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心尖宝贝放肆恋
总裁的心尖宝贝放肆恋

总裁的心尖宝贝放肆恋

燕昵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0-12-13 23:53:51

【已开新文《他的小祖宗不好哄》,文文超甜啦,一定要看哦】 在姐姐的婚礼上,沈颜意外招惹了时家继承人时殊,传言时殊为人冷酷无情,不近女色。时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商业上当之无愧的帝王,睥睨一切。却意外碰到沈颜,冷酷是什么?呵,不近女色?那深沉迷人的嗓音:“宝贝,该回家了。”那又是谁呢?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 时顾衍和林欢(17)

第1章 姐姐今天结婚了

  “姐姐,你今天真美!”

  沈颜把手环住姐姐地脖子,看着镜子里的姐姐,忍不住赞叹起来。

  今天是沈颜姐姐沈楚君和时家长子时顾衍的结婚的日子。

  “小颜,就数你嘴甜。”沈楚君转过身子,用手指点了点沈颜的眉心,满是宠溺的神情。

  沈颜撇撇嘴,握住姐姐的手,道:“姐姐,你要幸福,要很幸福很幸福。”

  “姐姐知道。”沈楚君把妹妹抱在怀里,望着窗外热闹的样子,缓缓地说。

  “新娘要准备入场喽!”平日里与沈楚君关系交好的姐妹在门外喊了起来。

  沈家父母在沈楚君小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所以弃了长辈牵入场,改由时顾衍陪着。

  时顾衍牵着新娘,缓缓入场。

  时家是帝都的商业巨头,所以这场婚礼十分盛大,又为了迎合新娘的喜好,整个会场都布置得温馨而漂亮,满满的海洋风格。

  沈颜看着姐姐幸福的样子,不由地为她开心。

  沈颜穿着紫色的伴娘服,俏皮可爱,一笑起来两颗虎牙就露了出来,天真无邪。

  然而,暗处却有人将她死死盯住。

  婚礼过半,沈颜百般无聊,姐姐和姐夫在敬酒,所以她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喝饮料。

  “这不是新娘子的妹妹嘛,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呢?”

  来人晏笑盈盈,一身淡蓝抹胸裙,裙摆镶了许许多多碎钻,随着走动煜煜生辉。

  聂倩端着酒杯,仔细打量着沈颜。

  沈颜望着聂倩,微微一笑“姐姐和姐夫在敬酒,我不会喝酒,就坐在这休息一下。”

  “今天可是你姐姐大婚的日子,你怎么能不陪宾客喝几杯呢?”聂倩摇了摇酒杯,茗了一口。

  又道:“时家不比其他家族,时家的人得够聪明。”

  听着她的话,沈颜握着饮料的手紧了紧,没有说话。

  “来,我敬你一杯。”聂倩端着酒杯,又从侍从那里端了一杯酒,递给沈颜。

  聂倩一双美眸盯着沈颜,不再言语。

  沈颜接过酒杯,犹豫了几秒,一口喝下。

  “咳,咳咳。”沈颜从没有喝过酒,呛得不行。

  “好酒量。”

  聂倩看着她把一杯酒喝完,扬声笑了起来。

  “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说罢,也不管沈颜,自顾自地离开了。

  沈颜喝过酒,头有些晕,便起身往酒店楼上去了。

  聂倩站在暗处,望着沈颜的模样,勾唇一笑。

  这酒喝时甘甜,后劲却十分大,我就不信你还能清醒着。

  谁让你姐姐嫁给了顾衍,那可是我中意的人,敢抢我的人,沈楚君,我就毁了你妹妹。

  一口喝了杯中酒水,望了眼远处正在陪宾客喝酒的沈楚君,伸手召来了侍从。

  而这边,沈颜这会子后劲上来了,摇摇晃晃地扶着墙,努力找自己的房间。

  时殊自幼和时顾衍关系交好,所以今天也为堂哥高兴。不由多喝了几杯。

  可惜交了一帮损友……

  扯了扯领带,打开了房门,闻着身上的酒味,直接往卫生间里走去。

  “我房间是6012还是6021?头疼。”

  沈颜走在走廊上,低头嘀咕。

  “好像是6012,对,就是6012。”

  扶着墙,摸索着找到房间。

  “怎么门是开的?”

  因为喝了酒,酒精麻痹了大脑,沈颜没有多想,就直接进去了。

  看见床,没有注意到卫生间里的情况,就直接脱了衣服往床上一躺,沉沉睡去……

  ——————————————

  《掌心糖》试读片段

  刚才不小心撞到,黎可夏隐约闻见他身上有种格外清新的味道,让人有些流连。

  视线忍不住往下偏移,少年穿着白色的衬衫,干净又清冷。

  是她喜欢的模样。

  此刻正直直地站在自己面前,银白色的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就像给他镀了层光。

  你从云间来,恰似人间惊鸿客。

  脑海里突然间就冒出了这句话。

  “咕咚。”

  黎可夏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她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人。

  刚才因为蛋糕掉在地上的坏心情一扫而空。

  眼眸微转,黎可夏动作十分大胆,直接伸手微微勾住画中走出来的少年,语气轻浮。

  “谁家的漂亮小哥哥?”

  声音软软绵绵,像极了苏执养的那只猫咪。

  黎可夏动作快,苏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她勾住了脖子。

  愣了一秒,随即向后退了一步。

  眼神里数不尽的冷清,嘴里呢喃。

  “……”

  “什么?”黎可夏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你是谁?”

  声音如同他人一样,空灵幽转,不可侵犯。

  黎可夏撇嘴,略微恢复理智道:“这是我家,我是黎可夏,你又是谁?”

  伸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又环住自己,细细打量面前画中少年。

  上午黎昊给自己打电话,说家里有一个重要的客人要来,关系着黎家产业接下来的发展,十分重要。

  黎昊千叮万嘱,要黎可夏一定要按时回家。

  想来,便是眼前这位画中少年了。

  不过,黎可夏想不通,面前少年最多不过二十五,就能让黎昊这般重视?

  有趣。

  虽然说和黎昊的关系不好,但是面前这位少年,黎可夏见了,却也是心生欢喜。

  资深颜控,理所当然对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充满了欢喜。

  “苏执。”

  苏执说了自己的名字,也对面前的少女身份有了了解,往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不过黎可夏素来大胆,加之苏执模样好看,又是黎昊的客人,黎可夏更加是肆无忌惮。

  黎可夏向前走了一步,接着转身,拦在了他的面前。

  —————————————

  《他的小祖宗不好哄》

  江肆最近发现自己栽到了一个小姑娘手里,小姑娘看似乖巧可人,眼睛干净得跟玻璃珠一样,实际却是个小狐狸。

  小剧场一:

  元旦晚会上,倪希坑了江肆,让他出演舞台剧《囍》,结果顺带坑了自己。

  “小同桌,这算不算嫁给我了?”

  江肆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喜袍,又抬眸盯着倪希的嫁衣,似笑非笑。

  “呵~”倪希白了他一眼,接着抬手指了指自己,“姐心里只有学习。”

  小剧场二:

  洱城的第一场雪初现,江肆单手托腮,看着正在认真刷题的倪希,百般无赖:“小同桌,想好冬天和谁一起过了吗?”

  倪希连个眼神也没给他,直勾勾盯着面前那套物理试题:“和我最亲爱的试卷啊。”

  提问:小姑娘太爱学习了怎么办?

  一个满心想要考大学的倪希VS为了媳妇只能够好好学习的江肆

  (超甜哒,一定要看哦)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