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校草的亲闺女
重生成校草的亲闺女

重生成校草的亲闺女

南风来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1-02-02 19:50:37

【爆宠+爽文】
海城傅霈,桀骜暴戾,又痞又狂,人人都不敢靠近他,直到有天他身边多了个小姑娘。
小姑娘生的冰肌玉骨,唇红齿白,乖的要命,成日缠在他身后絮叨,“不许抽烟,不许打架,不许说脏话!”
众人看到一向凶的要命的人,却跟乖孙子似的低声下气哄着小姑娘,“你他妈别哭,老子听你的就是了!”
一众女生心碎,哭着询问小姑娘如何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方法。
小姑娘翻了个白眼 :因为他是我亲爹呀!
_
一朝重生,傅听回到了二十年前,这个时候她的影帝父亲还是学校里的少年,还没有得上绝症。
傅听决定挽回悲剧,让父亲提前走上社会义接班人的道路,早点带领她过上挥金如土的日子。
_
京城新贵岑先生,清风霁月,克制禁欲,大家都以为这位天上仙不会动凡心。
后来,有记者拍到他和傅霈同进同出,顿时轰动了娱乐圈。
#爆!影帝傅霈与岑倦两人虐恋情深,表面捅刀私下恩爱!#
岑倦微博:这是我老丈人@傅霈
傅霈转发:我女婿,了解下@岑倦
傅霈含泪发完微博,转头就揍了岑倦一顿,拐了老子闺女,还要老子给他擦屁股!
全网:???
从兄弟情过度到父慈子孝画风未免有些过歪?
目录

1年前·连载至重要通知!必看!

第1章:重回过去

  【本文架空,无逻辑爽文】

  海城。

  三月初春的温度还有些发凉,市中心的一条胡同路边的回收站前,一个女生吸引了来来往往行人的目光。

  她穿着一件慵懒风的蔚蓝色针织开衫,下身是JK 式设计的纯白色褶裙,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白到发光的腿。

  小姑娘长得很好看,黑亮的自然卷头发,蓬松的挽成一个花苞头,微微垂着鹿眸,睫毛又长又密,浑身上下透露着不属于这个年代常人的矜贵气息。

  回收废品的女老板放下手里的杆称,从腰间的挎包里数出几张褶皱的零钱,“小姑娘,一共是五块七毛!“

  傅听珍惜的把可怜的几张钱攥在手里,惹眼到不行的眉眼微微蹙起,糯糯的道,“怎么就这点啊,我捡了好几个小时呢,附近的塑料瓶子都被我捡光了。“

  “小姑娘,你有所不知啊,现在像冰露等稍软一些的饮料瓶子,一毛钱4个,像可乐瓶子一毛钱3个,而原来都是1毛钱两个,或是1毛5两个,给你这价格已经算高了。”女老板说着,上下打量傅听一眼,渍了一声,“我说小姑娘,你穿的这么好,也不像穷人家的孩子啊,你家人怎么舍得你跑出来捡废品?“

  其实不只是女老板觉得好奇,四周行人也都奇怪的望着傅听。

  在这个刚刚解决掉温饱,普遍不懂打扮保养穿的灰扑扑的年代。

  傅听粉嫩娇艳的样子,就像一朵不知人间疾苦的富贵花。

  -

  傅听还真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她是从二十年后穿过来的。

  她本是影帝傅霈【pèi】的女儿,从小过着民脂民膏的富足生活。

  未曾想傅霈的黑料被恶意爆出,一夜之间,傅霈从万众瞩目的国民男神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还没来得及洗白,傅霈又被检查出得了绝症,最终没能熬过去死掉了。

  唯一的亲人没了,傅听并没有被打挎,她认定背后有人搞她爹,她不能让爹死了都被千夫所指。

  她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去找幕后黑手,为父亲正名,刚查出一点苗头,就不小心掉河里淹死了。

  或许是因为她跟傅霈父女俩凉的太快,就连上天都看不过眼,所以让她重生到父亲读书的时候。

  这骚操作,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这个时候,她爸傅霈才18岁,在海城一中读高三,还没有成为娱乐圈的日天日地的霸主,当然她也不再是那个挥金如土的千金大小姐。

  现在她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先捡破烂攒够去找傅霈的路费。

  傅听吸了吸鼻子,白皙鼻尖有点红,“再多给三毛钱吧,凑成六块,六比较吉利嘛,您会六六大顺的。“

  女生合手做出请求的姿势,她手指纤细,骨节流畅,精致的像摆放在名贵橱窗里,毫无杂质的青脂玉。

  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女老板不由心生怜爱,多给了三毛钱。

  傅听道了声谢,余光看到贴在后面的日历显示出今天的日期。

  傅霈有写日记的习惯,他死后,傅听抱着他的日记啃了个遍,深深地记得就是今天,傅霈因为跟一群混混打架,被关进了少管所,留下了案底,后来被爆出的黑料就有这一项。

  上天给她重来一世的机会,她一定要阻止未来的悲剧。

  事不宜迟,傅听转身跑去路边打了辆车,报了个地址。

  -

  傅听来到了一中旁边的游戏厅,她记得傅霈日记上写的打架地点,就是在学校边上的游戏厅附近。

  傅听不确定是不是面前这个游戏厅,她只知道这游戏厅是专门给学生开的,来这里的基本都是一中的学生。

  傅听随手抓着路过的一个男生问,“同学你好,请问一下傅霈在这附近吗?”

  那男生本来还沉浸在傅听的神颜中恍恍惚惚,听到傅霈两个字,脸上痴迷的神色转变为惊悚。

  “不,不知道……”他说完转身就跑,仿佛身后有鬼在追。

  “……“

  傅听漂亮的眉头拧成了小疙瘩,又去问其他人,奈何听到傅霈两个字,都避如蛇蝎。

  虽然傅听知道傅霈脾气不好,经常黑着个脸能吓哭隔壁小孩,可也没有洪水猛兽到这地步吧。

  爸爸年轻时影响力就这么有影帝范儿了?

  正当她头秃不知如何是好时,前方传来一道娇羞的表白声,“傅,傅霈同学,我喜欢你!”

  傅听循着声音望过去,首先看见的,是一个拿着情书的女孩,女孩正对着游戏厅侧门边的一道巷口,里面走出来五六个戴着蛤蟆镜,穿着花衬衫,喇叭裤的少年,这打扮在这年代,就是时尚的标志。

  而被女孩表白的,自然就是走在C位的傅霈。

  他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校服,拉链拉到一半,内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没系。

  少年清瘦挺拔,脸部线条深刻,生的十分好看,黑色碎发下,一双眸子漆黑如点墨,似隔着冬日清晨的雾霾。

  他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烟,漫不经心抖烟灰的时候,领口歪了一下,露出肤色冷白,单薄精致的锁骨。

  20年前的傅霈,同20年后的傅霈,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现在的他看起来很青涩,眉宇间少了被社会毒打过……啊呸!岁月历练出来的沉稳。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