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狠暖你很甜
初恋狠暖你很甜

初恋狠暖你很甜

薄荷凉夏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0-02-08 13:23:14

【甜有100种方式,独一无二的甜叫做陆离和慕晚晚!】
再遇见,陆离发现他还是该死的喜欢慕晚晚。
始于年少的怦然心动,却不知,那一句“我见不得你被人欺负”将陆离和慕晚晚绑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陆总裁独家专访首秀
记者,“陆总,听说慕小姐是您的初恋,你们之前分手了,为什么现在又重新在一起了呢?”
陆离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垂眸凝视着身旁的人,“情窦初开恋上她,余生也只能是她。”
这波土味情话666!
全场哗然,不带这么虐狗的。
记者们话锋一转,手中的麦克风对准他身旁的慕晚晚,“慕小姐,请问对于来说,陆总是你的什么?”
“我的大太阳。”慕晚晚笑得眉眼弯起。
话落,某人看向她的眼神更加炽热。
“那陆总,慕小姐是你的什么呢?”其中,一记者大着胆子调侃地问道。
全场八卦的小眼神唰唰地投向那俊美清朗的男人。
下一秒,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彻底酥爆全场的耳朵,“我的小心肝!”
【阿夏新文,继续高甜模式,请各位多多支持哈,么么哒。】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81、霍铮抢捧花(大结局)

第1章、还要躲他到什么时候

  炎热的盛夏,难得有缕缕凉风。

  咖啡厅里,响起女子第N次叹气声。

  “慕晚晚,你已经走神第一万遍了,请问你能不能正视一下偶的存在感呢?”乔乐双手托腮,眼神满是无奈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慕晚晚抱歉一笑,“乐乐,我……”

  她一开口,乔乐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出声打断道,“行了,别再和我说抱歉了,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慕晚晚笑得眉眼温柔,“我就知道乐乐你最好了。”

  “少拍我马屁。”乔乐切了一声,言语间却透着几分关心,“刚刚回来,还习惯吗,工作怎么样?”

  “还不错啊。”她轻描淡写地道。

  乔乐看着她,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问道,“晚晚,如果再遇见他,你打算怎么办?”

  话语刚落,慕晚晚搅拌咖啡的动作一顿。

  她垂下眼帘,藏起自己的情绪。

  是啊,遇到他她该怎么办?

  他应该恨透她了吧?

  “晚晚,已经四年了,难道你还没放下他吗?”乔乐握住她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心冰凉得吓人。

  慕晚晚露出苦涩的笑。

  只要那人是陆离,慕晚晚的字典里怎么会有“放下”两字。

  “晚晚,当年你离开之后,陆离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再也没有笑过了,就算有,那种不带丁点温度的笑容更是令人不寒而栗。”乔乐回忆起当年陆离得知晚晚离开的情形,她第一次看见那个清冷孤傲的男人眼底充满着绝望和崩溃,差点让她想要把全部的实情都向他全盘托出。

  她就不懂了,彼此相爱的人,为什么就要被拆散?

  慕晚晚瞳孔轻缩,心猛地抽痛了下。

  她终究还是伤得他很深吗?

  乔乐看见她眉眼间的悲伤,赶紧结束这个话题,“算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说说你工作上的事情好了。”

  慕晚晚嗯了声,她抬起头,眼角无意中扫到窗外的人,刹那,她如遭雷击。

  和熙的骄阳下,男人雕琢般的俊脸,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深黑色的黑瞳闪着凛冽的寒光,令人不禁心生怯意。

  陆离!

  慕晚晚一辈子的劫。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男人脚步一顿,转眸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不偏不倚,在空中碰撞上。

  那一霎,仿佛是跨越了一个世纪。

  男人修长高大的身躯僵住。

  慕--晚--晚!

  饶是四年未见,他还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她来。

  白皙无暇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红,双眸犹如一泓清水,顾盼之间,道不出的灵动狡黠。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

  她终于舍得出现了吗?

  “晚晚,你怎么了?”乔乐看着她又走神了,不解地问道,

  “乐乐,我先走了。”慕晚晚来不及解释,抓起包包,张皇失措地离开座位。

  “晚晚。”乔乐懵了,余光看到门外跑进来的人,瞬间有种想要晕过去的冲动。

  我去。

  要不要这么巧。

  他怎么也来了。

  对了,晚晚。

  她转过头去,慕晚晚已经从侧门离开了。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她哆嗦了下。

  “她在哪?”

  完蛋了!

  她稳住心神,抬起头,对上男人宛若黑洞般的眸子,讪讪一笑,“好巧啊,陆离,你也来这里喝咖啡啊。”

  “慕晚晚在哪?”陆离冷着声音问道。

  乔乐干笑一声,打马虎眼地道,“我也不知道晚晚在哪啊,陆离你今天好奇怪啊。”

  “这是她喝的。”陆离低眸扫过桌上的咖啡,不容置喙地道。

  卡布奇诺,她的最爱。

  乔乐死的心都有了。

  嘴上说着恨人家,心底还把人家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

  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一对了。

  存心折腾她不是。

  当一个合格的夹心饼干,难咯。

  “不对,这是我喝的。”她硬掰道。

  陆离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在说什么,我都没听懂。”乔乐拿过包包,寻着时机想要溜之大吉。

  “那啥,我还有工作要去忙,先走了。”

  她们两人是闺蜜发小,陆离知道乔乐自然是站在慕晚晚那边,他眸间泛起点点恼意,“乔乐,帮我带句话给她,一个四年不够,她是不是还想要第二个四年?”

