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审计师男友
我的审计师男友

我的审计师男友

三三暖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19-07-22 12:02:31

  文案: 
  初见,她被他的小青梅拦下,质问她和他的关系。
  沈灵犀轻笑一声:就是你想的那样呀!
  再见,她成了他的下属。
  他轻嗤:以后少走后门!
  再后来——
  陆珩淡定的将自己所有的房本、存折、银行卡、身份证、护照摆在她的面前:“这些,是我所有的财产和身份证明。”
  沈灵犀懵了一下:“我不是做财产公证的。”
  “我知道。我是想告诉你,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
  再再后来——
  沈灵犀苦着一张脸:“我才21岁,我不想那么早结婚。”  
  陆珩冷静的看着她:“那就先领证,你可以假装未婚。”
  “你这是在耍流氓!”沈灵犀瞪他。
  陆珩挑眉,一脸无可厚非:“只要你愿意嫁给我,耍流氓我也认了。”
  “你无赖!”
  “哦,我还可以更无赖一点。”
  说完,他抓起她的手,直接将钻戒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你答应了,不能再反悔。”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06章 大结局

第1章 就得宠着

  【盛豪集团:前两季度净利超百亿,同比增长逾一倍】

  沈灵犀看着财经新闻首页关于盛豪集团的重大利好消息,眉眼微垂,扯了扯嘴角,轻嗤了一声。

  关掉网页,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辞职回阮江。

  辞职报告递了上去,顶头上司纪湘往后一靠,斜睨了她一眼,漂亮而精致的脸上满是不解。

  “当初你为了进咱们所,可谓是拼尽全力。现在毕业了,所里也在提拔你,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辞职?”

  沈灵犀点头。

  她非常确定。

  她必须要回到阮江,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原因呢?”

  “大概是因为,我想去除魔卫道?”沈灵犀眨了眨眼睛,半开玩笑的说着。

  但也没说错。

  沈灵犀在大二的时候,就申请来瑞华做助理。凭着强硬的专业知识,在一众的应届毕业生中脱颖而出,破格被全国最大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收入门下。

  这一干就是两年。

  好不容易两年后她毕业了,眼看着前途一片光明,她却在这个时候递交了辞呈。

  任谁都觉得费解。

  “少来!”纪湘嗤了一声,一脸我信你我就是脑子有坑的表情。

  “好吧,我要回老家。”

  沈灵犀坦白。

  “……阮江?”

  “对!”

  纪湘坐直了身体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抬起头来,一双干练而敏锐的眼睛看向沈灵犀:“犯不着辞职,咱们所在阮江市有分所,你想回阮江,我可以帮你申请调令,直接调过去就行。”

  “……”

  瑞华在阮江有分所沈灵犀是知道的,毕竟,阮江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国际化大都市。

  但她不能去瑞华,她要去的是立信。

  立信与瑞华并列,是阮江市最大的两家会计师事务所。

  “你什么时候这么舍不得我了?”

  沈灵犀揶揄的笑了一声,见纪湘瞪她,她这才收了笑,正色道:“离开瑞华是我个人的原因,有些事情我不能说,还希望纪湘姐理解,纪湘姐这份情我记下了,只是你知道的,就算把我调到阮江分所,我还是会辞职。”

  漆黑而明亮的眸子里,满是认真。

  纪湘挑眉。

  说实话,她很欣赏沈灵犀,瑞华也有意要栽培这个小姑娘,专业知识扎实,能力也强。以小姑娘现在的情况,在瑞华再呆几年,说不定都能晋升到合伙人了。

  相处了两年,这小姑娘的性格她也摸得七七八八了,做事精准漂亮,从不拖泥带水,干脆的连她都有些怀疑,这个小姑娘是不是虚报年龄其实早已久经商场。

  事实上沈灵犀到现在也不过21岁。

  她甚至能够想象到沈灵犀第一天去阮江分所报道,就顺带递上一封辞职信的画面。

  有些不忍直视。

  “OK。”纪湘再次往后一靠,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我会送上去的。”

  沈灵犀笑:“谢谢。”

  *

  相较于帝都的干燥,七月的阮江潮湿而闷热。

  沈灵犀拖着行李走到机场门口,迎面扑来的热浪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措手不及,不一会儿小脸就热红了。粘腻的汗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就像是被塑料薄膜罩住一般,有一种缺氧的窒息感,让她憋得慌。

  她不由的在心里大骂,为什么阮江的夏天总是热的这么的反人类!

