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夫人又败家了
豪门夫人又败家了

豪门夫人又败家了

澄夏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0-11-06 22:37:50

【马甲、团宠、双强,另类甜宠,1V1】 全世界都知道,锦六爷有一个超级败家的老婆。 凤微希的爱好:败家败家败家。 凤微希的特殊属性:实力宠夫。 大佬身披无数马甲,却得了种不花钱就会死的病。 一群根正苗红的二代们:“…之前说锦六爷他媳妇什么来头?” 单亲,有个酒鬼父亲,四处欠债,小镇子来的,没见过世面,成绩年年垫底,科科五分,没才华,没能力,没权力… 这骗鬼呢? 谁踏马谎报资料! 这都要上天了! 神医、古武家主、车神、科学家、女老板等等,全都是她! 大佬,缺挂件吗? 每天不重样的那种。 京城每天可见一溜的红苗二代们,追着一个女生鞍前马后。 锦六爷:“滚!我媳妇的狗腿子只能是我!” ☆★☆★☆★☆★ 夏夏新文【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求支持! 推荐夏夏完结系列文。 ①【重生之王者时代】 ②【妖帝倾城之狂妃天下】 ③【邪妻逆天之谋夫】 ④【我的夫人病也不轻】 ⑤【主母BOSS又精分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697:番外之可怜的小奶娃(全文完)

001:嫁给傻子?你怕不是个傻的

  “麻烦白管家亲自跑一趟,这么多东西,老夫人真是有心了。”

  明丽礼貌的笑音带着浓浓的愉悦,还有一丝丝难以掩饰的讨好。

  大厅里,穿着艳丽长裙,高挽发髻的女人陪着笑意,清纯碧玉的脸哪怕已见岁月的痕迹,却也只是多了挠人心魂的妩媚风韵,没有丝毫中年妇女该有的老气。

  她对面的男人已年过花甲,头发花白,面貌却格外精神,神色温淡,透着一种历尽千帆的沉,一身宽松的灰色复古唐装,更给人一种醇厚古朴的感觉。

  只站在那里,就可看出背后主子家的教养和底蕴。

  “金夫人客气,贵府的大小姐即将嫁入白家成为小少夫人,是老夫人看中的孙媳,三媒六娉,该有的一样不会少,老夫人让我转告金夫人和金先生,请你们放心,白家绝不会亏待凤大小姐的。”

  旁边一直站着没说话的男人,这时爽朗的笑出声:“白管家也替我们带句话给老夫人,孩子交给老夫人,我们都放心。”

  白管家微微点头,温淡的脸上始终带着三分波澜不惊的笑意。

  事情办妥,再无它事,白管家便告退离开了。

  金家夫妇亲自将白管家送出别墅,看着车子开走,才面色一松,收敛了那一脸笑意,以及笑容中的讨好。

  “聘礼送来了,这婚事也算彻底定了,总算可以放心了。”

  安玲屏呼出一口气,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软若无骨的往旁边的金运身上一靠,全身透着一股撒娇的娇嗲之气。

  金运伸手搂住她的腰肢,让她可以更舒服的靠在自己身上,然后才出声问:“你女儿那里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她的事情我做主。”安玲屏想都不想的就道一句。

  金运蹙眉,想到那个始终眼神冷淡,全身野性,跟个土匪刺头似的女孩,不放心的叮嘱。

  “这件事情已经和白家定了,容不得闪失,你最好去跟她交代一声,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白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我们得罪不起。”

  安玲屏不以为意,不过看到金运神色冷厉的盯着自己,还是乖觉的出声应下:“知道了。”

  ***

  一个单肩背着书包,校服松松垮垮搭在身上的女生,走入安保严密的门庭。

  门口站岗的保安眼神怪异的扫过女生,忍不住出声。

  “凤小姐又走路?”

  这小姑娘面生,保安之所以记住她,是因为她是这富人区唯一一个走路回家的千金。

  而且还是突然冒出来的。

  凤微希微微昂首,没有太多表情的小脸般般入画,姣若秋月。

  明明仙姿佚貌,似仙似莲,步伐间却自有一股浓烈的恣意与野性。

  这种野性,带着凶气。

  保安没来得及继续多说,因为有车子从里面行驶出来。

  车子一共九辆,全都是顶级的劳斯莱斯。

  凤微希微微侧目,天然去雕饰的美人脸似有嘲弄和凶性拂过。

  转瞬即逝,等车子里的白管家再要探究,窗外的女孩已经转过头去,渐行渐远。

  “那个女孩是凤微希?”

  白管家似不确定的出声。

  前方副驾上的保镖虽然听出白管家话语里并没有疑惑,还是开口给出确定答案。

  “是的,如今金家的大小姐,白家未来的小少夫人。”

  ……

  凤微希回到家,就看到满屋子的东西,全都是刺目的红。

  无数不知属性的礼品用红色的杠箱装着,一台又一台,密密麻麻,堆满了偌大的客厅。

  一眼扫去,就好似电视剧里演的古代人成亲前,到对方家里送聘礼的场面。

  古称纳征,俗称完聘或大聘。

  “姐姐,你可回来了,快来看看,好多聘礼啊,姐夫家对姐姐可真好,还没嫁过去,这礼节就一套一套按照标准给办了。”

  嬉笑的声音犹如银铃般清澈娇嫩,一个纯美明媚透着阳光气息的女孩,笑语嫣然的朝凤微希走来。

  她看似亲昵,实则不由分说的拉着凤微希的手,将她拉到一台台红色杠箱面前,笑的那叫一个灿烂淳美。

  “姐姐开心吗?这些可都是姐姐未来夫家送来的,姐姐马上就要嫁入传承百年的贵胄大家。”

