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福晋最好命
撒娇福晋最好命

撒娇福晋最好命

李安文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1-12-23 14:33:04

【1v1双洁,身心干净,甜宠,吃货,日常,轻松无虐】 楚玉上辈子是个小文员,生平没啥能拿得出手的特长,除了特能吃。 一朝穿越成四爷的短命福晋乌拉那拉氏,不受宠不说,历史上唯一的孩子没养活… 既然人生苦短,那就及时行乐吧。 她这辈子目标只有两个,一是吃美食,二是看美男。 啥?美男自带金大腿? 那必须得抱得紧紧的! 可是,为啥这大腿抱得比以前还累呢?想放弃怎么办? 四爷:妖精,那可由不得你! 【腹黑清冷小心眼男主vs娇美吃货瞎折腾女主。】 完结文:《重生后我把妖孽战神宠懵了》治愈甜宠,看上的来撩。 新文《清穿后每天被迫撩四爷》求关注。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清穿后每天被迫撩四爷》正在连载。

第1章 一梦初醒得新生

  康熙三十三年冬,一个有月亮的晚上。

  不多时,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渐渐的盖住了这说不尽故事的紫禁城。

  彻骨的寒冷隔绝在窗外,屋里暖意融融的。

  二等丫头青竹立在碳火旁,小脸红扑扑的,看着烧得通红的炭火心里甚是欢喜,还时不时的伸手烤一下。

  上好的银丝碳烧的正旺,一丝难闻的味道也无。

  就前些日子这里还烧着劣质的煤碳,冒着青烟不说,味道还很难闻。

  只因福晋的例炭已经用完,她们这院子又没人上心,便一直用着下人才用的劣质煤炭。

  近些日子福晋拿了银子让她们去打点,这银丝炭才又用上了。

  屋子里的大丫头枣儿则是无心管这碳火,只见她瞪着滴流圆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邻窗榻上那个折腾来折腾去的女子。

  那是她的主子,四皇子胤禛的嫡福晋,乌拉那拉·楚玉。

  见她尝试把脚掰到头上,枣儿眉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跳,脚步也不自觉的向前挪了挪。

  “主子,您可别再折腾自己了,您生病可才刚见好啊,要是伤心您就...您就…哭一场!

  或者您跟枣儿说说,别跟自己个儿身子过不去呀。”

  楚玉正在练瑜伽呢,回头见着丫头大眼睛瞪着,好似很是心疼她的样子。

  不由得就翻了个白眼,她伤心个鬼!

  心想下次练瑜伽的时候不能让这丫头在屋里伺候了,胆儿也忒小了,还蠢萌蠢萌的。

  “笨丫头,我这是练舞呢。”伸出手来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

  枣儿手捂着额头,心说您这舞可万万不能让人看见了啊!

  现在爷都不来咱们院子,再看见这…摇了摇头,不敢想!

  “主子,您可是福晋啊,您这舞...这舞...”不够端庄,也不好看!

  楚玉没等她说完就抢着先道:

  “放心吧,你主子就在屋里跳给你看。”

  潋滟的眸子带着促狭笑意的看着她,端的是一个风华绝代。

  枣儿直接就楞了,主子最近是不是好看了啊?

  那些个不长眼睛的,自家主子哪里丑了?

  只见月光透过窗子落在她身上,给她整个人都填了一份朦胧的感觉,再映着烛火,只觉得那一双眸子魅惑的惊人。

  白色宽松的寝衣穿在她身上,似乎异常的好看。同时也显得她比较单薄。

  想到这儿,枣儿直接就拿了个薄毯子给她搭上。

  楚玉无语了,她刚练完瑜伽,这还冒汗呢,怎么还给盖上了?

  枣儿这会儿见福晋小小的一团,看着更瘦弱了,有些心疼。

  主子这般的好,怎么主子爷就不喜欢呢?

  病了这么久,都不见主子爷来看看。

  大婚到现在半年了,这些天宫里面的奴才都能给脸子瞧了。

  想到之前去取膳食时,那小太监的嘴脸,她恨得牙痒痒,主子可还病着呢,哪里受得了这个气?

  最后还是掏了腰包,才让吃食顺口些。

  主子可是四爷的嫡福晋,他们怎么就敢!

  楚玉见枣儿脸色就知道这丫头准儿是想起些不开心的了,当下笑道:

  “我的好枣儿,看这一身的汗,快备水吧。”

  枣儿听主子要水,也没心思想别的了,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了。

  一刻钟后。

  楚玉泡在飘满花瓣的大浴桶里面,喟叹了一声:“嗯~真是舒服!”

