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姜琰珺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20-06-13 11:26:18

新文已开《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欢迎小仙女们哦 被雷劈死的她醒来竟变成了神兽九尾……猫? 真是有口难言有苦难诉啊..... 却意外的运气爆棚,被猫奴大神捡回了九重天。 从此她只想过上咸鱼般的神仙生活。 什么?大神看上自己了,要娶一只猫为妻?要不得要不得,还是趁早溜走为上。 —— “殿下,尧姬的脸被您的九尾抓花了!” “本殿的猫可有受伤?” “殿下!九尾和尧姬打起来啦!” “本殿的猫可有受伤?” “殿下,九尾跑了……” 某神冷笑中:“本殿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跑路中的某人后背一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536章 番外·你是生命的烟火(完结)

第1章 天降正义被雷劈

  晨光熹微,碧水茫茫。

  不见边际的天海交接处,一轮红日悄然跃出水面,映亮了烟波浩渺的殷川。

  殷川岸边怪石嶙峋连绵不绝,一块还算平整的岩石上蹲着一只乳白色的九尾猫,揣着双手眯着眼盯着东方的红日,九条蓬松的大尾巴不停地扫来扫去,看起来很是烦躁。

  她能不烦躁吗?云婠婠在心底默默叹气。

  世人都说神仙好,她倒是真的穿越来了神界,而且……穿越到了神兽的身上。

  有口难言,有苦难诉啊。

  对于自己现在的形象,云婠婠只能用奇葩两个字来形容。同时也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本是在家中看书,刚看一眼时间,原本阴沉沉的天空突然咔嚓一声巨响,一道天雷顺着阳台劈进了室内,硕大的闪电光球在屋内乱窜,她吓傻了,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哆嗦。

  那闪电像是有组织有预谋一样窜几圈后直奔她而来!

  头发倒竖牙关颤,一路火花带闪电,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飘在空中了。

  嗯,没错,活生生被雷劈死,当场去世。

  云婠婠欲哭无泪的看着地上已然变成尸体的自己,花一样的年纪啊,就这样被劈的外焦里……嫩不嫩也不知道。

  迷茫中失去意识,有飓风眼一样的金色气旋吸引着她,再醒来,就变成现在这九尾猫的形象了。

  太阳逐渐升起,金芒普照殷川。

  铜色的猫眼被晃成了一条线,云婠婠不再盯着太阳,而是低头望向水里面自己的倒影。

  碧波无痕,倒映着一张滚圆的猫脸,云婠婠抖动耳朵,表示从人类的角度观赏,这胖猫还真是可爱,只不过……

  她站起来将屁股扭过来,水里马上映出她九条毛茸茸蓬松的大尾巴。

  实在想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九尾猫的存在,她只听说过九尾狐。

  从小到大也算是资深猫奴,各种品种的猫她也养过不少,可就没见过这么个鬼东西。

  这样也算是特别吧,还挺好看的,云婠婠这样安慰自己。

  “呦,我怎么不知道,这世上除了我之外,还有另一只九尾狐?”一个动听的男声的声音从背后悄无声息的传来。

  云婠婠懒得回头,来神界这些天见到的人,啊不,是神,第一眼都将她错认成九尾狐,然后在看清她的猫脸之后,将她视为异类。

  比如殷川这里的土地公公,第一眼见到她时便追着她打,还大骂她“妖兽”。

  后来还是她卖萌撒娇,蹭了土地公公一身猫毛,他才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她。

  越想越难过,索性一动不动,只给身后之人留了个圆滚滚的背影,九条大尾巴依旧烦躁的扫来扫去。

  “它竟敢恼本君,还不来行礼?”那好听的声音里明显带了一丝不快。

  “有些灵性。”另一个同样动听,又带了些飞扬的声音响起,回应前者的话。

  恼你?

  云婠婠嗤之以鼻,你算哪块小饼干,也想让本猫回头。

  “既为狐族子民,见了本君,为何不过来?”那聒噪的男人命令道。

  云婠婠一个白眼翻上天,骑着白马的都不一定是王子,还有可能是唐僧,长着九条尾巴的也不一定都是九尾狐,还有可能是她云婠婠。

  一番心理活动后她决定回头,让身后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瓜皮好好开开眼界。

  慢腾腾的扭过壮硕的身躯,将正脸给对面那两个男人瞧,可她看清那两人后,原本眯成一条线的瞳孔瞬间放到最大。

  来殷川这些天,各路神仙也见过不少,可现在面前的这两个,才是真正的大神风姿啊!

  左侧男子月牙白锦袍,肩部和胸前皆是祥云金纹图案,显现出他不同寻常的身份。

  一字浓眉,眉尾上扬眼型狭长,尖而挺的下巴使得整体面部线条非常流畅,上宽下窄,肤色白皙,霸气冷傲,凌厉中又带了些痞气。

  若说他气质如兰却不能形容的尽,由内而外散发的尊贵之气又让人不敢直视,总而言之是恰到好处的俊,引人注目的美。

  正当云婠婠被左侧大神的美貌惊讶的五体投地时,右侧男子又开口道:“本君没有看错吧,这九尾,居然是只猫?”

  她这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收回,看向右侧那个对她不满的男子脸上,然后又被狠狠震惊了一把。

  一张看起来很是温和的脸,可温润的桃花眼却充满多情,多看一眼便会沉沦。虽然满面惊诧,可一直带着弯弯的笑意,如同广寒宫中皎洁的上弦月,唇下一颗痣更增添他几分娇媚。

  两位大神同样的九尺身长,周围带着淡淡的光晕。

  云婠婠有些痴汉笑,任谁看到这么两个帅哥都不能平静吧?

  “这猫为何流口水?”右侧大神从惊诧改为嫌弃。

  “九尾一族,如何会有猫。”左侧大神上前几步,伸出修长好看的右手。

  见大神向自己优雅走来,云婠婠急忙管理好自己的表情,用爪子梳理干净沾了口水的毛发,呼噜噜的等着大神接近。

  若是喜欢我,把我带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云婠婠想入非非。

  那白衣大神并不看她一眼,右手忽然向下,一束金光拍进土里:“土地何在?”

  沉沉的声音刚落,岸边从土里绕起一圈灰雾,转出一个小老头。云婠婠是认得的,就是前几天还对她喊打喊杀的殷川土地公公。

  “小神参见南殿下!不知殿下到来,小神有罪!”土地看见白衣大神后,变得无比惶恐,直接匍匐在地虔诚的行礼。

  啧啧啧,想不到这土地居然如此狗腿,云婠婠摇头。

  “起来。”千云点头。

  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站起来,刚要换上一副笑脸的土地公公,一眼瞥见了千云身后一直挂着笑的男子,双目中全是惊诧,但还是恭敬垂手行礼:“见过扶辛君。”

  “免礼吧。”扶辛也走上前,站到千云身边。

  云婠婠打量着这两个神,一个被称为殿下,一个被称为神君,看来来头都不小嘛。

  “南殿下将土地唤出,有何神谕啊?”扶辛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千云。

  “扶辛君自己的族类,还要本殿替你打听,是否该感恩戴德?”千云指了指岩石上一脸吃瓜表情的云婠婠。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