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创立者
地府创立者

地府创立者

穿靴子的花猫

玄幻/高武世界

更新时间:2020-08-20 20:34:15

主角秦无进,未来的半个创始神,没错,就是半个,且看史上第一个黑化的男主与世界树化形的女主在大陆如何搅动风云?这个与天同寿的诸神时代如何黄昏? 种族、战争和创始之秘,哪个更吸引你? 一切都只是一场赌局,惊天大阴谋,结果是一场失败的胜利。 秦无进脚踏虚空,灰色的气息在周身氤氲,向虚空呐喊:“钧,我迟早打败你!” 他——真的什么都失去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七十四章 上古秘丹

第一章 进入大陆

  云岚大陆只不过是洪荒大世界中的一粒沙尘,万千大位面的一角。

  相传云岚大陆与宇宙同生,无上大能灌注诸天气运,凝聚鸿蒙诞生之初的紫气创造而成,大陆既成大能穿梭离去,再无降临。

  而因为诞生能量最接近本源,所以大陆给予万千生灵以福泽,自诞生初便具有千奇百怪的力量,能够不死或者好运连连。

  而它们的名字,统一叫作“天命”!

  ……

  秘境,桃园山庄。

  满园桃花绽放,万朵花瓣飘零,春水暖流穿插而过,俨然人间仙境。

  “师傅,我不想离开你。”

  一位少年无聊地扒拉着放在双膝上的黝黑色巨型重剑,师傅站在身后一脸严肃。

  说话的年轻人名叫秦无进,他从小和师傅生活在秘境中,没有见过父母,完全没有印象,听这个白胡子老头师傅说,他是在雨天被捡回来的,很不听话,哇哇大哭十几天。

  秦无进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怕生哭闹,后来从下人口中才知道,原来是这个白胡子老头师傅把他放在一边不管不顾十几天。

  饿得太久,才哭闹不停!

  居然没有嗝屁,秦无进感叹自己,真是贱命容易养活。

  住在秘境中,远离尘世纷争,享受极乐当然惬意。然而,从小到大师傅对他很严厉,隐隐间让他觉得师傅有事瞒着他。

  终于,在他十六岁生日之际,他庆生之时,师傅突然密谈他,要求他两年后离开秘境,以一个叫作枫之城的地方为起点,开始征途。

  在秘境中住惯的他不免对外面的世界有些期待,师傅的藏书里有各种各样的描述,那些五彩缤纷的美食,形形色色的高手仙人,吸引他的目光。

  “进儿,这是你必须完成的事情,所有答案在等着你,未来也在等着你。”师傅难得的严厉,以往都是宠爱着他,看来师傅的确有什么秘密隐瞒他。

  “所以你必须迈开这一步!”

  不忍翻起一个白眼,师傅向来不会说话,沉默寡言,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讲道理从来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我知道!”秦无进以师傅的口吻接茬,“为了成长,为了变强,为了顶天立地!”

  实在是师傅说过太多次,他已经有些听烦了,虽然秦无进也想出去各种逍遥,但是心里不自觉地对师傅放不下,养育之恩,他一直一个人生活,没什么人能和他聊天胡闹,在一起生活十几年,两人亦师亦友,更多时候他更像师傅的儿子。

  “我不在家,可没人照顾师傅。”秦无进玩笑一句,心里酸溜的情绪涌上心头。“师傅也吃不到狮子头了。”

  他从小喜欢翻阅书籍,几乎将师傅所藏都翻了个遍,刚好有一本《食神秘典》,学会一手好厨艺,自此后时常接管府内伙食,师傅就喜欢吃他做的红烧狮子头。

  以前每次秦无进做狮子头,师傅都会从虚空中冒出来,眯眼开怀,十分期待。

  而这次白胡子老头师傅眼神却异常坚定,严肃甚至有些动怒。

  “不准找借口,这次你必须去!”

