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请自重
贵妃请自重

贵妃请自重

路九公子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0-08-30 09:27:56

新书《我是真的很想当咸鱼》求支持~
【苏爽,甜宠,虐渣】
陆子虞:今生的国公府千金,早知晓家族命途坎坷。这一世看她如何翻云覆雨,让家族重回巅峰。
众人称:听说京城九皇子是个清冷禁欲的人!
某妖孽:是么?他要是不对我动手动脚,我还真看不出来。
众人称:听说陆家四娘子是个乡下来的草包!!
某妖孽:不好意思,本小姐除了掏粪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众人称:听说暮沧斋里的东西贵着呢,想必陆家四娘一个子儿都买不起!!!
某妖孽:让诸位见笑了,暮沧斋是我的私有财产。
众人称:...大佬您厉害
这是一个女人,处心积虑勾搭一个男人的故事,亦是一个男人,娇宠疼爱一个女人一生的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春

第一章:穿越

  夜晚H市中心夜色阑珊,车流在马路上急速的行驶,闪烁的霓虹灯不知道照亮了谁的眼。

  Miusi酒吧内灯光闪烁,强烈的鼓点打在舞池中扭动着身子妖娆的女人身上。

  角落里不少孤独的人上下把玩儿着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眼睛迷离又彷徨的寻找着自己今夜的猎物。

  吧台两个娇俏的女人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细长女士香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伏着头不知道两个人聊着什么。

  左边的女人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儿的事把头抬起来捂着嘴笑,顺手也从调酒师手里接过一杯鸡尾酒一口饮下。

  酒吧里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女子的面庞,只见她上身穿着银色亮片吊带,黑色长卷发散下来几缕遮掩在胸间,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短裤,细长的高跟鞋踩在脚下显得双腿修长。

  一张标准的美人脸化着浓烈的烟熏妆,睫毛遮挡了带着水雾的褐色双眸,只要轻轻流转几下就能要了男人们的魂,红唇勾起带着几分冷漠和疏离。

  旁边坐着另外一个五官较好的女郎也是酒吧里的舞女秦糖。

  “我说子虞,前两天江大少跟你求婚你怎么还给拒绝了,你也知道他这样性情古怪,我可听陈经理说今天江大少又来捧你场了,你等会可当心了”秦糖掸了掸手里的烟灰,面露担心。

  “糖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准备嫁人,况且做我们这一行的哪有那么容易洗干净,再说江疯子这种人可跟不得,听说前一段跟他的那位现在人还在医院呢”陆子虞饮了一口杯中的鸡尾酒,伸手撩开胸间的发丝。

  “哎,也不知道老娘的真命天子躲在哪个温柔乡里呢”秦糖苦笑一声,心里也默认陆子虞的话。

  “子虞姐,到你的场子了”酒吧台的里侧走过来一个酒童,欣长的个子穿着黑白的西装,面带温柔的笑容提醒陆子虞该她登台了。

  “知道了阿南,走吧。去后台换衣服!”陆子虞放下酒杯,跟秦糖打了声招呼从高脚凳上跳下来,好像有点没站稳,惊呼一声向前倒去。

  被叫阿南的小帅哥马上伸出手去接,顺势陆子虞倒在阿南的怀里“子...子虞姐你...你没事吧”

  阿南此时脸颊红烫,心脏跳动加速感觉马上要跳出喉咙了。

  “我没事,阿南,谢谢你喽~~”陆子虞扶着阿南的手臂站起来,喝了点酒的陆子虞眼睛里带着迷醉的光晕。

  陆子虞不再跟阿南说话,撩了撩头发踩着细跟的十厘米高跟鞋,妖妖娆娆的往后台走去,这个女人连走路都像是一幅风景。

  “不...不客气子虞姐”阿南盯着陆子虞身影,像是一只丢了心的小鹿迷失在了森林中。

  “这女人,连孩子都不放过”秦糖看了看远去的陆子虞,又看了看阿南这幅失了心的模样,不禁觉得好气又好笑。

  “今夜又要有多少人把心丢在这里了?”在舞厅中陪着大老板们谈笑的陈经理早注意到了酒吧台这边发生的事,盯着陆子虞背影望了好久。

  酒吧里的灯光一点一点全部被关掉了,舞池中的男女也随着黑暗刺激了自己身体对放纵的渴望。

  啪,一道追光灯亮起,灯光打在舞台中央性感的女郎身上。

  只见她小腿勾在身旁的钢管上,所有人呼吸都变得急促紧致。

  陆子虞穿着红色紧身的低胸紧身裙,勾勒出她妖娆的身材,一只手扶着舞柱,一手放在唇边做了嘘声的动作。

  3,2,1“嘭”

