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味暖婚
蜜桃味暖婚

蜜桃味暖婚

时棠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3-04 13:14:31

【全文免费】 舒语听话了二十几年, 却依旧得不到父母的一丝偏爱。 于是在被骗相亲、差点被施暴后, 她做了人生中第一件叛逆的事情—— 和仅有几面之缘的闺蜜弟弟闪婚。 原以为是一场一举两得的婚姻交易。 却不想其实是他的步步为营。 他爱她,比她以为的更早。 后来的某个深夜,许湛终于问出了深藏心底已久的问题:“过去的四年,你想起过我吗?” 甚至只需“想起”,而不是“想”。 舒语笑着故弄玄虚:“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许湛沉默许久后终于自暴自弃:“还是假话吧。” 舒语:“没有。” 许湛气呼呼:“我说了我要听假话!” 舒语:“这就是假话。” tips: 1.女主本职美术馆职员副业美食主播、男主本职娱乐公司老总副业宠妻 2.半先婚后爱,互宠甜文 3.女主因家庭原因前期比较内向,会慢慢成长。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10 许烟祁野

第1章 被骗相亲

  餐厅的角落包厢,舒语推开门的一刹那,便明白自己又着了爸妈的道。

  眼前大腹便便、头顶微秃的男子起身相迎,笑得满脸横肉:“舒小姐你好,我是徐强,你爸妈应该跟你介绍过我了吧?”

  舒语笑得勉强,介绍自然是介绍过的,但那是在三天前,隔壁自称“K市第一媒婆”的王阿姨跑到她家,大吹特吹了俩小时。

  说什么对方是舒语父亲所在的公司老板的儿子,家产好几个亿。

  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也不碍事,有经历的男人懂得疼人。

  虽然长相没那么突出,但长相有什么重要?性格好、有钱不就行了。

  虽然看着有点胖,但那是因为照片拍得不好,当面看起来,起码要比照片上瘦个两公斤。

  而且要是舒语嫁进门,舒父在公司那还不横着走,连带着舒语弟弟之后找工作也不用愁了。

  母亲林文秀似乎挺满意,舒语闻言,无语地回了句“要去你自己去吧”,便径直回了房间。

  这种话要是放在三四年前,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她打小习惯了乖巧与顺从,甚至是有些卑微的讨好,只渴望偏爱弟弟的父母能分一点爱给她。

  但现实证明,被偏爱的总有恃无恐,没人偏爱的孩子,便只能学着自己强大。

  闺蜜许烟曾和她说过“你要为自己活着”,再加上踏出社会的历练,她渐渐也开始明白了“为自己活着”的意思。

  所以她第一次,反抗了自己的母亲。

  换来的,自然是隔着房门、尖锐刺耳的哭诉与谩骂。

  “我养了你二十几年,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啊!”

  “你看看你弟弟,多乖,从来不会不听我的话!”

  “与其这样,我当时就不该要你!”

  ……

  当时的舒语插上耳机,躲在房间里,渐渐的也便麻木了。

  之后的几天,林文秀没再提起过这件事,她也就以为这么过去了。

  谁曾想,今天所谓的“家里人聚一聚”原来是场鸿门宴。

  果然女人的直觉是门玄学,她进门之前就在想: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一向抠门的母亲,怎么会订一家这么高档的餐厅。

  到底不好意思甩门就走,人家有钱有势,说不定会找家里的麻烦,舒语只能礼貌地伸出手,淡淡道了声“你好”。

  徐强见状,赶忙握住她的手,下一秒舒语想收回,却发觉他用了几分力气,大拇指还在她手背摩挲了几下。

  心里窜起几分不悦,但她习惯了忍让。

  抿紧唇,她用力抽回手,待坐下后,默默地拿起桌上的湿巾,借着桌子的遮挡,仔仔细细擦了擦。

  徐强坐在对面,笑嘻嘻地细细打量了她好几分钟,期间包厢里一片寂静,氛围有些令人窒息。

  这家店的装修很森系,间隔墙是木板做的,唯一的缺点大概久是隔音效果不太好,舒语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隔壁包厢的喧闹声以及一首被中途打断的、跑调到山沟里的生日快乐歌。

  不觉得嘈杂,她反而在心里默默地羡慕这份活力与快乐。

  “舒小姐。”

  徐强的一声呼唤打乱了她的思绪。

  舒语抬头,便见他手撑着下巴,露出了手腕上的大金表,一本正经地问:“舒小姐以前谈过恋爱吗?”

  “没有。”舒语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里,闻言不禁脱口而出,但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么实诚。

  “那舒小姐在哪里高就呢?”

  “就……一家私人美术馆。”

  徐强一副了然的样子:“美术馆呀,我平时有空的时候也喜欢去。”

  “是嘛。”舒语并不太相信,不过也没说什么,敷衍着带过了。

  “那个叫什么丽莎的是不是你们馆的?”

  舒语:“不清楚呢,好像没有同事叫这个名字。”

  “我说的是电视里老出现的那个,穿着黑衣服的。”

  舒语:………他指的不会是蒙娜丽莎吧?

  舒语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尴尬地垂下了脑袋。

  徐强没看出她脸上勉强的表情,只以为俩人相谈甚欢,自然也是很满意,脸上笑开了花。过了一会儿就直白地说:“我对你挺满意的,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想我们婚期就定在三个月后,你觉得行吗?”

  还未等她开口,他又接着说:“婚后的话,我是希望能生至少两个孩子,如果生了儿子,我多给你买套房。”

  “还有,你们这种工作又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及我一顿饭花的,我看你就直接辞了吧,在家里专心带孩子。”

  “你放心,从今以后你爸就是我爸,在公司我肯定会关照着的。”

  ……

  舒语脸上出于礼貌维持的尴尬笑意消失殆尽,她手握着杯子,心想如果把水从他头顶光亮的部分浇下去,会是怎样一幅场景。

  但到底她也明白,这不过就是想想罢了。

  她叹了口气,声音低低地,听着颇为抱歉:“徐先生,不好意思,王阿姨可能没和你说,我不孕。”

  “所以生孩子这事儿,我可能无能为力。”

  这借口她第一次被母亲逼着相亲的时候也用过一次,十分有效。

  对面沉默了好一阵,而后,徐强脸色铁青,捶了下桌子,语气愤怒地大吼:

  “舒语,你tm耍我呢?!生不出孩子你跟我在这儿浪费时间?!”

  大概是他声音太响了,隔壁那群人似乎也被吓到,突然安静了几秒。

  但过不久,便又重新热闹起来。

  “对不起,我以为他们事先已经告知过你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她看着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拿起包起身想走。

  徐强却快了她一步,拦在她面前,将她逼退到了包厢一角。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