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门录
江湖奇门录

江湖奇门录

剑闯天涯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5-18 09:49:22

不让须眉震河山,英雄难过美人关。横空出世江湖传,奇书一览朝代换!一部奇书引发江湖武林中的殊死搏斗,各门各派的奇功绝技,及不传之秘,也争奇斗艳粉墨登场。然而,金钱名利皆浮云,情为何物无爱人。一将功成万骨枯,天下独尊有谁问!这是一部让人叹为观止最终陷入沉思的小说。
目录

4小时前·连载至第一百零五章惊世一战

第一章灭门惨案

  “什么,白闪电的老家白府出事了?一夜之间,一家三百八十一口全部葬身火海!这是谁干的?!”乾隆不由得从龙椅上跳了起来。

  森严的金銮宝殿一时寂静无声,落针可闻。殿下两旁文武大臣无不脊背发凉,悚然而立。目光却不约而同齐刷刷望向殿当中跪下的杭州将军。

  “回禀皇上,领侍卫内大臣白闪电白大人一向公务繁忙,很少回老家居住。他至今还远在大漠追查天下第一黑帮——墨清会的下落,对此一无所知!他的夫人香拳和一双儿女及府中家丁丫鬟总计三百八十一口,全部遇难!据前天仵作斟查现场结果表明:本案案发在前三天的一个夜晚,正好那天还下着滂沱大雨,无疑给罪犯创造了有利的作案条件。趁着大自然的雷雨之声掩护,翻墙进入府中,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杀人劫物后,又残忍地焚尸灭迹!并故意惊动四邻,引起周围邻居慌乱救火的混乱状态,趁机逃之夭夭!我们去现场斟查时,只见地上脚印杂乱,一片狼籍,哪里还有案犯的脚印!”杭州将军匍匐在地,陈述着案情的经过。

  “这无疑是江湖高手做案,很狡滑,很有反侦察能力,竟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乾隆也是震惊不已。

  “皇上,恐怖的还不是这些!更加令人恐怖的是:白夫人香拳乃江湖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她掌管的南拳门人才济济,手下俱是江南武林称霸一方的大人物,有武馆馆主,还有帮派舵主!试想,这样一位呼风唤雨手眼通天的江南武林领袖,如何会被人轻易灭门呢?!可想而知,这个杀人凶手武功手段均非比寻常啊!”

  殿内大臣们看得出来,杭州将军那胖胖的脸上已冷汗直流。情知他那是吓的!也难怪,如此惊天大案,凭他那小小的杭州府,也没有能力侦破此案呀!

  “红尘红大人,朕立即发道圣旨,将白闪电召回,任命他为钦差大臣,让他协助你尽快破获此案!”乾隆如此一说,令杭州将军红尘如释重负,暗暗吁了一口长气。

  原来他虽然远在浙杭,但也深知白闪电武功高深,一套追云逐电的少林剑法名震京师,在江湖上曾有:“宁遇恶鬼判官,不见追魂闪电”一说!如此一位武林拔尖人物帮助自己侦破案件,以后自己可高枕无忧,放心大胆地去做了!

  “谢主隆恩,还是皇上圣明!”红尘激动得连叩三个响头。

  白闪电接到圣旨后,快马加鞭,疾速赶路。胯下那匹大宛稀世名骑——汗血宝马,风驰电闪,亚赛飞龙在天,不到月余就到杭州。

  清朝共在全国设立十四个八旗兵驻防将军,杭州将军只是其中之一,是地方最高长官。驻杭州,辖浙江,好比现代的城防卫戍司令。杭州将军是浙江八旗兵第一级最高长官,实权虽然不及ZJ省总督大,级别却高于对方——因为他直接归皇帝管辖,是从一品,总督只是正二品。红尘在杭州将军府衙门接待了钦差大人白闪电。

  白闪电剑眉凤目,国字脸,大嘴唇,头戴花翎,一袭官袍,欣长的身材如玉树临风。他是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人,开国元勋钮祜禄·额亦都之曾孙,辅臣遏必隆之孙,大臣尹德之次子,清朝大臣。现官拜领侍卫内大臣一职。

  红尘向他介绍了案情经过,并详细阐述了案情的重要性及皇上下旨侦办的迫切性,不料白闪电眉头一皱,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将军的话:“敝府内的十条狼犬,也无一生还吗?”

  红尘眯着两只绿豆似的小眼眼,笑了,心道:“我是本着尊敬你的态度,亲自给你讲解案情的!你倒好,一点不给本官面子,一句话就打断了我的话,让本官当着这么多手下官员的面,实在下不了台!”

  如果白闪电不是皇上的钦命大臣,他早就发作了。旁边陪坐的各级官员,也是抬头惊愕地瞪着白闪电,心道:“他惨遭家破人亡以后,对娇妻爱子只字不提,现在发什么神经,居然念念不忘的竟是家中的几条狗而己!”

