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月亮睡着了
我的月亮睡着了

我的月亮睡着了

月是美人梳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4 10:40:03

【歌王&歌后/厨房杀手二人组/明月cp】 某天,明澈更了一条歌词博,在人人都以为是新歌的时候,他在最后@周月眠,祝她新婚快乐。 一时间微博瘫痪,全网沸腾,明月cp超话的七八万粉丝翻倍增加。 紧接着,周月眠晒出结婚证,而她的手机型号,和明月cp超话某大粉的型号是一样的。 周月眠小号掉马,人们才知道,原来这两位歌王歌后早就眉目传情了。 周月眠在日记里这样写。 我的月亮睡着了,所以他来做我的月亮。 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 带娃综艺(带有娃娃cp线)

第一章 以后别做朋友

  如果上天把我当梦抢走了,我能不能用满天星河复刻成一个一模一样的梦。

  ——周月眠日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楚明天要和明澈同台,周月眠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只有两个人。

  他和她。

  是他和她两年前的样子。

  也是独属于梦境的样子。

  周月眠被人工闹钟从梦中叫醒过来,甚至还有些不愿意从梦里面醒过来。

  “Nina。”

  看了一眼备注,周月眠皱着眉按下了接听。

  “醒了吧,我给你定了外卖,节目组九点派车来接。”

  “我醒了醒了。”

  听到周月眠反复强调着自己醒了,Nina就知道她是刚醒。

  “赶紧起床,今天录vip的内容,妆发自己收拾,化妆品我当时都给你收进行李箱了。”

  “嗯嗯嗯,马上起。”

  想着再从床上懒五分钟也不要紧的周月眠打开了微信,置顶的那个人这几天一直都在聊着,但想到今天要和他见面,周月眠还是取消了他的置顶,又打开了聊天框。

  他七点多给她发过的消息。

  日月:抽号码了。

  过了两份周,他又给他发过来一条。

  日月:号码是5。

  周月眠心一惊,赶紧回去翻自己和节目组的聊天。

  “周老师,我们随机编号已经出来了,您的编号是5,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您需要准备的曲目是《以后别做朋友》。”

  ......

  ......

  节目组不当人!

  两个人分手那时,她在明澈的网易云听歌小号上面看到他的周榜里,这首歌是听过最多的,于是她也循环了好久。

  让她唱这首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是和明澈合唱这首歌是很有问题的。

  ——

  周月眠从床上懒不下去了,整个人瞬间清醒。

  她打开门取了门口的外卖,随便的吃了几口,冲进浴室快速的洗了头发,一边做着护肤,一边等头发自动晾干。

  节目组的人到了之后,周月眠将将收拾完。

  这一次录制的是《爱与声》节目的半决赛,周月眠就是之前参加《爱与声》节目走红的,此次邀请的合作嘉宾也都是之前参加过节目的人。

  休息室有一个很大的电视,周月眠到的早,被带到了休息室,里面只有和她一起参赛的徐迅。

  “徐老师。”

  徐迅是在业内很受尊重的前辈,算得上是那一代摇滚乐的代表,也是周月眠小时候经常听的歌手。

  “小周,来的巧哦。”

  周月眠本不明白徐迅意中所指,迟疑了一会,听到电视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那不是刚巧,自己来的正好是明澈彩排的时候。

  周月眠用手指卷了一下头发,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工作人员。

  “现在都在彩排,我们跟几张彩排照,没有录像。”

  当年周月眠和明澈的事情是想要官宣的,对圈内的人都没有隐瞒,几乎大家都知道两个人谈恋爱的事情,那年周月眠在这个节目爆红,后来也来过几次同台的其他节目,就连工作人员也都知道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了。

  “辛苦辛苦。”周月眠含笑点头,装作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你性格变了挺多的。”

  当时两个人参加节目,周月眠因为不爱说话还被黑过不尊重前辈。

  “哈哈哈,那时候黑料那么多,心情不好见人就想打架,为了防止跟人打起来就只能少说话。”

  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来了,也都是来过节目的歌手,但是和周月眠不是同一季节目,大家只是客套的打了个招呼,休息室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客套起来。

  合作嘉宾陆陆续续的到达化妆室,刚刚在演播室里彩排的歌手也纷纷到达化妆间。

  随着他们一起到的还有导演。

  周月眠躲闪了很久,还是抬了下眼。

  都好久没这样见过他了。

  在微博热搜上倒是常见。

  就如同自己在看他......他也在看自己。

  周月眠不去理会明澈的眼神,把心思放到赛制上。

  “合作嘉宾的号码已经用微信发过去了,现在核实一下各个组别。”

  当读到五号是周月眠和明澈的时候,两个人的视线再一次相遇。

  这次明澈的视线带着些许的挑衅,周月眠把视线躲开了。侧过头去听导演说话,听话的像个小学生。

  “小周,需不需要和导演说换组,我跟你换。”

  徐迅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投来八卦的视线。

  周月眠脑补了一下徐迅和明澈合唱《以后别做朋友》的画面,笑了。

  “这首歌,也不是不能合唱。”

  ——

  今天并没有歌曲录制,只是做一个歌曲创作过程的纪录片。

  换句话说,今天是给vip用户准备的福利节目。

  再换句话说,就是抽到相同数字的两个人坐在一个屋子里进行歌曲创作。

  也不止两个人,还有跟着的录像小哥。

  看到其他人都和自己数字相同的人站到了一块,去找导演安排好的房间,周月眠为难的站起来,慢慢的朝着明澈移着步子。

  “小明,对我们小周照顾点哦。”徐迅经过明澈那边,故意的这样说着。

  “遵命,前辈!”

  周月眠看到徐迅和明澈说了句话,但是休息室有些吵,她自然是听不清说的是什么的。

  “徐老师和你说什么了?”

  周月眠在他身边站定,开口就是这句话。

  明澈失笑,都过了这么久,一开口还是这么尖锐。

  “前辈说,让我照顾你。”

  周月眠白了他一眼,显然不想再开口说什么。

  镜头都在呢,要克制着些。

  明澈这样想着,却还是继续和周月眠说话。

  “什么时候来的青林?”

  “周一,有个商演在这边。”

  “下周还要去录制别的综艺?”

  “嗯。”

  “你的行程怎么还这么赶,比两年前还赶。”

  “今年没安排演唱会,只是在做概念,还好。”

  “你想怎么改这首歌?”

  “原版印象太熟悉了,不太好改。”

  “那就按照原版唱。”

  “这是改编舞台诶,那样会很影响你成绩的。”

  “不会,这个只是给观众看的,只占比百分之二十......”

  ......

  ......

  跟着的两个摄像小哥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一段是应该录下来还是应该默默删掉。

  而前面的两个当事人恍若无人的一句一句聊着,摄像小哥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跟着拍摄。

  剪辑就是后期的事情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