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萌媳
掌家小萌媳

掌家小萌媳

茶暖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0-08-28 16:28:07

新书《穿成外室后我只想种田》《农门相公是锦鲤》求支持 ----- 现代精英女一朝穿越成恩将仇报的炮灰女 一手烂牌,过街老鼠人人打 不方不方,丈夫疼,小姑爱,一双巧手把家发,掌家媳妇人人夸 --------- 家长里短,温馨种田,高糖甜宠,欢迎入坑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本感言

第001章 造孽

  似乎觉得整个人的身体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不停的落下去,落下去……

  谢依楠猛地睁开了眼睛。

  能隐约看到外头月光的样子,也能听得到窸窸窣窣,高高低低的虫儿鸣叫的声响。

  更能够感觉得到,她现在是正躺在床上的。

  在握了握手掌心,感受到那切实的疼痛和肌肤触感后,谢依楠总算是彻底心安,长长的舒了口气。

  还好还好,她没有死。

  被一辆失控的货车撞飞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是死定了的。

  谢依楠下意识去寻病床旁边那些灯的开关。

  可一伸手的,就摸到了身边一个东西。

  软软的,热热的,似乎还在有规律的上下起伏,甚至还有微微的类似于呼吸的动静……

  人,是人!

  “啊……”

  被吓了一跳的谢依楠顿时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就伸脚,要将那莫名其妙出现在她病床上的人给踹下去。

  只是,对方好像身形高大,她一脚下去,对方纹丝不动。

  怎么办?

  谢依楠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就想逃,只慌慌张张的要下床,可不知道是衣服还是被子的绊倒了她,还是乱中出错,整个人在床边时,直直的后仰了过去。

  糟了,如果掉下去,势必脑震荡,还很有可能因为后脑的大力撞击,出什么更悲惨的意外。

  譬如,再一次的死亡。

  谢依楠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可那一秒,她并没有迎来摔下去的悲惨结局,而是觉得身体一轻,似乎被一双大手给捞了起来,稳稳的放回到了床上。

  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再来,便是如豆的光亮了起来。

  “你没事吧。”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浑厚,磁性,甚至带着些许的温柔。

  惊魂未定的谢依楠,话堵在嗓子眼里根本说不出口,只是下意识的抬眼就着那有些昏暗的光,去瞧眼前的男人。

  一米八以上的身高,身形健壮,大约几近二十岁的年纪,剑眉漆目,脸型棱角分明,依现代人的审美来看,属于略有粗犷之感的型男。

  只是,眼前这人,并非是现代人的寸头短发模样,却是青丝束发,身上更是着了斜襟中衣,俨然是古人的装扮。

  而再看四周,也显然是电视和小说描述中所看到的那般,木制的茶几凳子,头顶上横梁屋椽,青砖墙壁,糊了纸的木窗,以及身下这张很简易的木板床。

  就连眼前那男人手中拿着的,也是一盏发着微弱光芒的油灯。

  自己所处的,显然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古代环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穿越了吗,像小说中的那样,意外死亡之后,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谢依楠惊得瞳孔收紧。

  就在这一瞬间的时间,脑中似乎有大量的记忆涌了进来,只源源不断的输进她的脑中,只让她觉得头痛欲裂。

  啊!

  谢依楠难过的抱住了脑袋,整个人更是痛苦不堪,如虾一般拱起了后背,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痛苦之余,也让她有了大概的思路。

  她现在,依旧是谢依楠,女,十六岁,父母双亡,而后寄人篱下。

  而眼前这个男人,则是叫做宋乐山,也是她的丈夫。

  是的,她成亲了,就在三天前,和眼前的宋乐山。

  至于成婚的原因……

  “你没事吧,是不是头还觉得疼?”

  宋乐山把手中的油灯放在一旁茶几上,想把瘫倒在床上的谢依楠给拉起来,可伸出手去,却又缩了回来,只局促的站在一边。

  “头疼的厉害?天亮了,我带你去看看大夫吧。”

  “不,不用。”头痛感淡了许多的谢依楠,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太多的记忆无法理清,只抬头道:“能帮我去倒点水吗?很口渴。”

  她现在,只想静一静,好接受她此时面临的突如其来,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好,我这就去。”宋乐山拿着油灯要出去,可想了想,又把油灯留在了那里,摸黑出了门。

  是担心她怕黑吗?

  谢依楠心思一动,不由得看了一眼宋乐山。

  可惜,油灯的光照不远,根本看不到宋乐山的背影,只听得到门打开的吱呀声。

  紧接着,是说话的声音。

  “娘,你咋起来了。”

  这是宋乐山的声音。

  “听到动静,睡不着。”有点尖细,但明显听着上了年纪的女声。

  这是宋乐山的母亲,也是谢依楠的婆婆,曹氏。

  “没事,娘,就是楠儿有点头疼,明天我带她去看一下大夫。”宋乐山倒好了水,答道。

  一看这水就是要拿给谢依楠的,曹氏顿时不满起来:“也不知道是造了哪门子的孽,遇到这么个儿媳妇。”

  “恩将仇报不说,装弱拿乔,不是喊这疼,就是那痒的,我瞧着哪儿也不是,就是好吃懒做,拿自个儿当千金小姐了不成?”

  “这成了亲,成了媳妇,哪个不是伺候公婆,伺候丈夫的,她倒好,大半夜的喊你出来给她端茶倒水,这算什么事?”

  “山子,也不是娘说你,你就是太心善了,这般下去的,往后指定被她给欺负死,当初你就该听娘的,不该答应了这桩婚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