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竹马白切黑
病娇竹马白切黑

病娇竹马白切黑

凤卿01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0-09-01 19:30:50

【新书:《哥哥不经哄》《反派真千金她燃爆全球》,正在连载中,欢迎收藏】 “暖暖……对不起,我、我……”他转身就看到她静静地站在他身后,那一瞬间,他的世界仿佛崩分离析。 “下次我来就行了,别脏了你的手。”她走过去牵起他的手,冷冷清清的模样,偏生是他阴暗世界中的一抹光。 “他们说你坏话,我才这样的。”他潮了眼角,又变成了那副软软糯糯的模样,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角。 倒地不起的一群人:“……”呵呵,秀恩爱。 病娇竹马很能装,在她面前小白兔,转头就是个变态,偏偏清冷学神看不清,他们恨!太恨了! ——白暖,你醒醒啊,那不是个好人!!! ——噢,我宠的,有意见? (甜宠,超甜,甜掉牙的那种甜)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求收藏

小白兔竹马

  十二月中旬,四下一片纯白,刺骨的冷意弥漫在大街小巷中。

  白暖站在落地窗前,身后的书桌上放了高二的试卷,写了很多。

  她双手插兜,看着窗外的景色,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盛满积雪,白净的小脸上,没有表情。

  “暖暖,去帮你妈买瓶酱油来,她刚刚又打翻了一瓶酱油,我就说了,让她好好坐着看电视,她就是不,非给我打下手……”白父系着围裙,从厨房里伸出来一个头,喊了一声。

  白暖看了眼他们,没说话,只点头,转身便往玄关处走。

  白父虽然嘴里抱怨着自家老婆,可是那眉眼中的宠溺,怎么都消不掉。

  “好心帮你,你还不乐意,哼,能怪我嘛?”白母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出来了。

  “暖暖,顺便买袋饺子皮回来,你安阿姨今天回国,我们晚上包饺子吃~”

  “好。”白暖点头,面上并无多大的情绪,一双乌润澄澈的眸子里,依旧积雪皑皑。

  白母没说话了,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白暖这个名字,当初白父取的时候,可是抱着一腔热血的,希望自己的女儿,以后长成个暖融融的小棉袄,可惜……

  事与愿违,白暖性子天生就一副冷冷清清的,不怎么喜欢说话,也不喜欢撒娇。

  白父是放弃了,自家女儿,还能咋滴。

  另一边。

  白暖打着伞出了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余一双眼睛在外面,因为冷风吹过,眼眶冻得微红,泛起一层水光。

  她刚买了酱油,转身便想去买饺子皮,谁想到,一个转身,就被人给撞上了。

  “呃……”白暖跌在地上,手不小心按上了摔碎的酱油瓶碎片,闷哼一声,黛眉蹙起。还没开口,身前就伸出一只手来,白白净净的,指尖因为冻着了,有点儿红红的。

  “你没事儿吧?”安阳看着眼前包成粽子一样的女孩,眉头微皱,一想想自己还要去找人,心头有些烦躁,半蹲下身子,伸出手去,想扶她起来。

  白暖抬眸看向他,眼底依旧风雪凌人。

  有些人,你遇见的那一刻起,你就知道,是她了。

  她不需言语,不需任何动作,她只安安静静地看着你,你就知道了。

  是了,这是他的暖暖,是他的救赎。

  一眼,他心中的烦躁被抹平,心头泛起莫名的情绪,他抿了抿唇,吸了口气,对着她笑了笑:“暖暖,好久不见。”

  白暖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面容精致,白皙又温软无害的模样,一双眼睛里,澄澈极了,笑起来的时候,像是春风从他眼底拂过,好似有光撒下。

  后来,白暖才知道,或许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对他上了心,以至于以后都的各种事情发生后,她对他,颇为纵容。

  只是此时,白暖显然是想不起来这号人物了。

  只皱着眉站了起来,手上也没什么事儿,多亏了她的手套,只是被硌了一下。

  “抱歉,我不认识你。”白暖拍了拍身上的积雪,手套有些脏了,白色的绒毛手套上,沾了酱油,她视线落在上面,微微抿了唇。

  下一刻又抬头看向他:“刚刚我买好东西转身,你自己撞过来的,打碎了我的酱油,是这样没错吧?”

  “不好意思啊~”安阳站直了身子,一米八的大高个,站在她面前,背着手,跟个犯了错的小朋友一样。

  白暖不知怎么,心头募地软了一下,本来是想让他赔偿的,一开口就是:“下次注意些,雪大,摔起来会疼。”

  一句话说出来,她默了默,她觉得,可能刚刚摔傻了,无缘无故的,关心一个陌生人做什么?

  对面那人却是点头笑着:“暖暖,我是安阳,刚跟我妈回来。”

  噢,安阿姨的儿子啊。

  白暖点头,面上依旧冷淡,转身又去买了一瓶酱油。

  “暖暖,我给你拿吧。”安阳咳嗽了两声,站在她旁边,声音放得有些轻。

  白暖看了他一眼,将酱油递过去,自己在前面走着。

  没让他赔酱油,就拿一下也行。

  两人一路无言,买了东西后,就回了家。

  一进门,白暖就看到了坐在她家里的人。

  “安阿姨。”白暖问了一声好,从安阳手里拿过酱油,进了厨房。

  安阿姨跟她妈妈是好朋友,除此之外,白暖并不记得其他,可能也是不关心吧。

  白母叹气:“哎,我家这闺女,哪儿都好,就是性子冷,也不知道随谁。”

  “这不挺好的嘛,懂事儿,再说了,你老公还不够疼你啊~”安阿姨笑着。

  两人又说了些事儿,白暖没听,进了书房,安阳尾随。

  白暖有点不能理解,自己眼前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一直在看着她,目不转睛。

  “抱歉,你这样盯着我,我没办法写作业。”白暖最终停了笔,看向面前的男孩。

  “暖暖,你陪我一起玩?”

  白暖盯着面前的人,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出去。”

  安阳抿唇,耷拉着脑袋出去了,关门的时候还偷瞄了一眼白暖。

  门被轻轻关上,白暖吐了一口气,喝了口水,低头又写了起来。

  晚上。

  吃饭期间,安阿姨表示,自己已经在隔壁买了一间房,以后两家就是邻居了,而且安阳还会在这里念书。

  白母当即表示,让白暖带着安阳,正好她学习好。

  “暖暖啊,正好安阳刚回国,还不懂,你多教教他。”白母发话了。

  安阿姨也附和:“是啊是啊,暖暖,你看你安阳哥哥,学习是真不行。”

  被点名的白暖,默默吃下嘴里的饺子,看了眼对面的安阳,少年垂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灯光从上打下,笼罩在他柔软的发顶,带着些许的不真实,他忽而抬眸,对上白暖的目光,弯了弯眸,一副乖巧软萌的样子。

  像个小太阳一样。

  白暖抿了抿唇,破天荒地没有拒绝。

  一拍两合,就这么定了下来。

  吃过饭后,安阿姨也没多留,反正就住隔壁,来日方长,同白母打了招呼后,就带着“乖巧”的安阳回去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