  枣儿带着青竹和青宁进来伺候,楚玉只露出一个脑袋,扒着浴桶的边缘道:

  “东西放下吧,你们去门外等着。”她还没有习惯这种把人当婴儿养的状态。

  枣儿犹豫了一下,便带着两人出门去门口守着了。

  此时净房里面只有她自己,她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白日里剩下的牛奶都叫人都倒浴桶里面了,她把整个人都都泡了进去。

  看着日见白皙的皮肤,楚玉心情不错,终于不再是刚穿过来时候那样蜡黄的了。

  又泡了好一会儿才出来,拿了面膏,细细的将全身都擦了一遍。

  这面膏是前几日使了银子让太医院特意做来的,倒也不是多精细的东西,只是让他们在里面多加了些玫瑰花瓣。

  这东西擦在身上一股子馨香,又不会太油腻。

  又取了一些,擦在了手上,摸了摸这两日被她养的滑滑嫩嫩的小手,又满意的点了点头。

  门外枣儿几个正等着楚玉的吩咐呢,没想到楚玉穿好寝衣就出来了。

  几人唬了一跳,忙上去搀扶。

  她则是摆摆手,大咧咧的拐着枣儿就进内室了。

  内室里,她见到这舒适的大床,就扑了上去,还幸福的打了几个滚儿。

  真是太舒服了!

  旁边伺候的枣儿都有些无奈了,忙着将几个小丫头都撵了出去。

  主子这些天怎么跟前些日子不大一样了?

  难道是她伺候的时间短,还没彻底了解主子,这才是自家主子的真性情?

  不过主子这样也好,不似前些日子,总是抹泪。

  “枣儿,你会不会做针线啊?”楚玉趴在床上问道。

  这个睡衣她穿的不大习惯。

  衣服是白色肥大,裤子也是一个调调的,虽然都带着系带,但是睡到半夜就开了,活像在被窝里唱戏!

  “奴婢会一些的,不过不精通,您是想要做些什么吗?奴婢给您找个绣娘?”

  “不用了,就做些小物件,看看咱们院子里还有没有会针线的,你们就辛苦些。”

  枣儿忙道不辛苦,然后细细的问楚玉要做什么。

  楚玉让枣儿帮她做了睡裙子,长一些,直接到小腿。

  肩膀两头就做成系带的,睡裤做的短些就好,还是原来的肥大款。

  又让做了两件胸罩,内裤。

  就是把肚兜改小点,塞点棉花进去,在后背多做几个系带,就是简易版的胸罩了。

  小内裤更简单,左右两边都做成系带的。

  楚玉又是说又是比划的,终于在一刻钟之后,枣儿道:“奴婢晓得了,这些奴婢自己就能做好的,只是委屈主子等两天。”

  枣儿此时脸红的快要滴血了,可还是都包揽了下来。

  开玩笑,都是自家主子贴身的东西,交给别人她也不放心啊。

  “我们枣儿真是厉害,什么都会呢。“楚玉夸赞道。

  见她红了脸,又道:“今个也晚了,早些睡吧,晚安啦。”

  她不习惯有人守夜,可是规矩不能破,于是她不让枣儿在内室站着,叫她去小榻上加床被子睡,这样晚上有事就叫她。

  枣儿躺在小榻上脸还是红的,对于主子直白的夸赞,她很是不好意思,这宫里的奴婢应该是都会些针线的吧?

  楚玉一时间也没睡着,整理着有点纷杂的思绪。

  穿越过来有半月有余了,她记得半睡半醒间心口一阵憋闷,就没有知觉了,再睁眼就成到了这里,变成了乌拉那拉氏。

  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是因病去世的。

  楚玉醒的时候也是头晕的厉害,一点力气都没有。

  想来她上辈子有先天性心脏病,应该是病发了,才穿越过来的吧。

  上一辈子,她为了延续生命,也费了好一番功夫。

  可叹,终究没有挣脱得了命运的五指山。

  她自小在孤儿院长大,院长从来没有说过她的身世,但是她知道,跟这病脱不了关系。

  有过哀伤,却没有怨恨。

  小的时候,她一直是看别的小朋友玩闹的那一个,跑跑跳跳永远没有她的份。

  而今穿越到这里,只当是老天爷给的补偿。

  深吸了一口气,原来呼吸可以这么的轻松。

  虽然身子有些弱,但是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好心情,现在才十四岁,可塑性很强呢。

  很开心,她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了。

  其实这两天楚玉也看了不少白眼。

  这个原主是个不怎么受宠的,这男尊女卑的大清朝,后院的女人必须依附男人而活,若是男主子不待见你,就是嫡福晋也别想日子过得多顺心了。

  整理着原主对于这个世界的记忆,觉得有点心疼,这个朝代,对于才十四岁的女孩来说有些残酷。

  原主乌拉那拉长了一副好相貌,只是有些不大会装扮,皮肤也不是很好,可能是病了些时候的缘故。

  她明明长得妖娆明艳跟狐狸精似的,可是偏偏喜欢打扮素净的跟小白花一般。

  不过也不全怪她,这时候以出尘脱俗的女子为美,越是有仙气越好,后宫的女子恨不得不沾一丝凡俗气息。

  似原主这般长相,还被她自己嫌弃的不行。

  每每要穿戴的更加清新脱俗才好,这东施效颦的意思越发浓烈。

  不会打扮也不说了,五官精致的人打扮也就是个加分项而已。

  你只要稍微机灵一点,作为嫡福晋日子肯定是不会难过的。

  一手好牌打成这样,唉!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