  “你怎么了大人,我的狼犬是否还在人世?你倒是说话呀!”显然,白闪电急了眼。

  红尘冷冷一笑,道:“不错,据忤作鉴定技术结果表明,尸骨中确实有十条狼犬和两只波斯花猫,另外还有六只笼养画眉,一对鹦鹉……”

  “够了!”白闪电举手势打断了他的话,脸色胀得通红,电目环视四周,突见满屋子的官吏都在蔑视自已,好象自己是个疯子一样!

  他背过身去,稳定一下情绪,转过身对红尘鞠了个躬说:“红大人,让您见笑了!其实我的意思是说:我家那十条狼犬均是我专门训练出来的,个个能飞檐走壁,窜高伏低,不但能闪电般躲过敌人的枪弹飞刀,而且还能叼起人的身体,救护到安全地带!你也知道,因为工作关系,我长年不在家,家中又没有养保镖——这十条狼犬无疑就是我家最忠实的保镖啦!”

  红尘五十多岁年纪,身子已经发福,整个人象只马桶,从头到脚一样粗,脸上总是笑呵呵的,显得和蔼可亲,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他是满人,满洲八大姓之一富察氏,虽二十年前做官到杭州,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很有感情。膝下只有一个闺女,视若掌上明珠,长大了更是娇生惯养。不料一日,女儿突然只身去了BJ,说是看望舅母,可一去顿如泥牛入海,音讯皆无——这一直是红尘夫妇二人的心病。现在见白闪电家破人亡的惨状,登时又想起了自己女儿的情形,油然而生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走过去拍了拍白闪电的肩膀,黯然道:“白大人,据我们的线人报告:这很有可能是江湖传闻的中原黑道势力所为!”

  “什么?!”白闪电睁大了眼睛。

  “十天前,杭州城守尉严谨盘查到,由中原潜入我境内四个可疑人物,一直派人暗中跟踪。不料他们江湖阅历深不可测,防侦查能力极强,很快便如鬼化形,再无踪影。而那几名跟踪捕快俱皆抛尸闹市,死状惨不忍睹!”

  白闪电陷入沉思。由于自己是满人,乾隆皇帝不知考虑到哪方面的问题,自从加入大内以来,从来就没有派遣自己到中原去执行任务!自已与中原的江湖黑道又怎么会结上怨?若说父亲尹德吧,更不可能!据母亲讲,父亲虽然原先在国史馆做总纂工作,但早在十几年前就患怪病而逝,现在母亲也已仙逝,早成杯土黄泥了。他们两位孤苦老人又怎么会与尔欺我诈的黑社会挂上钩呢?不可能呀!

  “红大人,你的人在哪个大街被杀?”

  “就在百官门(也称武林门)大街,距离我们将军府衙门不过1百米——好象案犯嫌疑人故意做给我们看的!”红尘的微笑不见了,在心底又涌现出玄冰般的寒意来。

  白闪电突然正色说:“请给我两个人,三天内我查出这四个嫌犯的底细!”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一时间,满屋子的官员又将目光齐刷刷射了过来,嘴巴全嘘成了0型:“三天?!你吹牛吧你!”红尘也认为白闪电有点过狂!毕竟是皇帝身边的红人!

  “两个人?够吗!”

  “足够!”白闪电镇定自如,目光如炽。

  第一天,两名捕快跟着白闪电逛了全城的酒肆,客栈以及戏院。当然,三人都是身穿便装,俨然一位公子哥领着两名打手,在闲逛闹市。所到之处,一个比一个高级,一个比一个浪漫,不但品尝山珍海味,奇馐美食,而且还享受梨园名角名媛的莺歌燕舞和搔首弄姿的刺激感受。

  两个捕快心头暗喜,本想着跟上这个狂人的班算倒了八辈子的霉,不料事与愿违,竟一连大模大样进了这些平时连看一眼都不敢看的高档娱乐场所。这个钦差大臣真有钱,进场时大把大把甩银子的那个潇洒劲,让人看了都嫉妒恨!

  就这样,一天在快活无比中度过。当白闪电在将军大人特供的驿站客房门口说声:“明天见!”时,两名捕快如获大赦,知道今天总算安然度过,心中担心的苦差事不会出现了!二人暗自拍下了手掌,欢喜地跳了起来。随后各回各家,对家人美美地大谈了一夜今天的幸运。

  第二天,更是美差。两名捕快跟着白闪电,轮番钻了全杭州的妓院和大栅栏。杭州是浙江的一个重镇,在历史上素有鱼米之乡的称号,可想而知有多富饶了。光妓院就有几十家之多,什么“桃花巷”,“暗香源”,“兰花拈”,脂粉香浓,美女不断,裸胸露肩,撩人心魂。

  这一下,对于年轻力壮的两个捕快来说,可开了眼啦。平时两人可说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确切地说,没这个银子!要知道每个娱乐场所,光进门费就是他们一月的奉禄!现在,有白闪电自己掏银子请客,两人何乐而不为?可惜白闪电有明文规定,不准真枪实弹,走走过场就行!要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已是来干什么的!

  一天又是轻松自在地过去了。两名捕快甚至暗中祈祷:但愿明天也这样过去,那四个杀千刀的嫌犯滚得远远的,千万别出现!

  然而,世事如谜,谁又能知道明天究竟要发生什么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