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红尘道
快穿之红尘道

快穿之红尘道

无音珏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1-03-16 00:09:51

辰廉自醒来,便知这红尘他还得再走上一遭 红尘是什么? 辰廉在寻找答案。 浮云半壶酒,花间一叶舟。 红尘误春风,过江浪里游。 ps:无CP,无女主,这是【男主快穿】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看看这里

001道子不从良(1)

  【不要在本书评论区提别的文!也不要在别人的评论区提我!作为读者请尊重每个作者!】

  *

  *

  *

  辰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很虚弱。

  这种虚弱无力之感在他的认知里极为违和。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还不等他多想,脑袋开始剧烈疼痛起来,这让他脸色变得狰狞苍白。

  他却强忍着,没有呼一声疼。

  脑袋之所以疼,是因为记忆纷杂乱窜。

  也正是因为这些记忆,辰廉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乞丐。

  在几年后,他会死于草原与大梁发生的那一战的战场。

  他的愿望是过上富裕的生活——辰廉称原主记忆中某种特别强烈的想法为愿望。

  辰廉坐起身,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脏乱的破庙,有不少或倒或坐的乞丐。

  他靠着墙壁,动着手脚,适应着这具身体。

  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乞丐,哪怕他没有任何记忆。

  没错,除了这个名字,他对自己的来历一无所知。

  可是在潜意识里他却明白,自己要做些什么——按照自己的心意,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至于原主的愿望,他不用非得完成。

  乍然没有记忆,变成另外一个人,辰廉也十分冷静,由此就能看出他的部分性格。

  辰廉站起身,往破庙外面走,结果还没走几步,就感觉腿被人抱住了。

  他低头一看,是一个脸脏兮兮的小孩子。

  “哥哥,囡囡饿。”

  辰廉愣了许久,才想起这个小乞丐是原身的妹妹,似乎不久之后就会因为冬天太冷,饥寒交迫之下死去,原身还因此得了一场重病,差点儿一命呜呼。

  哪怕知道这小乞丐是原身的妹妹,辰廉心里还是没什么波动。

  他扒开她,“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找东西回来。”

  “好。”小乞丐乖乖的应了,因为脸太脏,辰廉也只能看到她苍白的嘴唇和那一双黑亮的眼睛。

  他又环视这一破庙的乞丐,大多都不大好,好几个都在咳嗽。

  辰廉有意识的时候,原身的情况也不怎么好。

  这是冬天,从未下过雪的浔阳城下了一场雪,浔阳城的百姓先是惊喜见到这从未见过之景,紧接着就苦恼了起来。

  大雪纷扬,毫不停歇,伴随着的是冻死的庄稼、蔓延开来的风寒,以及百姓们对上天之怒的种种猜测。

  更多之事,作为乞丐的原身是不知的。

  总之因为这场雪,不少乞丐已经病了,再这么下去,不知道这庙里有多少人能活过这个冬天。

  他没有多说,就脚步踉跄的离开了这破庙。

  “哥哥。”

  辰廉走出了一段距离,听到了细弱的声音。

  他回过头,就发现小乞丐追了出来,对他挥手。

  辰廉动作顿了顿,也抬起手,朝她挥了挥,紧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漫天飞雪之中。

  这破庙是在浔阳城外,离得近的都是些山。

  有山就能够活下去。

  辰廉进了山,却发现外面一圈连草根都不见,想来这外围能吃的,都被饿惨了的百姓和乞丐们挖了。

  “只能往里走。”

  辰廉咳了两声,原身的身体并不好,哪怕换了他的灵魂,也很虚弱。

  他不断深入,却因为体力不支,在一个山道之上,失足滚落。

  身体的疼痛并没有让辰廉脸色变化,仿佛他曾经经历过更惨烈的疼痛一般。

  他一动不能动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一株草药。

  草药长在崖壁之间,没有经历风雪的侵蚀,长得极好。

  他抓过来,直接往嘴里塞。

  他慢慢挪过去,发现了更多的草药,甚至还有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

  等辰廉艰难的一瘸一拐回到庙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他是天刚亮从破庙离开的,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

  不过在离破庙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满是脏污的脸僵了一下,紧接着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没有听到呼吸声……

  怎么可能没有呼吸声,那可是一破庙的乞丐。

  越走越近,他闻到了血腥味。

  走进破庙,触目所及,全是被砍得面目模糊的尸体。

  死了!

  那些他睁开眼看到的乞丐,全死了!

  辰廉挨着挨着翻每一具尸体,最后也没有找到一个活口。

  “小乞丐不见了。”

  没错,不仅没找到一个活口,原身的妹妹也不见了。

  辰廉坐在破庙门口,身后仿佛是被什么疯子砍得乱七八糟的众多尸体。

  他表情淡淡,从怀里拿出弄回来的野果和草药,看了半晌后往嘴里塞。

  *

  浔阳城地处荒僻,是大梁与草原部落的天然屏障,四周被高山寨道所围,易守难攻。

  同时,也因为交通不便,城内与城外的消息总是存在时差。

  于是,等到城内的人知道,上一任国师离开大梁,返回仙界已然过了三日。

  浔阳城的一处酒楼,临近午时,正是人声鼎沸之时。

  “这可如何是好,国师离开我们大梁,恐怕草原部落又得发难!”

  “是呀,若不是国师的存在,当年草原对我大梁的入侵也没办法胜利!”

  “难道是皇上做了什么事,惹怒了国师,才会让国师回归仙界呀?”

  “这种话你怎么能说,被人听到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说,你活这么大,有见过浔阳城下雪吗?”

  那开始制止的人不说话了。

  没错,如今天下都在传,国师回归仙界以及这一场覆盖整个大梁的大雪,都是因为大梁皇帝的错。

  “话说升仙道就要开始了,你说仙人们会不会不在我们大梁招收弟子了?”

  “应该……不会吧!”

  “最好不会,我儿子可有很大几率会被选中!”

  已经靠卖草药,换了一身衣裳的辰廉听到这些人的话,站起身,走出了这酒楼。

  他一身青衣,整个人气质冷冽,走进这大雪之中后,就仿佛与冰雪融为一体,十分的引人注目。

  不远处的一辆马车里的于闵月看到他,就咳嗽两声,道:“就他吧。”

  “小姐,你不再考虑一下?”丫鬟很是惊讶。

  今天她们出来,就是老爷让小姐选婿,没想到小姐就这么随便指了一个人。

  于闵月苦笑一声:“是谁不都一样吗?”反正她就快死了,“而且我看那人就很好。”

  丫鬟顺着于闵月看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风雪之中的辰廉。

  只见他皮肤白净,气质出尘,明明身上穿着的是最简单的素衣,也能让人觉得气质清华如月,让人见之难忘。

  丫鬟愣了,这小姐随便一指,竟就指了这样一个人物。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丫鬟眼见着辰廉越走越远,忙对家丁们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姑爷‘请’过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