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穷时尽沧桑
爱到穷时尽沧桑

爱到穷时尽沧桑

秋二喵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12-29 16:58:23

三年婚姻,江暖和沈年形同陌路。 离婚前 江暖说:“我快死了,能不能留下陪我?” 沈年讽刺道:“为了让我留下,这种谎都敢撒?” 离婚后 沈年说:“江暖,你在哪?我相信你了,你见见我好不好?” 江暖留下一封信,仅八个字—— 既已错过,回头无用。 她早就死了,死在最冷的那个冬天。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4章 若有来生(完)

第1章 博取同情?

  “江小姐,你是胃癌晚期,尽早叫家属过来签字化疗。”医生推了下镜框,神色严肃。

  江暖脑子一片空白,哑着嗓子问:“不化疗的话,我还能活多久?”

  “短则六个月,长则一两年。你还年轻,尽快通知家属吧。”

  “谢谢,麻烦您先开药吧,化疗的事情我再考虑。”

  家属?

  江暖心中讽刺。

  江家那些人,眼里处处只有利益,怎么可能会管她的死活。

  除了江家……

  只有,沈年了。

  从医院回到别墅,江暖站在窗边,倒出几颗药和着温水服下。

  窗外在下雪,京都好几年没这样冷过了。

  明年的雪,她还能看到吗?

  江暖将药整齐的摆在卧室的书架上,看着检查报告的眸微微收紧。

  她掏出手机,给沈年打了电话。

  第一次,无人接听。

  第二次,嘟了一声后,您拨打的用户正忙。

  沈年挂了她的电话。

  江暖浑身都冷,编辑短信的手指也在抖。

  ——有事找你。

  半个小时后,沈年的电话才来。

  “什么事?”沈年一如既往的冷漠。

  江暖捏着检查报告的手一紧,字字在心里斟酌。

  难道,直接说:沈年,或许我活不到明年……

  没等她酝酿好要说的话,沈年不耐烦道:“有话快说。”

  江暖指尖收紧,眉头一皱,把检查报告揉成一团揣进兜里。

  她一贯软软的嗓子:“当面说吧,你今晚会回来吗?”

  “很忙,没时间。如果电话不好说,整理好给我发邮件。”

  “沈年……”

  嘟——

  电话挂断了。

  很忙,没时间?

  江暖笑了一声。

  京都杀伐果断的DT集团总裁沈年,忙到可以两个月不回家一次。

  忙到结婚以来,两个人没有好好坐在一起吃过饭。

  忙到等她说出她胃癌晚期需要他签字的时间都没有。

  江暖看了眼空空荡荡的房子,眼睛几分酸涩。

  三年了,她被拘禁在婚姻的牢笼里三年。

  她对着空气,低喃道:“沈年,你可以不爱我,可别把我当傻子啊。”

  江暖的胃部开始泛酸,生出难忍的呕吐感。

  她趴在垃圾桶旁干呕了半天。

  除了血,什么东西都没有呕出来。

  满嘴的血腥味,整个脑袋的气血都在上涌,带着难以呼吸的闷疼。

  一闭眼,就好像是无尽的黑暗。

  江暖甚至开始想,如果有一天她死在这里,会不会都没人发现。

  当晚,沈年回来了。

  距离江暖上一次见到她,整整五十六天。

  沈年看到江暖时,眉头一拧:“几天不见,就能想出把自己饿瘦的手段,想在爷爷面前博取同情?”

  江暖习惯了沈年莫须有的误会,伸手放进口袋里,正想掏出检查报告。

  沈年的电话响了。

  江暖无意偷看,只随意一瞥,就能看见沈年电话上的名字——浅浅。

  沈年毫不避讳她,接了电话。

  静谧的空间,电话那边的声音,江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江浅浅娇嗔道:“年哥,你怎么还没来?今天是人家的生日呢。”

  “马上过来。”沈年说完,挂了电话,进房间拿了件外套出来。

  江暖的指尖还摸着兜里报告的边边角角,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原来,他只是路过拿件衣服。

  原来,他根本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她以为……他该是回来找她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