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浮梦公子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0-09-15 11:14:03

顾家大小姐声名远扬,不以美貌,不以才华,只凭“倒霉”二字。 金牌医师顾锦璃名噪一时,因美貌,因医术,更因用不完的好运气。 一次意外,举家穿越,当倒霉晦气的顾家大小姐变成了运气爆棚的现代锦鲤…… 父亲官职低微?无事,爹地拍的一手彩虹屁,哄得帝王合不拢嘴。 母亲娘家无依?无事,妈咪耍的一手暴脾气,揍得亲戚迈不开腿。 女儿蠢笨又倒霉?呵呵,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传说中的锦鲤! 她本不求锦绣前程,青史留名,惟愿发家致富奔小康,过好自家的小日子。 奈何锦鲤属性加持,普通太难,平凡无望,总有队友助她扶摇直上。 小嘴一张,就收割了死心塌地的生死之交;小脚一跺,便镇压了上蹿下跳的极品亲戚;小手一挥,便捡了个身份尊贵的绝美夫婿。 一副倾世好容貌,一手绝世好医术,纤纤素手玩得了琴棋书画,拿得了算盘药杵,就是没想过执一人之手,终白头到老。 某人弯唇而笑:无妨,遇到为夫,再想不迟。 她是他的如花似锦,他是她的天赐凉缘。 从此,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Ps:本文又名《全家一起穿越了怎么办》《现代锦鲤的古代生活》,温馨轻松,愿逗君一笑。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十七章 他们和她们(终)

第一章 “锦鲤”穿越

  顾锦璃是个无神论主义者。

  可看着床顶垂落下的描花绣鸟的碧绿色床幔,摸着身下柔软丝滑的锦被,听着小丫鬟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顾锦璃只得接受她穿越了的事实。

  其实她早在三天前便穿越了过来,可这具身体受了严重的风寒,虚弱无力。

  别说动弹,她就连眼睛都睁不开。

  她的灵魂便如同被禁锢在了这具身体内,她能感知外面的声响,却无法回应。

  她微微侧过头,看见一个穿着浅蓝色比甲的小丫鬟正伏在她身上低低啜泣。

  她用手背抹着眼泪,一边哭一边哽咽着道:“小姐,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呜呜……

  小姐,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去水边了,奴婢真的再也经不住吓了,呜呜呜……”

  她“昏迷”了三日,听了这丫头三日的魔音,终是得见真容。

  这个叫如意的小丫头能哭能说,哭起来那是嚎啕不绝,说起话来,家长里短无一不详。

  甚至就连院中婆子偷吃了一个鸡腿的事,也要详详细细的告诉她。

  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三日里她知道了不少事。

  她穿越到了一个与她同名的女孩的身体里,女孩也叫顾锦璃,是顾府长女,顾家二房的独女。

  顾府虽不算名门望族,但顾家三个老爷都有官职,顾锦璃是顾府长女,小日子本应十分滋润才是。

  可顾家长女哪哪都好,就是运气太差,倒霉的人尽皆知。

  出门下雨,上街坏车,平地摔跟头,就是随便在街上一逛,都能被高空坠物砸昏过去。

  时间久了,顾大小姐倒霉的事便慢慢传开了。

  因着运气不好,顾大小姐本就心思敏感,如今传的满城风雨,她更是羞于见人,整日闷在房里暗自垂泪。

  二老爷二夫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小捧在手心里,如何舍得看女儿如此。

  夫妇两人便商量着要带女儿去大佛寺上香,既是开解女儿,也是想祈求佛祖怜惜,改改她的运势。

  大佛寺香火灵验,可寺庙建在大佛山腰,山路崎岖,还要横渡易水河,所以即便是香火鼎盛的大佛寺在深冬之日也鲜有香客。

  夫妇两人爱女心切,怎顾得上天寒地冻?

  可就是这样一次出行,险些要了一家三口的命。

  易水河上的木桥突然断裂,马车坠入河中,若不是恰好有人经过,只怕这一家三口会当即殒命。

  虽是捡回了一条命,但深冬之际掉进冰冷的湖水里,难免染上风寒。

  古代医学条件有限,普通的伤风感冒都足以要了人的命。

  或许正是因为顾家大小姐没能熬过去,才会被她的灵魂所占。

  金色的阳光透过如意纹菱花窗散下一片细碎的光,将屋子映照得格外明亮,顾锦璃却是有些恍惚。

  她与顾家大小姐同名,可她却是被朋友笑称为“锦鲤”,顾名思义,她有着别人都羡慕的好运气。

  她家里虽不富有,但算是小康家庭,父母恩爱,家庭美满。

  她成绩优异,一举考上了国内最顶尖的医科大学,之后一路过关斩将,得到了学校唯一一个保送附属医院的名额。

  参加工作后,更是深得老院长的青睐,甚至将他毕生所学倾囊相授,短短几年,她便成为了医院的金牌医师,不知让多少人艳羡嫉妒。

  在提及她时,别人总会轻笑道:“咱们和人家比不了,谁让人家是锦鲤,人家运气好呢?”

  语气酸的足以倒牙,可偏偏顾锦璃无法反驳。

  因为她的运气的确不坏。

  买饮料必定“再来一瓶”,乘地铁必定有座,出门过个马路也永远是绿灯。

  虽然都是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足以让人每天都有个好心情。

  有朋友劝她去买彩票,中个几千万就不用再辛辛苦苦工作了。

  可她老爸常说,人要知足常乐,付出多少,收获多少,若是想用上天给你的好运偷奸耍滑,早晚有一天把好运气消耗光。

  所以她从不碰彩票一类的东西,就连刮刮乐都躲得远远的。

  可有一次她在商场买东西,买到了一定金额后,自动参加了抽奖……结果便中了全家夏威夷七日游。

  老爸说的对,所谓物极必反,福祸相依,或许是老天都看不得她这般好命,竟让她遇到了飞机失事。

  再睁开眼时,她便成了顾家大小姐。

  换个角度来想,老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是不是说明她的好运气还在?

