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包藏祸心
为她包藏祸心

为她包藏祸心

南溪不喜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1-03 14:39:20

“君穆宴,我就算走投无路也不需要你的施舍。”
霍杺恨君穆宴,因为他亲手给她编织了金丝牢笼,锁住了她的自由。
可是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这个令自己厌恶的金丝牢笼,原来在无数次保护着她。
当她幡然悔悟,来人却告诉她:“霍小姐,这是君先生离世前拟好的遗嘱,您请过目。”
那一刻,霍杺的世界崩塌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即使生生不见,也要岁岁平安

我只要自由

  屋内没有开灯,法兰绒窗帘密不透风,视觉一片漆黑。

  霍杺撑着半个身体靠坐在床头,点亮了床头的一盏台灯,暖灯昏黄,眼下,男人沉睡的容颜俊美如斯,呼吸轻薄。

  她的双手缓缓朝他伸过去,他赫然睁开,瞳孔星粲,让霍杺心头一震,连忙收回了手。

  君穆宴醒了!

  手腕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扼住,霍杺想缩回手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趁我睡着,终于想对我动手了?”

  霍杺白了一眼:“你发什么神经,我只是睡不着!”

  “是么?”

  “是!”她说,声音坚定。

  君穆宴收回的手,靠坐在床头。

  昏黄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视觉朦胧。

  “霍杺,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嗯?”

  他的声线透着冷意,一贯如此没有起伏,平静的声音说这话,霍杺却重新躺下,翻个身,没有理会他。

  ……

  翌日清晨。

  霍杺洗漱了一番,稍作打扮了一番就要出门。

  刚走到出门,便被外面的两个保镖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个保镖开口道:“霍小姐,先生吩咐过,您现在不能离开这间房间半步,请您回去。”

  “为什么?”

  两个保镖尽职尽责,没有多余的话。

  “所以,君穆宴从现在开始,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霍杺冷着脸着反问这两个保镖。

  两边保镖无一人答话。

  僵持片刻,霍杺看着对面徐徐向她走过来的男人,视线缓缓定格了几秒。

  双排扣英式海蓝大衣,身形伟岸颀长,双条金色链子垂落下来,别在他的扣子上,把他的身材衬托到极致,尊贵非凡。

  一双狭长充满掠夺性的眼睛生得魅人醉人,利落的黑短发,薄情的唇瓣上是浓郁的殷红色,美得心惊。

  “君穆宴,你现在算是在控制我吗?”

  “你不是一直都认为,我是在控制你吗?”

  “君穆宴,你一而再再而三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还有更过分的。”

  “……”

  霍杺抑制住要发狂的冲动。

  六个月了,她待在公海上整整六个月了,无法回到云城。

  公海上只有这一艘轮船,轮船很大,四面八方都是海,一望无际。

  “我说了不会杀你,我也没那个能力,要是我真有那个能力,你还能好好站在我面前?!”霍杺的声音低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君穆宴,英俊到令人发指的男人。

  他宠爱她,却总是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她发了疯的想要离开这艘轮船,离开公海,她想要自由,想要回到曾经的生活。

  君穆宴摘掉手上的黑皮手套,抬起手,镬住霍杺骄傲的下巴:“你确实还没这个能力杀了我,就像我昨晚告诉你的话,我曾给你过机会。”

  “我只要要自由。”霍杺语气倔强。

  “你是在跟我谈判?”他冷然扯唇,深邃的双眼,紧绷的下颚线不怒自威,令人只敢仰视不敢直视。

  偏偏霍杺总是一再挑战君穆宴的底线,甚至无数次……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