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大婚之后
太子大婚之后

太子大婚之后

苏味道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1-01 00:41:04

【已完结】太子大婚之日———
站在他身边的不是陪伴了十余年,扶持他一步步登上太子之位的民女蓝小沫,而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之女。
有人说,蓝小沫不知好歹,以多年陪伴之恩裹挟太子,图谋太子妃之位,早已死在某个雨夜里。
***
而在太子成亲前两个月,京郊沅香山上,静悄悄搬去一个失忆的姑娘。
姑娘什么都不记得了,每日爬山修身,心境宁静。
……
他们说,我曾经搅动风云变幻,九州祸起。
他们说,我曾以人心为棋,机关算尽,无人能敌。
我不知道曾经有过什么,那都不重要。
暮色四合,太行山上落满白雪。
那个给我暖手的人,到底什么时候能归家呢?
目录

1年前·连载至24章 完结

01章 病居沅香山

  蓝小沫生了一场大病,很多事情不记得了。

  甚至于,连她叫什么,都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

  等到病情稍微好了一点,沅香山上已经是草长莺飞,花繁叶茂的暮春光景。

  她就住在沅香山的半山腰,有一个婢女照顾起居。

  蓝小沫厌烦自己的虚弱和整日的昏昏欲睡,强迫自己每天爬山锻炼身体。

  坚持了几天,酸痛的肢体恢复过来,精神果然大好。

  这一日清晨,照例爬山。

  在靠近山顶的石头亭子里,蓝小沫看到一个穿着绛红色锦服的年轻公子。

  应该是游山累了,坐下歇息。

  沅香山少有人来,蓝小沫不由得朝着那人看了好几眼。

  约莫二十五六岁,生得倒是好看,长眉入鬓,眸若点漆,只是看着有些病态。

  那人感触到她的目光,对她微微点头。

  蓝小沫回以一笑。

  就她这种在病榻上缠绵了多日的病秧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病态。

  等到她下山原路返回,石亭里已经没有人了。

  她并未放在心上,继续每日吃药爬山,锻炼身体。

  从那以后,每隔七八日,总会在山上遇到那位公子。

  有时候在石亭里,有时候在山顶,或者在山路上遇到他正往下走。

  次数多了,蓝小沫也有些好奇。

  跟婢女青桐说:“也不知这人是什么来历。怎么跟我一样,整天闲得没事往山上跑。”

  青桐笑道:“许是住在附近的闲散人。沅香山在郊外,春日又冷,等闲旁人是不乐意来这里踏青的。”

  过了几日,入了夏,等阳光渐渐炙热的时候,上山的人果然越来越多了。

  蓝小沫的身体已经大好了。

  虽然还是有些畏寒,每日爬山却已是健步如飞。

  青桐看了很欣慰。

  “等娘子彻底养好了身体,我们就能从这里离开了。”

  蓝小沫笑笑没说话。

  她挺喜欢沅香山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一个人住在山上养病,但想必忘掉的,也不是什么值得留恋的记忆。

  暑气渐浓,天气也一日热过一日。

  这一天,蓝小沫爬完山刚回到小院,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

  她看着头顶阴沉的天色,雨水如注,在地上砸出一团团涟漪。

  心情有点沉闷。

  她好像不喜欢下雨天。

  入夏的第一场大雨,入了夜还没停下。

  临睡前,青桐熬了助眠的汤药过来,蓝小沫坐在廊下,一边喝一边皱着眉头看雨。

  忽然间,砰砰砰的拍门声响彻雨夜。

  “娘子且安歇,我去看看。”

  青桐撑了把伞急匆匆跑去大门口。

  很快,几个淋了夜雨的行人被迎进来。

  “娘子,雨大山路难行,这些人想借宿一晚,明天早上就走。”

