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春
上京春

上京春

岁晏桃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0-03-28 09:14:36

再次相逢其实是一场意外。

青年顾易怎么也想不到让他痛入心扉的女子居然真的还活着。
“掌柜,我肚里的墨水就这么些了。实在起不出你要的那种名字。”她理直气壮,指着手中的线稿,“你看将军与他的小娇妻,这名字多带劲。”
“或者将军与女巡捕,反正就这两个名字,你选一个……”
离得近了,沙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顾将军终于忍不住红了眼,他瞧着同样怔愣的女子,又扫了眼她手里的线稿,朝着掌柜冷声道:“就叫上京春吧!你且退下,我有话要同她说!”
他眼神很是危险,早年动不动就红脸红耳尖的少年已经碎在了旧日的那场风花雪月。
顾易抬手,威胁道:“不是要当将军的小娇妻么,再不过来,我就哭给你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蹊跷 中

莲花生

  南方的雪不似北方那样猛烈,一簇一簇被风吹皱了,揉成团子,散散的扔在蔚蓝的天空。现在正是下午四点,街边不起眼的一家咖啡店零零落落坐着几桌。

  王莫莫也在其中。

  她对面坐着的男子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婚后的规划,从买车买房到伺候公婆,细致到每一笔帐。

  要知道,在今天之前,他们压根都还不认识,现在的语气却像是已经在民政局门口。

  “你看,我本人呢,就这样的条件,你要是愿意,明天就能结婚。”

  因为语速过快,男子嘴角依稀有些白沫。王莫莫心头一抖,眼瞅着对方因为放松而随时要撑破的衬衣扣,渐渐走了神。

  但男方显然是着急的,他右手不停地在桌上弹着,一声一声似催命符催促着王莫莫立刻表态。

  “你要求的婚后工资上缴,衣食住行全都从联名户口里出,这些倒没有什么。只是既然你要接你父母一起住,那我父母是不是也可以一起?”

  莫莫问的温和,对方倒也直接,连连摇头道:“除非你家买新房够大,那就都可以一起住。”

  “那意思是现在你准备的新房够四口人住?”莫莫压住心头火,毕竟是街道李阿姨介绍,多少还是要留些面子的。

  “我没房,婚后一起贷款,至于首付,我刚刚已经说了,两家各付一半。“男方说话语气越来越不耐烦,白了一眼莫莫,神情语气很是鄙视,“你这才多大,记性就这么差,虽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但是你还算有些本事的,毕竟能让我看上的女人不多。”

  这霸道总裁的说话方式,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莫莫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将杯中的白开水一饮而尽,笑了:“您条件太优越了,我着实是配不上,今天辛苦你白跑一趟。”

  还没来得及起身,对方忽然去抓莫莫的手,惊的莫莫差点大喊出来。

  扑了个空,男方有些讪讪的。

  “你看,你也说我是白来一趟,这咖啡店一杯普通咖啡35,你没点喝的,本来是不应该跟你AA的,但是从这打的到我租的地方也要25块7毛,这回去的路费我就不跟你要了,你把一半的咖啡钱给我就行,算我吃点亏,怎么样?”

  莫莫头一回听说这么个AA,嘴上都有些结巴:“你...你挺会算啊。”

  许是莫莫脸上表情太过震惊,男方立马掏出手机,打开刚刚付款的界面,异常诚恳,“你看,我没骗你,你看时间,就是30分钟前,金额,喏,就这,看到了没。”

  莫莫盯着屏幕上显示的25块7毛,深深吸了口气,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这我请了。”

  万万没想到,这话一出,对方就地变卦,抢先一步付了钱,忽然朝着莫莫咧嘴一笑,“恭喜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不是一个物质的女人,也算懂得为人付出。”

  ......感情真当自己是总裁。

  而且是!!!35块的霸道总裁!!

  王莫莫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个主,正打算再次重申时,对方猛地向莫莫小跳了一步,想要捂住莫莫的嘴,但王莫莫自小敏捷,一个闪身就避开了这尴尬的场景。

  莫莫迅速的拿出手机,朝着对方打开了摄像头,“你要干什么?!你再碰我,我就报警了!”

  这下其余的几桌人全都看了过来,连一直躲在一边的服务生也看不过去,略略挡在王莫莫身前,有些怒色:“先生,大庭广众下,请自重。”

  男方想来是身经百战,他先是朝着那几桌客人问候了几遍祖宗,又指着王莫莫说道:“本来还以为你是个好女人,居然这么不识抬举!错过我你以后会后悔的!”

