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欠你了
我不欠你了

我不欠你了

沐妤不鱼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04 13:06:09

重生文《不见星辰只见你》 【全程虐】 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求死,即便是长眠于卡拉恰伊湖满身污浊,也心甘情愿。
她潦潦草草地活了二十几年,最后就连走,也逃不过那个男人的威胁,到底也是可悲。
但她命不久矣,即便他再怎么恐吓,也无济于事。
就当女人沉睡在他怀里的那一刻,他心碎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作者有话

第一章

  入冬的南城积雪皑皑,路上没什么人,几乎都在家里面吃团圆饭,气氛很祥和,很温馨。

  她也曾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隔着窗户,徐宁欢满是羡慕的目光始终留在里头欢声笑语的一家三口上,她看了很久,真的很久。

  直到里头的人察觉到,她才惊慌失措地离开。

  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趟墓园。

  周遭的空气变得越发凛冽,她也不在乎。

  脚步缓慢地向前挪动,似乎很压抑,不敢面对面前的墓碑,始终低眸。

  她害怕看到黑白照上的女人,因为那个女人笑得很慈祥。

  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难受,心如刀割,更加没有勇气。

  但那冰冷的墓碑上,刻着的是她母亲的名字啊,她知道母亲现在肯定不想见到她,但她必须来。

  她一步步走近,伸出颤抖的手去抚摸着那块墓碑。

  彻底绷不住泪,整个人双膝跪下。

  “妈,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磕了好几个响头,尽管脑袋嗡嗡作响,她也丝毫不觉得疼。

  这点疼远远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今天的墓园几乎没有人过来,她也是专挑这种日子才过来,毕竟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副邋遢的模样。

  徐宁欢仍是跪着,这时的额头上早已肿了一块淤青。

  “妈,我当初如果听您的话不和傅翊瑾来往,您现在是不是还会在我身边?”她苦笑一声,瞳孔里倒影出的除了空洞,再无其他。

  “我可真是任性,亲手把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弄得支离破碎。”

  “我真是罪人,应该死的人是我,不是您。”

  徐宁欢没有站起来,手撑着地面爬到墓碑前,额头碰在毫无温度的墓碑上,好像她的母亲就在跟前似的。

  “妈,我想你了,真的。”

  她闭着眼,泪水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当年,她确实既任性又傲慢,但她却因为傅翊瑾甘愿变换性情。

  谁知最后这一切的爱只不过是男人设下的圈套罢了。

  女人脸色惨白,穿得并不多,尽管耳根已经红得发紫,但她却不觉得冷。

  妈,您在那边还好么?原谅我这么久才来看您,真是不孝。

  我多希望能睡着,梦中有您,我不求您能抱住我,关心我,即便是对我又打又骂,我也感到十分开心。

  但我从来没有梦到过您,我竭力地在闭眼前回想着和您的点点滴滴,但老天就是不待见我。

  还有啊,不知为何,我最近似乎都没怎么合过眼了。

  妈,你知道么?医生说爸最近的情况已经好转了许多,只要在过段时间,或许就能正常开口说话了。

  所以啊,我得活着,本想着说去天国陪您的,因为我真的好累好难受,但我不能死,爸需要我,你也不会希望我死的对吧?

  没关系,您在等会儿,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三口会再次团聚的。

  一家人坐在餐桌前,您给我夹我最爱吃的菜,爸他在我们吃完后承担洗碗的责任。

  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爸他会让我给他捶捶背,您则是坐在一旁,让爸给您捏捏腿。

  我难过了,你们会过来哄我开心,我受伤了,你们会替我抹药。

  果然啊,唯有父母才是我徐宁欢这一生最宝贝的。

  但我却不知好歹地毁了你们。

  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我会赎罪,陪父亲走完接下来的路,在一起去陪您。

  等我们,妈妈。

  徐宁欢在内心喊着,顿时也有些累了,就这样陪着她的母亲,头静静地靠在墓碑上,等到天色暗沉下来后才离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