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你热恋
予你热恋

予你热恋

乔晞雾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19-10-30 12:14:50

新书:《陆先生他病得不轻》
深城里,最美、最野的名媛是慕暖,人人都知她爱贺云礼,但人人都知贺云礼心中盛满的白月光,不是她。
她追逐他的步伐数年,最终落得丢盔卸甲,一身狼狈。
那天夜晚,她吻在了他的眉间,对他说,“就这样吧,以后不再惦念了。”
后来,她就真的没再惦念过。
之后,贺云礼觉得他疯了,因为他侵蚀骨髓的想念她。
那天,她穿上了绝美的嫁衣,却不是为了他。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他偏执的甜》已完结

第一章 慕暖,我不爱你。

  关于你爱上我这件事,我好像,从来就没奢望过。

  ——慕暖

  ……

  残月西沉,偌大的慕家被包裹在暮色里。

  红木楼梯上。

  女人握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冷冷地,“慕暖,有意思吗?”

  慕暖垂着的羽睫,漾开了沉沉地笑,“有意思,当然有意思。我要得到的东西,从来都不会让给别人。”

  白清脸色一冷,“慕暖,云礼不是物品,他是个完完整整的人!”

  她漫不经心地笑,“那我就更不能让给你了。”

  “慕暖,他根本不爱你!”

  “我不在乎。”慕暖浅笑,纤细的手指优雅的从她手中抽出,“他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白清斜视窥见一个男人的身影,此时刚刚进来,嘴唇忽而勾起了一阵弧,“是吗?”

  “啊!”的一声惊叫,白清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啪嗒、啪嗒”滚下了楼梯,触目惊心。

  血液不断溢出,像个残喘的小兽,她蜷缩在一起,脸色发白。

  从身后的角度来看,就像是她亲手将白清推下来的。

  慕暖微怔。

  此时,一道清冷卓绝的身影跃入她的眸子里,男人跨着大步,将白清抱入了怀里,起身时,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是最冷酷的寒星,侵蚀灵魂的冷漠。

  瞬间,笑容殆尽,她冷静地解释,“我没有推她。”

  他冷酷地盯了她一眼后,转身对管家说,“备车。”

  男人直接往外走,根本不理会她。

  她开始害怕了,对着他的背影喊道,“贺云礼,你不许走!你还没有听我的解释!我不准你走。”

  然而,他并没有要停留的意思,大步向前。

  她啪嗒啪嗒地下楼,脚腕一扭,摔到在了地上。眉间隐忍着疼,佣人想要搀扶,她却一把推开,将高跟鞋脱下扨掉,追了出去。

  追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栽倒在雨水里又爬了起来。

  眼见车子彻底离开,才停下了脚步。

  她微沙悲凉的声音,“贺云礼,别走……”

  天空上,是电闪雷鸣的雨夜,急骤降温的深城,今夜格外的冷,料峭吹过了绵延无尽的骤雨。飘零的雨,落在她华美的裙摆上,她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好冷——

  冷到,像是回到了深冬最寒的一夜。

  ……

  慕暖辗转难眠,脑海里,都是贺云礼抱着白清离开,那一双冷至骨髓的眸子。

  他肯定是误会了……

  “砰!”地一声,门被踢开了。

  一方明亮,他背光而来,眸子正幽幽地目视着她。

  “云礼…”她先是愣了,紧接着问,“你怎么回来了?”

  “砰!”,他蓦地将她砥在了床角,手指攥住了她的衣领,“慕暖……”

  很近,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他的冷意摄人,几乎濒临死亡的窒息。

  慕暖目光平静,“贺云礼,放开!”

  贺云礼冷冷的,眉眼暴戾、阴鸷,像是要将她蚕食的饕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用手去推搡他的手臂,试图挣扎,却因男女力量悬殊,而无法挣脱,咬着唇,“我没有推她!”

  “她的脚是用来跳舞的,和你不一样。”

  她挑眉,“她什么样?贱样?恬不知耻地喜欢你?还是像狗一样的赖着你?明明知道你有未婚妻还……”

  “啪!”一巴掌,毫无预兆。

  他戾气十足,“谁准你这么说她?”

  “贺云礼……”

  霎时,风声静止,大地安静。

  她指着已经红了的脸颊,“这就是你送给我的成人礼吗?”

  他微顿。

  多么讽刺啊!

  他只记得她是如何“欺负”了白清,却从来没有记得,今天是她十八岁的成年礼。

  失望吗?

  好像已经习惯了。

  可胸口还是会堵,还是会委屈,还是不争气地想哭……

  “滚吧…”她声音里有着疲惫,“这几天我不想看到你。”

  贺云礼沉声,“慕暖,阿清她没有做错什么。”

  白清没做错什么?

  那她又有什么错?

  从十岁喜欢到十八岁的少年,心里却从来没有过她的位置。

  她是灰姑娘与王子故事里,最恶毒的女配。

  扮演者他们的绊脚石。

  纵使声名狼藉,纵使遍体鳞伤,无怨无悔。

  她轻笑,“贺云礼,我可以放过她,但你,必须是我的。”

  他的眸子聚了寒,“慕暖,我不爱你。”

  那一瞬间,风声戛然而止,她的眸子清澈透亮,不安的碎发撩过她的唇边,彼此的呼吸很近。

  她说,“那又怎样?得到你,就够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