  呼吸着这座城市熟悉又陌生的空气,不知怎的,沈灵犀的心里竟蓦的涌起了一股即将奔赴战场的豪情。

  真是莫名其妙。

  沈灵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

  伸手招了辆出租车,将行李箱放入后备箱后,她坐进车里。空调的冷气缓解了她身上的粘腻,就连脸上的燥热也消减了几分。

  “师傅,去恒生大厦。”

  沈灵犀说完,拿出手机开始给沈昱发消息。

  她说的是阮江方言。

  司机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巴掌脸,漂漂亮亮的,最多二十岁左右的模样,该是春光正好的年纪,眉眼间却带着一丝冷淡。

  大概是司机大叔的习惯,他一边开车一边笑呵呵问道:“小姑娘在外地呆了好多年吧?”

  “恩?”沈灵犀有些不解的抬起头。

  “你这阮江话都不正宗了。”

  司机大叔笑了一下,倒是有些和蔼可亲。

  沈灵犀发微信的手一顿,也跟着笑了笑,“是吗?我自己都没感觉。”

  话音刚落,沈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回来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沈昱微怒的语气。

  沈灵犀脸上的笑还未收,握着手机,靠在椅背上神情有些懒散:“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你怎么不到家了再告诉我呢?”沈昱冷笑一声。

  “也行。”

  “……”

  沈昱大概是被她给气到了,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现在在哪?”

  “在去你们事务所的路上,我没钥匙,回不去。”

  “没钥匙!哪凉快你哪呆着去!”

  沈昱气冲冲的扔下一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沈灵犀撇了撇嘴,心想着沈昱这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容易生气。

  吐槽归吐槽,一会儿该哄还得哄哄。

  “跟家里人吵架呢?这家里人啊,说再重的话,那也都是气话,过会儿就好了。都是一家人,也没必要生气。”司机大叔倒是好心,看着她讳莫如深的脸,一脸语重心长的劝告。

  沈灵犀认同的点头,“没生气,自家人,就得宠着!”

  司机大叔闻言笑了起来,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又跟她胡扯了一路。到恒生大厦的时候,司机大叔还觉得有些惋惜,大多数的乘客都很冷淡,聊天也是枯燥无味的,像她这样有意思的乘客很少见了。

  但惋惜归惋惜,司机大叔也没少收她一毛钱。

  下车的时候,沈昱已经在恒生大厦的楼下等着了,见到沈灵犀,不免轻哼一声:“什么个意思啊?”

  “我把帝都的工作辞了。”

  沈灵犀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拖着行李箱走到他跟前。

  打量了他一眼,她忽的蹙了下眉:“你最近是不是没睡好?双眼暗沉,一脸糟心,典型的内分泌失调,你再这样会找不到老婆的。”

  “你就这么巴不得我给你找个小婶?”沈昱嗤了一声。

  沈昱,沈灵犀的小叔,今年三十一,比沈灵犀大十岁,正值男人魅力四射的年纪。再加上沈家人的容貌一向出众,沈昱身形挺拔,光气质就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沈灵犀闻言有些沉默,刚想说他确实该结婚的时候,就见他忽然正色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真辞了?”

  “真辞了。”

  “正好我这缺个人。”

  “不去。”

  沈灵犀想也不想就拒绝。

  沈昱脸色微变,就连语气也沉了几分:“灵犀,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件事情?”

  “小叔……”

  “你别说了!总之我不同意!”

  见沈昱是真的生气,沈灵犀忙不迭的安抚:“小叔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回来休息一段时间,真的!你想多了,我没有想那件事情。”

  “没骗我?”

  “没有。”

  沈灵犀心想,都骗了,能承认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