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害羞了
你怎么又害羞了

你怎么又害羞了

叶经年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1-22 20:31:07

【已完结】邢竹韵作为一个超级闷骚女学霸,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纯情小学弟,她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相识】
“学、学姐,我看你这伞很大,能不能躲我一下?”男生的声音很小,几乎要被雨声给淹没。
邢竹韵看了一眼男生红透了的耳垂:“好。”默默上前一步,挡住了男生被淋的身子。
【相熟】
“学弟,你看学姐我大学三年也没谈过恋爱,不如你委屈一下,让学姐我也尝尝这甜甜的恋爱,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小学弟的脸蹭地一下红透了:“学姐,我,我……”断断续续,话也说不全。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邢竹韵轻拍了一下学弟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道:“男朋友,我饿了 。”
【相爱】
“我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动不动就脸红啊?”女孩好奇地问道。
学弟委屈巴巴:“我……”
“好了,”女孩大手一挥,“我又不嫌弃你。”
他该说他很高兴没被嫌弃吗?
————————————
【ps:都说一时撩一时爽,但,一直撩一直爽啊!本文女宠男!】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4章 番外2 小包子篇

第1章 相识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地面上,而后汇成涓涓细流,渐渐消失在视线所及之处。

  十一点四十二分。

  邢竹韵刚下课,走到外头才发现下了雨。

  雨下的很大且突然,没带伞的人也很多。

  脸皮比较薄的,不好意思喊人挡一挡,就直接拿书或书包举在头顶,往宿舍楼的方向跑去。

  剩下脸皮厚些的,便瞧准了那些独自一人的,有伞的人,先是套两句近乎,然后就一起朝雨中走去。

  邢竹韵不喜人多,所以就先走到了一个角落里待着。

  她卸下双肩包的背带,从里头拿出了一把黑色的伞,然后又将书包背好。

  手里握着手机背了会儿单词,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才拿着伞,往大门处走去。

  楼梯口。

  四个男生走了下来,看上去是一个寝室的。

  其中一个染了黄毛的男生看见了邢竹韵,惊讶着开了口:“诶,你们看,那是不是我们系,传说中的高冷系花啊?”

  剩下三人中,有两人闻声看去,传说中的系花正站在一个角落里头看手机。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们只能看见一个白净的侧脸。

  不过这已经比他们班的女生好看很多了。

  这四人是大一的,才入学不久,军训过后,班上仅有的几个女孩子都无一例外地黑成了炭,以至于她们每天都往脸上抹一层好厚的粉,看上去直叫人吓死。

  黄毛男生平日里消息灵通,八卦消息自然也逃不过他的耳朵。

  他们系的系花是大三的一个学姐,叫邢竹韵,据说,这个学姐成绩超级好,自入学以来,年级第一的位置无人能撼动。

  听说当时她是特招进来的,年龄好像比他们这届大一的还小。

  “这人长的又好看,学习又厉害,”黄毛男叹了口气,“诶,还差一点就完美了。”可惜极了的语气。

  “差一点?哪一点?”四人中带着眼镜的男生发了问。

  黄毛悠悠地道:“这个学姐太高冷,一心只扑在学习上,多少跟她表白的学长们,都无疾而终了。”

  旁边两个不曾开口的男生,一个自始至终都没抬头,一直看着手里的书,另一个却悄然红了耳朵。

  “杨漾,”黄毛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脸兴奋地喊到,“你怎么脸红了啊?”

  被叫做杨漾的男孩子一听这话,立马就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烫……

  “哈哈哈。”

  “哈哈哈。”

  来自黄毛室友和眼镜室友的无情取笑。

  少年的脸更红了。

  二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而后脑子一转,相视一眼后,黄毛开了口:“杨哥,你看,反正我们四个人也只有一把伞,这样回去肯定都会淋湿,不如你去找学姐,让她捎你一程?”

  说完,他还给杨漾指了指系花手中的那把伞。

  杨漾越发不好意思,嘴里直说着不。

  然后眼镜男开了口,加了把火,“杨哥,要不这样,今天你要是跟系花一起走了,上次你输给我们的惩罚就一笔勾销了,成不?”

  前几天晚上,杨漾一个不小心打牌输给了他们,因着平时他运气好得很,一直没输过,所以逮着这次机会,剩下几个人便说惩罚是,他们要攒一周的臭袜子给他洗!

  杨漾作为寝室唯一一个没有臭袜子的人,自然是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没办法,愿赌服输。

  不过现在,他们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他是该抓住,还是该抓住呢?

  见少年有些动摇,二人怂恿得更起劲了。

  “行不行一句话呀,再磨蹭下去,学姐就要走啦。”

  “对啊对啊。”

  杨漾看了眼准备往外走的女生,心下一横,做了最后一次确认,“你们保证说话算话?”

  “当然了。”黄毛先下了保证。

  紧接着是眼镜男,“我也是。”

  然后又用手戳了戳看书的人,后者抬头,朝着杨漾嗯了一声,就又低下了头。

  见三人都同意并保证了,杨漾这才下了决心,大步追着邢竹韵去了。

  只是一转头,在室友看不见的地方,杨漾脸上原本害羞的表情瞬间就变成了势在必得。

  身后,黄毛和眼镜男还在笑着说杨漾太单纯,只不过谁也没看到,那看书的男生嘴角扬起的笑。

  啧,杨漾单纯,他要是单纯,那你们便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只有他看透了杨漾外表下的伪装,但他并不想提醒这两个二傻子。

  邢竹韵把伞撑开,走下台阶,进了雨中,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她并不搭理,但来人却好像是为她而来。

  “学姐等一下。”

  是个男生的声音,还在喘着气,不过声音挺干净的,是她喜欢的声音。

  这是邢竹韵对杨漾的第一印象。

  此时她的身边并没有人,这也意味着男生的确是在叫她,她回头,将伞往上抬了抬,看清了男生的同时,男生也看清了她。

  “怎么了?”

  学姐的声音是御姐音,是他喜欢的声音。

  这是杨漾对邢竹韵的第一印象。

  紧接着,杨漾发现他词穷了,眼前的女生大概168左右,长的一双标准杏眼,鼻梁高挺,嘴巴小巧,看上去未施粉黛,但皮肤状态超好,真真是一个南方美人。

  杨漾看得痴了,脸上的红晕又爬了上来。

  邢竹韵也在打量着这个男生,他看上去应该有一米八左右,五官似女生一般精致,就是皮肤有点黑,该不会是大一的吧?

  今年大一军训的时候,太阳好像挺大的来着。

  她细细瞧着这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觉得他在脸红。

  见人愣住了,她又问了一遍,“你有什么事吗?”

  杨漾被这提高了音量的问话给叫的回了神,他想着室友的话,纠结了一秒钟,然后走到了邢竹韵跟前。

  “学、学姐,我看你这伞很大,能不能躲我一下?”男生的声音很小,几乎要被雨声给淹没。

  邢竹韵看了一眼男生红透了的耳垂,“好。”默默上前一步,挡住了男生被雨淋着的身子。

  感受到女生的靠近,杨漾更激动了,有些语无伦次,“谢、谢谢学姐。”

  “嗯。”

  高冷学姐·邢竹韵心里头在想,这个男生身上没有味道诶,值得夸奖。

  她这人对气味有些敏感。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大部分男生身上都会有一种味道,她把那称做宅男的味道,每次那些人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总是会下意识的屏息,因为受不了。

  她看了眼和她并排走着,将伞拿过去撑着的男生,这个学弟,很合她的心意啊……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