  女孩笑着凑近凤微希,似小女儿淘气般恶劣的低语:“姐夫可是白家上下的宝贝呢,不过可惜,是个傻子,看在钱的份上,姐姐应该不会嫌弃吧。”

  说着,女孩自顾自的点头赞同:“嗯嗯,姐姐肯定不会嫌弃的,毕竟像姐姐这样小镇上来的乡野村姑,能嫁入贵胄之家,已是天大的福气。”

  凤微希眼珠子转动,视线落在眼前满眼恶意与幸灾乐祸的女孩身上,不慎厌烦的提醒一句。

  “走开。”

  叽叽喳喳跟个乌鸦一样,惹烦了她,直接烤了。

  金玉觅瞪眼,脸色有一瞬间的阴沉。

  虽然凤微希回到金家不过一个星期,可她最讨厌凤微希那副不受教化的野性和肆无忌惮。

  可想到凤微希就要嫁给一个傻子,金玉觅又忍不住心生畅快,压低声音嘲讽。

  “凤微希,你一个乡野丫头到底拽什么?我们金家看你可怜才把你接回来,如今你最好好好去白家伺候那个傻子,多给金家带些好处,否则定叫你从哪来打哪去,继续做你的乡野……啊!”

  ‘丫头’二字还没说出来,凤微希就已经不耐烦的抬脚,一脚将人踹了出去。

  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凤微希本就不耐烦金玉觅在耳边叽叽喳喳,虽然没有一出脚就要人命,却也没有太过收着。

  金玉觅整个的被踹飞三米远,撞到了一台台红色杠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软趴趴的落在地上晕死过去。

  “嫁给傻子?你怕不是个傻的。”

  烦躁的低喃带着一股子难掩的凶气,缭绕在大厅,下一秒就被一声声惊叫掩去。

  “啊……大小姐……不,不对……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样……”

  凤微希烦躁的掏了掏耳朵,转身大步上了楼,徒留身后一片混乱与狼藉。

  要她这尊煞神嫁个傻子?安玲屏和这金家莫不也是傻的?

  她看起来很像任人摆布的主?

  金运和安玲萍听到动静下楼来,看到自家宝贝女儿昏迷,当即就慌了。

  “这怎么回事?觅觅……觅觅怎么流血了……快叫救护车!”

  听着安玲萍慌乱的声音,金运神色难看的扭头看向旁边几个佣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儿好好的,怎么在家都能受伤如此重!

  “是……是凤……是大小姐……她……她一脚就将小姐给踢晕了过去……”

  等佣人磕磕碰碰叙述完,金运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下来。

  “凤微希?她简直大胆!”

  一个女孩子,竟然动手打人不说,还打了他的宝贝女儿!

  要知道,觅觅可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她怎么下得去这么重的手!

  “人呢?”

  安玲萍那边也从这匪夷所思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当即怒火中烧的咒骂出声。

  “那小贱人去哪了?!”

  “大……大小姐应该回房间了……”

  金运神色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一双冷厉的眸子激荡着浓浓的愤怒和狠劲儿,可到底没有失去理智。

  凤微希不是他的女儿,可如今整个金家都要靠她拉拢白家。

  虽说他们将凤微希嫁给白家的傻子少爷,算是将凤微希往火坑里推,可从权势富贵来说,何尝不是给她找了一个庞然大物作为靠山。

  白家已经认定了凤微希,现在他就算再怒,再恨,也不能出手动凤微希了。

  冷静了一瞬,金运抱起金玉觅,对怒意滔天的安玲萍道:“我送觅觅去医院,你留在这里先把这件事处理了。”

  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调教,这件事必须给个说法。

  安玲萍恼火不已,应下后就直接冲上了楼。

  若不是为了白家那条大鱼,她根本不会接凤微希这个孽种回来。

  这才回来几天就给她惹事,还打了她的宝贝女儿,简直就是个小畜生!

  “凤微希你给我出来!你这个小畜生,死丫头!你为什么如此狠毒打伤觅觅?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安玲萍一边说着,一边冲向凤微希的房间,愤怒中一脚就踢开了未上锁的房门。

  凤微希收拾东西的动作半分没有停顿,那不急不缓有条不乱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把暴怒中的安玲萍当成了空气。

  “凤微希!我在跟你说话!你这个死丫头!你聋了?”

  安玲萍见凤微希对她视若无睹,越发恼羞成怒,上前就一把扯住凤微希的臂膀。

  安玲萍的力气不小,按照惯性,凤微希肯定要踉跄的站不稳。

  偏偏,凤微希步伐沉稳,半分不动,倒是安玲萍被自己的力道反噬的踉跄了两步才堪堪站稳。

  暴怒中的安玲萍并没有察觉到这不对劲,只是因为自己失了面子,越发的愤怒恼火。

  恨恨的瞪着凤微希,一双暴突的眼珠子仿似要吃了她,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清纯文雅,看起来就是一活脱脱市井泼妇。

  “凤微希你胆子肥了?居然敢出手打你妹妹!”

  凤微希拉了拉被安玲萍扯皱的衣服,有些不耐烦的纠正。

  “不是出手,是出脚。”

  “……”安玲萍懵愣,看着凤微希仙姿佚貌的容颜缭绕着一丝不耐,偏偏还一本真经的纠正她的措辞,似有一瓶烈酒浇上心头,心头的火苗噌的一下就烧成连片的熊熊烈火。

  “你……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如此狠毒心肠!你简直就是个蛇蝎!”

  安玲萍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全身都颤抖起来。

  偏偏对面的女孩沉淡如水,除了眉眼带着明显的不耐和烦躁外,冷静的叫人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

  这一对比,安玲萍就更像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泼妇。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