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薄荷凉夏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0-06-11 09:07:35

  【本文女主燃炸,男主拽,狗粮一堆,虐渣打怪+双宠爽文。】

  叶九凉,天生凉薄,人狠路子野,叶家人眼里的天煞孤星,吃瓜群众口中的“九爷”。

  都说,嚣张不过叶九凉,她排第二无人第一。

  气人的是,在厉陌寒眼中,她是他的狼崽崽,是他厉陌寒要宠上天的小混蛋。

  京城盛传,厉家太子爷,一记眼神都能将人挫骨扬灰。

  可就是这么矜贵高冷的主,竟然被叶九凉调戏了,而且貌似还……脸红了。
 

  **

  出差回来的厉五爷把人堵在昏暗的楼梯口,指腹摩挲着她瓷白的脖颈,“一群小哥哥,那是几个?”

  对上他幽暗的眼神,叶九凉眉一挑,“听厉五爷这语气,是要揍人?”

  “那又如何?”厉陌寒眯了眯眸子,“心疼了?”

  叶九凉忍笑点头,“小哥哥们不抗揍,你下手能不能轻点?”

  【在包厢嗨歌的向天一行人莫名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袭来。】

  厉陌寒埋进她的肩头,恶狠狠地吐出两字,“不能。”

  敢勾搭他的狼崽崽,就得往死里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877、还算数吗(大结局)

001、叶九凉,劳资要杀了你(求收)

  三月,细雨如丝如雾。

  似乎还残留着寒流的尾巴。

  荒无人烟的郊外,一栋黑色的别墅显得鹤立鸡群,暗色的玻璃,黑色的外墙……

  一切都透着阴测测的诡异。

  “啊--”

  气急败坏的惨叫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

  “叶九凉,劳资要杀了你。”

  二楼,右边的房门被粗暴地撞开。

  “砰--”

  男人高挑的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直奔楼下。

  “叶九凉,你给劳资死出来!”

  别墅,另一角落

  长方形的餐桌,摆满了精致的早餐。

  诡异的是,偌大的饭厅只有女孩一个人。

  听到楼上传来的惨叫声,女孩如血的唇瓣抿出一道浅浅的笑痕。

  她合上报纸放在一旁,精致如妖的容颜暴露在水晶灯折射的光线下。

  眉如新月,唇色如血,尤其是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眼角都透着凛冽的寒光。

  她端起桌上的黑咖啡抿了口,倒数着男人还有几秒钟会杀过来。

  一秒……

  两秒……

  三秒……

  杀气腾腾的气息逐渐逼近。

  “叶。”

  “九。”

  “凉。”

  咬牙切齿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女孩眸光轻抬,清澈的眸子眨了眨,满是无辜。

  “谦谦,要喝咖啡吗?”

  软糯的声音,光是听着就足以让人心头一软。

  火急火燎杀过来的男人,肤如白玉,一身冰紫色丝绸的睡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隐约可见他线条分明的胸膛。

  此刻,他俊雅的面容覆上一层寒霜,黑亮的眸子盯着女孩这张极具有欺骗性的脸蛋,一口大白牙狠狠地磨着。

  去特么的谦谦。

  去特么的咖啡……

  劳资现在就想揍她一顿。

  “叶九凉,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半夜三点才回来的?”他忍着快要暴走的洪荒之力,一字一句地问道。

  叶九凉,“知道啊。”

  “那你对我的床做了什么?”他一激动,刚洗的头发溅出星点水珠。

  “准确来说,你对我的枕头做了什么?”

  叶九凉用手护住杯子,免得她的咖啡遭殃。

  然后,她抬起头,语速很缓很缓地说,“昨天你们都不在,所以我一个人在储藏室里呆了一会,然后看见你上次买的神奇胶水,我就想试试有多神奇。”

  她顿了顿,抽空抿了咖啡,接着道,“我本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的,结果你睡得太死了,我就当你答应了,我也没倒很多。”

  说着,她还伸出剪刀手,“就两瓶。”

  “……”

  季如谦牙齿咬得咯吱响。

  那些神奇胶水,效果是强力胶水的好几倍,一旦沾上非得撕下一层皮,得用专门的化学试剂才能溶解掉。

  一点点就要人命了,这厮倒好,一来就是两瓶。

  得亏他当时买这个神奇胶水顺便还弄了几瓶特殊试剂,不然他这头飘逸的短发就保不住了。

  “叶九凉,你是打算清明的时候去给我上香吗?”什么叫他睡得太死,明明就是她动了手脚。

  女孩勾了勾唇,“那可能不行,清明的时候我估计回华国去了,应该没空去给你上香。”

  “噗--”

  扑哧声突兀地响起。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酒柜后面走了出来。

  酒红色的长卷发,褐色的眸子,唇红齿白,精致的娃娃脸灵气十足,不谈年龄估计别人都会以为她未成年。

  古希诺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头发微湿,风尘仆仆,一看就是刚刚从外面回来。

  “没想到我一回来就有好戏看了,咋肥四啊?”古希诺走了过来,朝叶九凉抛了个媚眼,拉开椅子径直坐下。

  叶九凉问,“诺诺,喝咖啡不?”

  “小凉凉,你一笑准没好事,你这杯咖啡我怕是无福消受啊。”古希诺看了眼推到她面前来的咖啡,笑眯眯地挪揄道。

  两人聊得欢快,完全把季明谦给忘在一旁了。

  就在他再次要暴走时,叶九凉慢悠悠地从兜里拿出一个青色小瓷瓶,随手丢给他。

  “接着。”

  “这什么?”季明谦反射性地抬手接住,目光疑惑地看向她。

  她说,“前几天和你说的新品。”

  闻言,季明谦眼底一亮,连忙把小瓷瓶往兜里藏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