  为首的那人,纵然披着蓑衣,身上的锦衣也被淋湿了一半。

  恰是之前常在沅香山偶遇,最近这一个月却没再见过的那位石亭郎君。

  那人一双眸子,在暗夜中亮得灼灼。

  一眨不眨看向蓝小沫。

  他大约果然是有病的,比上次见着时消瘦许多。

  且大半夜的,又下着雨,爬什么山?被淋了也是活该。

  蓝小沫点点头,放下药碗回了房里。

  半夜,电闪雷鸣,她从噩梦中惊醒。

  额上冷汗淋淋,便是裹着床薄被,也挡不住身上的寒气。

  不知是梦见了什么,胸口疼得厉害。

  想喝口热茶压压惊,叫了一声青桐,没人应。

  她裹着被子下了床,头重脚轻往外走。

  她住得小院并不大,只三间正房两间厢房。

  出了门口就看到东厢房还亮着灯火。窗纸上映出青桐的身影,对面是一个男人。

  两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殿下公务繁忙,不必亲至探望,娘子一切安好……”

  蓝小沫噩梦初醒,头脑沉沉,歪着头默然看着。

  过了没多久,吱呀一声,东厢房门打开。

  青桐惊呼,“娘子怎么站在风口?”

  说着,冒雨跑过去。

  她身后,东厢房门口出现一个男人,皱着眉头,目光沉沉地看着蓝小沫。

  “我想喝口热茶,你在做什么?”

  “是借宿的公子,身体不适,问我有没有姜茶暖身。”

  那男人的目光,隔着绵绵的雨势,灼热滚烫。

  蓝小沫没再多问,在青桐的服侍下喝了水,重新躺回床上。

  晚上的一切,便是一场梦,第二天醒来,已是忘得差不多了。

  阳光明媚,树叶新绿,鸟儿踩在院内枣树枝上,不住婉转娇啼着。

  地上已没了雨水的痕迹,倒是墙角的青苔,越发青嫩葱茏。

  昨日借宿的客人已经走了,蓝小沫也没放在心上。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

  一天入夜,青桐忽然捧了身新衣服过来。

  “娘子,明日,咱们进城吧。”

  “嗯?”蓝小沫正在用果子挑逗一只贪吃的松鼠。闻言抬起头“怎么?”

  青桐声音又轻又缓,“这是家里的意思。”

  蓝小沫把果子丢给松鼠,“好。”

  -

  第二天,离天亮还有好些时间,蓝小沫就被青桐喊起来。

  门外停了一辆马车,里面茶水点心一应俱全。

  天色还早,她上了车继续补眠。

  过了两个时辰,马车驶入京城的一座宅院里。

  青桐给蓝小沫换上昨日的那件新衣,叮嘱道:

  “娘子,今日有新人成婚,你是新娘家中请去帮忙的。”

  蓝小沫哦了一声,“是喜事啊。”

  自己未得良人,看到别人成亲,也是一件开心事。

  因为睡得充足,精神也不错。

  “放心,你告诉我怎么做,我不会办砸的。”

  她从不多问为什么。忘记的事情太多,若要问起来,简直没完没了,倒不如让大家都清闲一点。

  很快,一个老嬷嬷领了蓝小沫出去。

  把她与十几个同样装扮的女孩子放在一起。神情严肃地训斥了一番话,挥挥手,吩咐她们继续在房内等着。

  这一等,又是两个时辰。

  有人进来,催促着这些女孩出去坐车。

  在马车里什么都看不到,到了目的地还没来得及打量,就被人催着赶紧排队。

  她们这群女孩被带进喜房里。

  手上分别捧着红枣桂圆同心结葫芦等物品。

  蓝小沫手里拿着的,是一杆巴掌大小的黄金小秤。

  是这群女孩里最贵重的,让她不由得生出一种,肩负重任的感觉来。

  新娘子端坐在床榻上,头上戴着流苏凤冠,盖着鸾凤喜帕。

  一身红袍的新郎在众人的拥簇下进入喜房内。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