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来找我麻烦
他总来找我麻烦

他总来找我麻烦

微观经济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0-04-30 21:49:47

【甜文】【名不符实赖皮女vs表里不一傲娇男】
易绵很喜欢对面那幢小洋房里的男孩子,像金丝雀似的。
只是有些表里不一。
高考前:
“易绵,你能不能不要看我,看试卷!”苏亦北扶额,“我脸上有答案啊还是有人民币啊?”
易绵摇头,想着,嗯,就挺好看啊。
她乖乖的盯着苏亦北给她的试卷看,看着看着,便下笔。
顺便,一头栽下去,睡着了。
苏亦北:……
“欸——嘶——”被人粗暴的掐着脖子拎起,“放手放手!”
“睡着了?你居然睡着了?睡个球球!快点写!”苏亦北戳戳试卷纸,“不写完你就吃空气,喝西北风!”
高考后:
“绵绵,今天有空出来玩么?”
易绵头大,看着一便利贴的作业犯愁。
“我还要写三篇论文,两篇小节,外加一个调研报告——”
苏亦北:“没事,吃完饭了再写。”
“可是我好困啊。”
苏亦北:“那你睡一觉,睡饱了才有精力做作业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棉被日常二

第一回合

  窗外大雨如注。

  入冬以来,H市鲜少有这样的天气,大多是惨淡的昏黄天,或是阴雨绵绵,很少遇见暴雨的冬季,凉意毫不留情的从脚底往上窜,一寸一寸,直到手脚冰冷。

  易绵撑着脑袋坐在窗前,左手边是快半米高的参考书,右手边躺着几份试卷,白白净净清清爽爽。

  李梅萍敲门进屋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变,倒是眨眨眼表示自己清醒着。

  窗户斜对面,低矮的围墙,四四方方的三层小楼,绿植满满的庭院,特意搭建的小亭子,还有里面坐着思考的人——

  是一道风景啊。

  “又在看小宝?”李梅萍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摇头,“这么大雨,也不回家去,就喜欢待在那儿。”

  “人家那是有情调。”易绵软着调子回复,瞪大眼瞧着她,有些不满,“而且,小宝在哪里做题目都是满分。”

  “是,满分——”李梅萍看一眼她雪白的卷子,摇头,“你就不能顺着我一点快点做作业嘛?每天就知道看窗户,能看出花来?”

  易绵盯着外面小亭子里的男孩儿,笑笑。

  可不就是花儿么。

  “对了,你表姐夫快回来了,赶紧把东西收收,我们就吃饭啦。”李梅萍催促,软声软语的,“快把你放在饭桌上的东西拿回来,去吧。”

  “喔。”她吐吐舌,有些懒洋洋的,神色暗了些,扯扯李梅萍的手,轻声问,“妈妈,表姐他们,什么时候搬走啊。”

  表姐一家已经住在他们这儿快两年了,一开始搬过来的时候,说是住一个月就走,后来又说住三个月,这一拖再拖,遥遥无期。

  李梅萍心里也犯愁。

  原本只是疼惜他们,说是暂住,这一暂就暂了这么些年,如今,倒是哄都哄不走了。

  “我们不是,马上搬家了么。”易绵小心翼翼的开口,脸上淡淡的露出一丝笑来,“那,他们,是不是就搬走了?”

  工作需要,易父换到城西那边工作,为了上下班节省一些时间,再加上六口人住着这么一幢小房子也不方便,便考虑着换个房子。

  “那个,绵绵啊。”李梅萍眉头轻蹙,吞吞吐吐的,“你表姐他们,工作不都是也在城西么,所以,跟着我们一起去。”

  易绵:……

  脸上原本的笑瞬间消失,她眉头蹙起,有些不满,嘴里嘟嘟囔囔的抱怨:“怎么还跟我们住一块儿啊……”

  “绵绵,他们那是不得已,你想想啊,你表姐一家,也挺可怜的,钱没赚几个,做生意投资还血本无归的……”

  这些都是假话。

  易绵咬着下唇,憋着气:“投资投资,还不是因为他们想一步登天全买了股票套牢?而且这都两年了,还死皮赖脸的……”

  话没说完,她识相的闭上了嘴,鼓着腮帮子呼气,一想到孙平阳那张脸,越发生气,蹭的站起身,推着李梅萍往外走:“我今天不吃晚饭了。”

  “怎么又不吃?”