  他一边骂骂咧咧的往外走,一边顺手在柜台上拿了些免费的纸巾,临出门还不忘再送几个白眼给王莫莫。

  ......

  尴尬、同情的目光齐齐聚焦在王莫莫身上,议论声似有似无地往她耳朵里钻。

  莫莫心里狠狠地窝了一把火,又不知道向谁发泄。

  向那个神经质的相亲对象?还是向介绍人李阿姨?

  莫莫脸色沉郁。

  就因为年近三十,介绍来的相亲对象是越来越难沟通,有些阿姨明里夸你工作好、长的好,一转身就说你已经失去了最佳生育年龄,有个男人要就不错了。

  还有些根本不会避开你,会刺啦啦的跟你说,现在男方也是要挑人的,那些工作长相学历都没用,要会生,年纪大了,想生也难。

  听得多了,莫莫也开始有些恍惚。

  读书读了26年,努力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买了车,付了首付,辛辛苦苦了4年,本以为会有一个携手共进的人出现,结果呢,一盆又一盆的冷水。

  委屈还盘踞在心间,肠胃却开始鼓动大脑,发出了进食的讯号。

  毕竟生活不会因为委屈就收回挫折,日子还是要继续的。

  路边的火锅店,跳跃的熊猫人偶,以及那里面明亮温暖的灯光,无一不是此刻王莫莫所需的。

  等她回过神来,沸腾的蒸汽正呼噜噜的向外延伸,带着火锅特有的香味,贪婪地染上了莫莫的发梢、衣角。

  桌上摆的全是莫莫的最爱,也是,没有什么比吃东西更能直接抚慰人心的了。

  王莫莫偷偷擦干眼角的泪珠,顺手将一盘羊肉哗啦啦全部倒进锅里,就等血色褪去,蘸上满满麻酱,再塞进嘴里。

  那滋味,真是想想都垂涎三尺。

  她一向喜欢吃肉,桌上青菜甚少,要是在家......莫莫难得的叹了口气。

  温温柔柔的铃声渐渐向起,莫莫拍了拍自己僵硬的脸颊,又清了清嗓子,才接通电话,电话里的人声音也温柔,一遍遍询问着莫莫吃的什么早饭、午饭、晚饭,有没有饿肚子,有没有受委屈。

  莫莫笑得甜,语气也乖,她很想跟家里人多说几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翻来覆去的在三餐上说了半天,才挂了电话。

  羊肉在咕噜噜响个不停的汤水中上下沉浮,莫莫的筷子刚刚夹住一片。

  一股特殊的气味猛然冲进了她的鼻腔、口腔。

  莫莫眼前一黑,渐渐失去了意识,最后,只依稀听见老板似乎在大喊什么泄露。

  火锅的香气渐渐散去,周围开始变得温暖、变得炽热。

  王莫莫正感觉热的难受,扑面而来一股花香,清清淡淡,渐渐吹走了热浪。

  但与花香同来的是好一阵的黑暗与寂静,逼得王莫莫渐渐喘不过气。

  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轻笑,莫莫试探地动了动,之前的压迫感也在一点一点随着黑暗退去,似乎有光在!

  莫莫从没这么拼过命,她试图朝着光的方向移动,但身子就像一座山。

  “你回来了。”

  “谁?”

  这一声让莫莫猛地睁开了双眼,迎面便是一池莲花开得正好,偶尔有几缕风吹过,花瓣轻轻敲打着莲叶,惹得蜻蜓驻留。

  呃?蜻蜓?莲花?

  王莫莫心头惊诧,忽地坐直了身子,一时间眼前又黑了,好在这次她并没有失去意识,她转头看向身后,只见几位似从古画中走出的姑娘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其中最为明艳的一位,穿着一身豆绿色的立领长衫配了翠绿的绣黄色暗纹的下裙,她好笑地看着王莫莫,“睡糊涂了不是?”

  姑娘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句话,让莫莫竟然有了恍如隔世的想法。

  要是莫莫没记错的话,这姑娘下一句应该是......

  “莲花,喝杯茶水醒醒觉,一会姑母就要来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王莫莫欲哭无泪,这下可真的要从头再来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