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她帅爆了
宿主她帅爆了

宿主她帅爆了

小坑爷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0-05-16 13:42:29

【隔壁新书:宿主她精分了】在下比较懒,各位看文能知道的事,就别看简介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小可爱们看这里

第1章:标题没想,看文(一)

  季凉被强行绑定了正能量系统。

  【任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看起来像坏人?

  小系统查看了她以往的资料,颤着机械音给出了回复。

  “不……大佬您、您怎么可能会是坏人?”

  你明明就是个疯子!

  绑错人了怎么办?这个人应该去黑化组的啊啊啊!

  季凉不知道小系统的想法,已经开始接收起信息资料来。

  这是一个玛丽苏校园世界——

  好了,跳过。

  原主是个富二代,不好好学习的小太妹,跟主剧情无关,熬夜玩游戏猝死。

  嗯,死得没新意。

  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季凉从键盘上爬起来,揉揉脸,接通了电话。

  “小凉,我知道你还在赌气,可今天是爸爸的婚礼,你能不能……来参加?”季父放软了所有的语气,希望她可以同意。

  原主三天前因为父亲要再婚,吵了一架跑出来泡在网吧,谁的电话也不接,也不许季父派人来找。

  季凉想了想酷似原主生母的女人,语气平静道:“可以,不过那个女人不能得到季家的任何财产。”

  季父很是欣喜,连忙应着:“季家都是你的,遗嘱我早就准备好了,虽然爸爸再婚,可是只有你这一个女儿。”

  “当初妈死后,你也说过,这辈子只会有她一个妻子。”季凉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她不在意季父再不再婚,只不过原主介意而已。

  倘若那女人是真好也就算了。

  如果不是……

  最好别惹到她。

  季凉的眉眼冷淡清浅,五官极其精致,凑到一起性别难辨,只能用好看来形容。她穿着露脐吊带下配同色黑短裙,外罩红皮夹克,踩着小高跟走进婚礼现场,高扎的马尾更是平添她几分精干,瞬间气场外开二米八,引起全场瞩目。

  季父倒是对她的打扮见怪不怪,要是他这叛逆的女儿有了学生样,他才要惊掉下巴。

  “小凉,这是你顾阿姨。”交换戒指的仪式早已结束,季凉来的晚,可季父还是特别高兴地介绍着人。

  “他是你顾阿姨的儿子,顾深阳,比你小一岁。”

  季凉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给面子的打了招呼。

  这场婚礼季父办得很开心,晚上就搂着美娇妻入眠,季凉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见顾深阳要上楼,顺口问了句:“有烟吗?”

  对方摇摇头,白净帅气的脸上有些为难,却还是生疏地开口叫道:“姐……姐,吸烟对身体不好。”

  “嗯。”季凉是个老烟民,知道那玩意对身体不好,不过到底也有解决的办法。

  她上网订购了一批细支茶烟,加了钱,同城一小时到货。

  顾深阳没有看清她具体买的是什么,不过远远从屏幕上瞥见的烟盒也足以说明,他皱了皱眉,还是转身上了楼。

  对方似乎很难相处,他也不好多管闲事。

  第二天要上学,季凉在小系统《三字经》的循环播放下起了床。

  小东西,明天你不换个内容,我会让你哭。

  系统没由来的一慌,为什么它理解的哭,是另外一种意思??

  “宿、宿主……今天星期一,要穿校服。”系统弱弱提醒着,它还没忘记任务。

  季凉挑衣服的手停留在那套崭新的制服款校服上,淡漠的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乖,学声猫叫,我就穿。

  遇到这种性格恶劣的宿主,应该直接怼死,可是为了任务,系统觉得自己要忍辱负重。

  “喵~”

  呵。

  这个字,充分饱含着人类情绪,极其复杂,难以分析,系统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理解比较好。

  见宿主真的换上了校服,系统简直都要感动得哭了。

  它好厉害哦,居然让一个黑化疯子乖乖穿校服了!

  季父也是惊讶的,看着学生气的季凉老半天没缓过神,要不是顾苓提醒,他差点就忘了正事。

  “小凉,你现在懂事了,深阳转去了你们学校,你在里面稍稍照顾下。”

  季凉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动作优雅大气,任何人看了都自愧不如,那种浑然天生的矜贵气质,别人是模仿不来的。

  她没有回应季父的话,顾苓却是忍不住叮嘱几句:“小凉,你弟弟刚过去肯定会不适应,你做姐姐的多少照顾着些,别让人欺负了他。”

  季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用餐巾擦了擦嘴,这才淡漠道:“看我心情。”

  这个回答在季父的意料之中,可顾苓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得笑笑目送她离开。

  “季叔叔,母亲,我也吃好了。”顾深阳低敛着眉眼起身,模样乖顺,顾苓最是爱极。

  “小阳,你应该改口叫爸爸,下次记住了,快去吧,和你姐姐一起坐车去学校。”顾苓上前给他理了下衣领,很是疼爱。

  顾深阳不语,轻轻点头,便转身离开,出了家门才微微松口气。

  台阶下季凉正靠在车旁吸烟,见他出来,顿了顿,还是把烟扔地上踩熄,随后拉开车门坐进去。

  顾深阳的嘴角微微扬了扬,便荡开浅浅的梨涡,笑意暖人。他收敛了笑跟着坐进去,看向另一边戴耳机听歌的人,小心翼翼地询问:“你在听什么歌?”

  季凉没想到他会来搭话,眉眼里是贯有的冷淡,她懒得废话,直接取下耳机外放,正是安魂曲。

  顾深阳脸色一僵,大早上的,居然听这个??什么癖好!

  季凉见他接受不了,又安回耳机继续听。

  尔等凡夫俗子,怎能体会安魂曲的美妙?真是悲哀。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正常啊!

  系统暗地里吐槽了一句,这绝对是它见过的最奇葩宿主,没有之一。

  到了学校后,季凉并没有好好学习,上课一直在睡觉,不过老师和同学还是感到意外,起码这小太妹没有旷课,还头一次穿了校服,班主任甚感欣慰。

  “宿主,我求你了,上课别睡觉,好好完成任务行么?”

  讲得太垃圾,没什么好听的。

  季凉是高三党,复习已经结束,现在老师讲的都是高考真题卷,系统觉得她还能再抢救一下。

  “宿主,你稍稍听那么几节课,我们慢慢来,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小东西,要知道我没炸了学校,已经是给你面子。

  系统哑口无言,只好看着任务进条默默发愁,这得何年何月才可以完成啊?隔壁家的都已经拿到两个绩点了,它这还是零。

  不过听说黑化组的那个小瘪三绑了个正直的宿主,到现在情况跟它差不多,这或多或少也算是一点安慰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