  若是如此,那与她坐在一处的爸妈会不会也同她一道穿越?

  顾锦璃薄唇轻启,却发现嗓子干哑的厉害。

  她抬手指向桌上的茶盏,示意如意帮她倒杯水来。

  如意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朝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抽着鼻子,委屈道:“小姐,您怎么刚醒就要赶奴婢出去呀,你又嫌奴婢吵了吗?奴婢是看您醒过来,高兴的呀!”

  顾锦璃无语,她是这个意思吗?

  不都说古代的丫鬟各个心灵手巧,聪慧机敏,主人一个眼神就知道该做什么吗?

  这般想着,顾锦璃冲着如意使了一个眼神。

  如意的嘴角耷拉下来,强忍着眼中的泪珠儿,瘪着小嘴,可怜兮兮的道:“小姐,您别瞪奴婢了,奴婢出去就是,您可不能再动气了啊。”

  顾锦璃:“……”

  如意起身要走,顾锦璃忙抬手抓住她的衣袖,强忍着喉咙里干裂的疼痛,困难的说出一个“水”字。

  如意恍然,忙跑到桌旁倒了一杯水来。

  她扶着顾锦璃坐起身来,顾锦璃接过杯子,碧青色的杯盏衬得她纤细的十指更加白嫩。

  一杯温水入喉,喉咙的疼痛瞬间得到了缓解。

  如意抿嘴笑了起来,声音轻快,“原来小姐你是要喝水呀,奴婢还以为你又嫌奴婢烦了呢!

  小姐您也是的,要喝水就直接说嘛,还要让奴婢猜。”

  顾锦璃:“……”

  是她不想说话吗,实在是嗓子痛的发不出声音来好不好?

  “老爷和夫人还好吗?”喉咙虽然还是很痛,但总算能发出声音了。

  如意眼圈一红,顾锦璃见此顿时只觉天旋地转,心口骤然一痛。

  难道,顾锦璃的父母就这般……没了?

  若是如此,那爸妈他们……

  见顾锦璃身子摇摇欲坠,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如意连忙开口道:“老爷和夫人都还没有醒!”

  顾锦璃:“……”

  顾锦璃心下一松,整个人却因为大喜大悲而更加虚弱无力瘫倒在了床上。

  顾锦璃抬眸瞪她,这丫鬟确定是来照顾她,不是来气死她的吗?

  如意被她瞪得有些心虚,垂着头小声嘟囔道:“奴婢是一想到老爷夫人还没醒,心里难过嘛……”

  如意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虽然这年纪在古代已是大姑娘了,可在顾锦璃眼里,她分明还是个孩子。

  这几日如意没日没夜的守着她,发髻凌乱不说,眼下都有些发青,顾锦璃心下一软,不忍再怪她什么。

  “扶我去……我娘的院子。”她虽然还没完全熟悉周围的环境,却已经开始试图融入古代的生活。

  为医者本就要冷静自持,顾锦璃又是个适应力很强的人,可她亲爱的老妈却是个“外强中干”的小女人,若是她也真的穿越了,此时一定慌的不行。

  “不行!大夫交代过,小姐您必须要好好静养。更何况外面还下着雪,您可吹不得冷风。”

  如意摇着头,坚决反对。

  顾锦璃看着她,虚弱的声音中透着些许冷意,“扶我过去,你若是不听我的话,以后我便不要你伺候了。”

  如意愣住了,她咬着嘴唇看着顾锦璃,见她目光冷冷,不像逗她,眼眶立刻就红了,“小姐,如意是哪里做错了吗?

  您可以打我骂我,不能不要我啊,我就只有小姐你一个亲人了啊,呜呜……”

  “那你便去把我的披风拿来,扶我去找我娘。”

  两人四目相对,半晌,终究是如意败下阵来,不情不愿的取了披风来。

  看她抽抽搭搭的可怜模样,顾锦璃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罪恶感,可她急着要去看她爸妈,一刻都耽搁不得,便只能吓唬她让她乖乖听话。

  迈出屋门,冷风卷着寒雪打着旋的朝顾锦璃吹来,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缩起了脖子,将披风系的更紧一些。

  披风领口处滚着雪白的兔毛,冷风一吹,顾锦璃的鼻尖和眼眶都泛出一抹红来,看起来便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可怜又无助。

  婆子婢女看到顾锦璃走出房间都吃了一惊,连忙围上前去,顾锦璃却是谁都没理,只由如意搀扶离开。

  众人一直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才叹了一声,摇头道:“大小姐真是个有孝心的,才刚醒过来就去看二老爷和二夫人了。

  咱们大小姐性情柔善,模样更是一等一的俏,什么都好,就是这也运气太差了点!”

  “谁说不是呢!你说那桥怎么早不塌晚不塌,偏偏咱们大小姐一去,它就塌了,这上哪说理去!

  二老爷和二夫人要是能平安无事还好,要是有个什么……”

  后面的话她们不敢说,但心里却是明镜的。

  大小姐运气不好,老夫人本就不大喜欢她,好在有父母疼着,也受不了什么大委屈。

  可若是父母都不在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处境将何其艰难?

  为主子哀叹后,她们又不禁担忧起自己来。

  主子失势,终究还是主子,可她们这些人可就真的没前途可言了。

  这般想来,伺候倒霉主子的她们是不是更倒霉一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