  好吧,逃不掉了。

  秦无进也收起侥幸心理,知道逃不过,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庄内的生活,虽然对离去秘境有所感知,可是没想到这么快。

  师傅的严肃告诉他,进入云岚大陆对他来说极为重要,师傅应该知道些什么,也许有什么东西在等他,也许师傅不愿让他腐朽庄中。

  如果他一辈子待在庄内,可能安逸一生,但也仅限如此,一辈子只是个被圈子束缚的人,睁眼闭眼都是熟悉的桃花,而不是外面的繁华,热闹的景象和各种有趣的人儿。

  师傅不会说话,但是一直很呵护他,自幼早熟的他,自然懂得这份苦心。

  第二天,秦无进带走那把黝黑重剑,来到秘境出口,一个传送阵。

  出口处师傅挺身傲立,长袖宽袍,不怒自威,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其实他还有两个犹如童养媳一般的青梅竹马——紫杏、岚蝶,是师傅找来作他小时候玩伴的,现在应该还在熟睡,一但知道自己离开,她们肯定会追逐出来,还是不要告诉她们吧。

  白胡子师傅眼角忧色一闪而过,凭空出现一个储物戒,戒面盾牌纹刻,缓缓飘到秦无进身前。

  戴在手指上,将黝黑重剑收进去,心里格外心酸,眼眶湿润。

  两人彼此站立,良久不说话,悲伤的感觉却彼此纠缠不清。

  “进儿,记住。在云岚大陆,杀戮是常有的事,你不忍心,但别人忍心,要想混下去,你需要戒备心和朋友……”

  “虽然说……你的天赋极高,实力也很强,但毕竟受限于身体强度,万事不可冲动,要懂得圆滑处事……”

  平时半字难提的师傅在此时却格外活跃,嘴中念念有词,秦无进知道师傅还是很担心他,一个无妻一个无亲,两人相依为命十几年,中间有许多的欢声笑语,许多的小打小闹,拔胡子、剪桃花,和稀泥,往事好像历历在目,没想到,此时却到分别的时候。

  今日一别,下次相聚又是何时?

  他从小无亲,师傅如父!

  秦无进鼻尖一酸,磕头三拜。

  “师傅保重,弟子定不负期望。”

  眼眶也很不争气,眼泪哗啦落在咫尺的灵土上,渗透进去,桃花花瓣融化消失。

  白胡子师傅看着秦无进,多年古井无波的内心里泛起一片涟漪,道:

  “迅速离开!不要再来烦我!”

  师傅转身一步踏出,秦无进眼皮眨动间已经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对师傅的影子再次一拜,抬头记住这个美如画的桃园秘境,一脚踏入漩涡般的传送阵。

  其实,白胡子师傅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在高空中看着他,一大圈皱纹的眼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转而望向天空,整个秘境开始剧烈震动。

  “自今日起,桃园老人出世!”

  声音响彻寰宇,传达无数位面,一时间无数强者瑟瑟发抖,灵魂颤栗,威压直接将一个位面抹杀,正在发动第两万零二百二十次位面侵略的冰皇族瞬间无家可归,两军目瞪口呆,立急撤军,生怕惹那位至强者不高兴,一场位面战争平息!

  ……

  头晕目眩,持续数秒,再落地时已经是完全不熟悉的世界。

  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茂密的灌木丛,视线还好,远处是巨大的城池,街道繁华,人影攒动,有高耸的塔楼,也有巨大的宅院,总之十分缤纷多彩。

  那应该就是枫之城,他征途的起点!

  迫不及待,秦无进翻身就要冲下去,可是周围突然“沙沙”响动,四周好像有某种生物在高速移动,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秦无进很紧张,他这么快就要经历战斗吗?

