也拿他们没办法。”

  他调出几张人物资料图:“这几个人就是半年前入境参与绑架案的人,这个叫迈克的男人是带头的人,这次也是他带头。他们这次的任务应该是暗杀一个军事武器方面的科研人员,你知道的,他们组织专门干这个,只要钱够多,什么人他们都敢杀。”

  顾淮安单手撑着桌面,手边放着一顶白色鸭舌帽,上面黑色的G是他专属的符号,上面黑色的车轮印依旧很清楚。

  “算了吧,徐家都不追究了,你还执着个什么劲儿。”周学东取下眼镜揉了揉眼角,这半年顾淮安竟然老老实实待在学校,虽然不读书,但是说什么都不旷课了,基地交给他一个人管,事儿交给他一个人干,都要累死他了。

  “因为他们要绑架的人,是我。”他点了点桌上的帽子:“这顶帽子,是我亲手送给他的。”

  周学东睁大眼:“你是说他们认错人了?他们本来要绑架的人是你?那你们家的人知不知道?”

  顾淮安点头:“应该是知道了,不然也不会一直要我回去。那个解救徐景寅的CK组织查得怎么样了?”

  周学东正色道:“这个就厉害了,这个组织的消息真的是半点都查不到,别说身份资料了,连照片都没有一张正面的,神秘的很,你说他们明明是个安保公司,怎么搞得比暗杀组织还神秘?”

  顾淮安垂眸想了想:“查不到总联系得到吧,他们公司总是要接业务的。”

  周学东点头:“这个倒确实可以,不过他们和别的组织不一样,除了钱,还得听他们安排,而且你连人都见不到,用他们的话说,只要你花了钱,他们就会像空气一样在你身边保护你。”

  顾淮安表情严肃:“不管多少钱,联系他们,这伙境外组织都是国际通缉榜上的人,他们应该会很感兴趣。”

  “国际通缉榜上的人抓到本来就是有赏金的,他们组织里的赏金猎人本就是干这个的,你还要花钱请啊。”周学东看着他,不可思议,这小子是不是人傻钱多啊。

  “有了双倍赏金,他们才会优先去抓这伙儿人,少废话,赶紧联系,不管他们要多少钱,不用还价,都算我的。”顾淮安说得跟买白菜似的。

  周学东噎了下:“行行行,顾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这就去办。”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