  这冰冷而决绝的语气,听得乔乐小心脏一颤。

  她买好单,分秒不停地推门离开。

  陆离坐在慕晚晚刚刚坐过的位置,垂眸看着桌上的卡布奇诺,指尖轻轻摩挲着杯沿。

  回来了也不愿意见他。

  慕晚晚,你究竟还要躲着我到什么时候?

  刚刚从国外回来,工作上的事情慕晚晚还是有生疏,每天大量的工作根本让她来不及去担忧会不会再遇见陆离。

  凭借着优秀的学历和在国外几年的工作经验,她很顺利地进入了S市赫赫有名的M·E杂志社,成为M·E最年轻的副主编。

  一向是路痴的她,差点又迟到了。

  她刚踏入办公室,就有人来通知她开会了。

  “副主编,会议要开始了。”

  “好,马上到。”

  她放下早餐,拿过桌上的文件,疾步走向会议室。

  开完会,慕晚晚刚起身,就被主编叫住了。

  “晚晚,你留一下。”

  慕晚晚没多想,应了声好。

  等众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她们两人。

  “郑姐,有什么事吗?”

  郑好,M·E的主编,外人眼中的女强人,雷厉风行的工作风格让大家都给她贴上了工作狂的标签。

  她的人生格言便是,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可以没有男人,但是一定要有工作和自由。

  “晚晚,这里有个专访,我明天要出差,你看看你能不能接一下。”主编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她面前。

  慕晚晚伸手拿过文件,翻开第一页,一张清晰的照片映入眼底,而照片上的男人,她再熟悉不过。

  陆离!

  “晚晚,这是陆氏集团的总裁陆离,他可是S市身价最高的钻石王老五,出了名的年轻有为的优质男人。”郑好摸着下巴,分析道,“如果我们能够成功采访到他,那我们下个月杂志的销售量绝对会很火爆。。”

  慕晚晚沉吟片刻,“抱歉,郑姐,这个任务我恐怕接不了。”

  以为慕晚晚是担心陆离不答应接受采访,郑好笑一笑,“晚晚,我知道想要采访到陆总裁是个艰巨的任务,你试一试,就算最后采访不到也没关系。”

  S市不知多少记者挤破脑袋都想拿到陆离的专访,只可惜陆离从来都不接受访问,她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郑姐,不是这个原因,是我自己私人的原因,对不起,这个任务我接不了,你另外选其他人吧。”采访任何人她都可以,唯独陆离,原谅她暂时还没有勇气去面对他。

  慕晚晚一脸诚恳地道歉,郑好也不好勉强她,“那好吧。”

  慕晚晚说,“抱歉,郑姐。”

  郑好豪爽地挥了挥手,“唉,小事,不需要道歉。”

  ……

  陆氏集团坐落在市区最繁华的黄金地段,高耸入云的大厦,气势恢宏。

  顶层,总裁办公室

  霍铮推门进来,抬眸间,只见陆离站在落地窗前,金芒溜了进来,打在他侧颜,却依旧融化不了他眸间的冰霜。

  听到关门声,陆离转过身来,黑色的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露出精致的锁骨,衣袖松松垮垮地挽起,往那一站,慵懒而不羁。

  霍铮把文件递给他,“陆离,这份文件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顺便在上面签个名。”

  陆离接过文件,翻了翻,一目十行,随后拿过钢笔,唰唰一下签下自己的名字。

  “对了,陆离,M·E杂志社那边想要邀请你做个专访,要不要答应?”霍铮问

  “你知道我一向不做专访的。”陆离头也不抬地道。

  “拜托,兄弟,你都接管陆氏集团多少年了,偶尔上个专访对你没坏处的。”霍铮怪叫一声,表情浮夸。

  这家伙白白浪费一副好皮囊了,要是上个专访,分分钟都能搜刮一波迷妹粉。

  陆离不为所动,合上文件。

  霍铮道,“陆离,M·E杂志社的老总是你爸的老朋友了,你就看在你爸的面子上给他们一个面子吧,就一个专访,很快就结束的。”

  沉思了一会,陆离说,“半个小时。”

  这话是答应了。

  霍铮面上一喜,“行,就半个小时。”

  虽然时间短了点,但总好过不答应啊。

  “对了,听梓晴说,你妈打算撮合你和安瑶?”

  身为陆离的好兄弟兼同窗好友,霍铮对陆离和慕晚晚两人之间的事情也是一清二楚的。

  他知道陆离这些年来从未放弃找过慕晚晚,外人只知道陆离不近女色,冷漠无情,却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人,把他倾尽一生的柔情都给了那个叫慕晚晚的女人。

  除了她,没有人能再砸开陆离这座万年冰山。

  陆离端起咖啡抿了口,声音温凉而冷漠,“与我何关。”

  就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霍铮摇头无奈,“陆离,四年了,你也该学会放下了,慕晚晚她不会回来了。”

  话虽残忍,但毕竟这就是事实。

  陆离眸光一暗,讥诮道,“不,她回来了。”

  霍铮惊得目瞪口呆。

  慕晚晚

  回……来……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