  对于这些他很陌生,心脏跳动加快许多,“扑通扑通”地响个不停。

  想起师傅的教导,他警戒地望向四周,可是什么都没有。

  可就在一瞬间,突然一道兽影极快靠近,兽爪直击后背。

  毕竟经验不足,反应慢半拍,兽爪刮到,鲜血从爪痕流出,居然是金色的,然后伤口肉眼可见立马恢复如初,衣服上几道疤痕显示刚才受过伤。

  秦无进混不在乎伤口,他天生金色血液,恢复力极强,只要稍微一点血液就能治愈大部分物理伤害,怎么可能被伤到。

  兽影极其狡猾,一击不中立刻退去,伺机而动。

  秦无进小心谨慎,打量四周,他可不是战斗小白,虽然在秘境中挺厌恶战斗所以不愿意学,但是师傅逼迫下还是学过一些基础。

  兽影看起来不会轻言放弃,而秦无进刚好可以利用它锻炼战斗能力。

  他真的巴不得兽影赶快攻击。

  灵机一动,秦无进故意露一个破绽,将它喜欢的后背留给它,兽影果然灵智不高,立马窜出,攻击还未至,秦无进反手一把抓住兽腿。

  倒吊起来,兽影这才进入秦无进眼中,原来是疾影狼。

  疾影狼,低阶妖兽,速度很快,爪子锋利,群居动物,天命是种族性的风刃。

  云岚大陆兽族没有等阶划分,或者说其他种族也没有,生灵强不强取决于它的天命,分为五重星格,越往上越强。

  疾影狼即使被倒提狼腿,依然咧嘴狂啸,唾沫横飞,真是一种灵智不高的兽族。

  秦无进反而很疑惑,按理说疾影狼他在师傅的藏书中看过,都是群攻性捕食,这只怎么会脱单?

  立刻想明白什么,暗道不妙,山坡上立马狼啸响彻天际,一大批疾影狼从四面八方窜出,气势磅礴,尘土飞扬,秦无进被包围了。

  看着四周尖牙利嘴的疾影狼,足足十几只,秦无进有些担忧,疾影狼捕食时通常是群体齐发风刃,瞬间将猎物绞杀,这么多疾影狼,恐怕……

  果然,疾影狼根本不给秦无进反应的时间,元力汇聚后数道风刃铺面而来,而秦无进还未做任何准备!

  这该死的战斗反应,早知道就在秘境中多学学。秦无进暗骂,他居然停在那儿思索。他告诫自己,战斗瞬息万变,以后一定要万分小心。

  数道风刃在秦无进眼中放大,即将击中,就在此时,数道元力剑刃拦截。

  场景变换,局势陡转!

  好几道人影飞奔而至,落在地上,将疾影狼包围。

  领头的朝秦无进笑道:

  “兄弟,不用担心,你安全了!”

  秦无进拱手致谢,那人一愣,又回以笑意。

  秦无进并没有觉得不妥,可是那人给他的表情就像在说“不是这样的”,他很不明白。

  三五下就将疾影狼全部猎杀,看手法应该是经常战斗的老手,剥皮、取天命种子、剔骨、炼血,熟练的很。

  秦无进估摸着应该是枫之城的佣兵,听到狼叫声赶来,既能救人,又能猎杀一些疾影狼,毕竟人类需要材料,而其他种族天生就有。

  就在佣兵们提取有用材料时,突然一个人大喊道:

  “老大,你快来看看。”

  许多佣兵聚在一起,隐隐将秦无进视线挡住,不过这可难不倒他,神念覆盖一目了然。

  原来是一个锦盒,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头疾影狼的肚子里,居然没有腐化,里面一张白绢轻如薄翼,什么都没写。

  佣兵们摸头不知脑,秦无进却觉得那张绢有些奇怪,上面有微弱的神念丝线。

  正要一探究竟,那位领头大哥突然走向秦无进,秦无进赶快将神念收回,避免被发现。

  “想必你来这里就是寻找这个吧?”

  秦无进有些好笑,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应道:

  “正是!”

  领头大哥笑笑将锦盒抛给秦无进,又继续在疾影狼身上摸索。

  秦无进觉得枫之城的佣兵还是比较好的,没有师傅说的那么险恶,端坐一旁,放心地将锦盒打开。

  远处一个佣兵拿手肘子捅了一下领头人,领头人正悄悄打量秦无进。

  一道神念探入,纸张直接漂浮到空中,一道亮光,周围元力汇聚成字。

  “哥哥,我今日出走,定能从外界为你寻一助力,倘若真觅此人,定拿此锦盒作为信物来秦家,到时自称哥哥外甥,请静待妹妹消息!”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