  “倒胃口。”

  第二天,易绵收拾好书包,跟往常一样,急哄哄的叼着一块面包,连一个眼光都没有递给桌上的那对夫妻,急匆匆的道了句“我先上学去了”,便着急忙慌的往外跑。

  门砰的一声关上。

  扭头看一眼紧闭的大门,直到确认没有人出来,这才放慢了脚步,一下一下的啃着手里的吐司,慢吞吞的走到街口。

  她和苏亦北约定好了,每天都在这儿等着,一起上学。

  昨天下过暴雨的缘故,地上到处都是水坑,她有一下没一下的踮着脚丫子踩,没过几秒,一抬头,就看见苏亦北痞痞的拎着自己的书包,一脸烦躁的往这儿走。

  年轻气盛的少年,眉清目秀,柔软的头发被修理到耳朵以上,两只白色微微泛红的耳朵在这样的冬季里衬托的格外苍白,挺鼻,薄唇,修长的脖子,松松垮垮的白色校服,还有骨节分明的手。

  是少年该有的模样啊。

  “你今天居然迟到了?”易绵跳过去,很是自然的将手里的书包递给他,扬着声调笑,“我刚刚都要以为你丢下我先去学校呢。”

  苏亦北瞥她一眼,脸垮垮的,没说话,倒是利落的将自己的包背上,手里拎着她的包。

  “你知道吗,我们家今天早饭有豆浆油条还有豆腐脑什么的,都是我妈自己做的,很好吃。”她叨叨着,掰着手指头跟他念,“小宝,我就应该给你拿点。”

  听到“小宝”二字,苏亦北原本垮着的脸越发僵硬,烦躁的很:“都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小宝。”

  还挺拽。

  易绵扬着笑脸冲着他咿咿呀呀叫唤:“小宝小宝小宝。”

  小宝是苏亦北小名,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孩子都是这样的,一长大,就不喜欢家里人叫他小名,觉得丢脸。

  反正,苏亦北是这样的。

  “小宝,你为什么不喜欢别人叫你小宝呢?又不会多加一个贝。”易绵话多的不行,唧唧哇哇说个没完,脸一鼓一鼓的,还挺委屈。

  苏亦北闷闷的嗯一声,伸手压住身边像只蜜蜂的某人,懒洋洋开口:“还上不上学了?作业做完没?”

  易绵嘴巴一张一合,半天没说一个字,乖乖的闭上了嘴。

  她的卷子,还是白的。

  不过没关系呀,白的就白的,回学校抄一下同桌的,很快就写完啦。

  “又想着抄作业?”苏亦北像是想到了什么,垮垮的脸上愈发的烦闷,“下次叫家长,别说你在高三有个哥哥。”

  易绵这个姑娘心眼儿不坏,但是不爱做作业,因为作业这件事,已经不下一次被叫家长,家长每次都说“好的,知道了老师,下次会监督的”

  ——家长本长苏亦北说道。

  久而久之,易绵同学都知道,易绵在高三年级里有个长得帅帅的哥哥,有个会帮着她兜着的哥哥,羡慕的不行。

  苏亦北同学也知道,他在高一年级里有个不喜欢做作业让人头痛的妹妹,请家长的标配就是,两天一小请三天一大请,嘲笑的不行。

  两人三两步就出了小区,门口有不少早餐铺,她眨眨眼,扯扯身边的男孩,腆着脸笑:“哥,我想吃。”

  眼巴巴的。

  “小伙子,给你妹妹买一个呗。”摊主热情地招呼,“杂粮饼,一个管饱!”

  苏亦北瞥她一眼,无奈:“老板,来一个杂粮饼,不要辣不要香菜,加一个里脊吧。”

  “哎哎哎,要辣。”

  他盯着她,挑眉——你说什么?

  易绵讪讪的缩回手,嗯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那就不要辣吧。”

  “家里不是做了早饭么?”苏亦北皱眉,易绵每天都要在外面买早饭,一次两次是意外,每天都要买,这就让人怀疑。

  烫乎乎的杂粮饼到手,她“嘶”一声,将袋子拎着使劲来回挥动:“说实话。”

  “嗯?”

  “我妈做的不好吃。”

  苏亦北:……

  李阿姨怕是要哭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