  音乐和灯光一起晃动起来,酒吧上空金球里炸裂开飘飘洒洒的落下金色的铂纸,酒吧里男男女女的热情像被唤醒的野兽,只能通过扭动身体来释放自己内心的火热。

  舞台上的女人扭动着腰肢,发丝跟着舞姿飘逸在空中。

  陆子虞,从小就是孤儿她,记忆是从儿童福利院开始的。

  那个时候吃的东西往往不够填饱肚子,每到夜晚她就饿的难受,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发现总有一些男孩子会喜欢跟在她身边。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长得比其他女孩儿好看。

  好看能当饭吃么?当然可以!

  在陆子虞明白这个道理后她就会用自己的美貌引的身边男孩子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她,从此自己就再也没有饿过肚子。

  这个世界上对女人最有用的就是明白自己的优点,并且利用好自己优点来达到目的,陆子虞就是这样一个聪明又美丽的女人。

  跳完舞,陆子虞坐电梯上楼往自己换衣间走去,她隐隐能看到灯光下站着一个身穿墨色唐装的男人。

  “不好,怎么碰到他了”心口跳了一下,暗想。

  “子虞,晚上好,不知道我前两天给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男人从阴影里站出来,他头发微卷用一根皮筋将头发绑在脑后,额前留有少许碎发,穿着丝绸料子的锦缎唐装显出男人不一样的身份地位。

  眼里藏着疯狂的占有欲。

  “江大少,我这种女人可配不上您,为何还要苦苦纠缠呢”陆子虞今天非常后悔出门怎么就不看黄历,又碰上了这疯子。

  先不说他背后的势力,单凭眼前这人性格的偏执和古怪就让人难以招架了,但还不能给他面子,只能笑吟吟的对着他。

  江离看着眼前娇笑的女人,眼中的欲望越来越明显,他漫步走到陆子虞的面前,伸手挑起陆子虞的发梢,低头轻嗅了一下,趴在她的耳边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跟我了?可是我还是好想尝尝你脖颈血液的味道是不是跟你的发丝一样香甜”

  “江离,你变态!”陆子虞伸手用力挥开正捻着自己发丝的疯男人,眼睛里渗着寒意,红唇抿着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江离揉了揉自己被打落的手背,低着头笑道:“呦,今天的虞美人这么长刺了,不过越是带刺的我还越喜欢”

  说完又朝自己身后挥挥手,把脸沉了下来。对身后的几个身影张口吩咐“把她打晕了,带回房里”

  等他说完,陆子虞就看到从江离的身后站出来几个壮汉。

  看样子今天江离是要用强的了,陆子虞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一刻是无力的,虽然她一直周旋在各种男人的身边,知道男人会对自己的美貌垂涎,但也会用手段保护好自己,但是对于江离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这个人就是一个疯子,而且他的手段太多自己就算使出浑身解数也逃不开他的手掌心。

  她突然有点痛恨上天,既然给了她美貌为何不能给她可以保护好自己的港湾,没有权势的美貌就还是男人的玩物。

  几个壮汉慢慢地向她走过来,陆子虞一步一步的倒退,希望此刻陈经理马上赶过来救她。

  还没退几步就被眼前五大三粗的男人们逼到了楼层的窗户口

  “你们别过来了,求你们,江离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陆子虞一只手扶着窗户边,眼睛里氲起了水雾,伸出手将自己被风吹乱的发丝整理好,希望自己的楚楚可怜的模样能让江离放自己一马。

  “虞儿,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得到你,谁让你这么合我的胃口呢”江离没有一丝同情陆子虞的,换成别的男人怕是第一时间走上去答应眼见女人的要求,可偏偏江离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他是偏执的精神病患者,对于自己喜爱的东西他都一定要得到的。

  陆子虞闭上眼,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感,突然像是决定了什么,翻身跳上窗台对着江离笑着说“我陆子虞既然落在你的手里是死,从这里跳下去也是死,不如死的自由一点。”

  话落,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