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秋日里沉眠
她在秋日里沉眠

她在秋日里沉眠

三日月岣眈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30 08:19:43

沈晚唱向来有自知之明。 封城喜欢她的时候,她可以放下所有死皮懒脸地贴上去,不管别人说什么。 封城不喜欢她的时候,她便跑得远远的,收敛起一颗真心,绝不碍着他的眼。 后来走投无路,她终于回来,被人狠狠地桎梏住—— “沈晚唱,你说你逃了这么久,我该怎么罚你?” 她笑得妩媚,“封少罚得我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还不够吗?” “不够!” 直到最后,他的姑娘终于被他弄丢了,他方追悔莫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

第一章 我在给你机会

  “穿啊。”

  封城不屑的声音嘲讽道。

  沈晚唱手里的吊带由几件薄布拼成,穿上根本衣不蔽体。

  这种衣服,让她怎么穿?!

  她攥着衣裳的手指泛着青白,“封城,就算你讨厌我。可好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能不能……能不能看在我妈的面子上,帮帮沈氏?”

  封城嗤笑一声,往她跟前迈近一步。

  清冽的气息包围着她,让沈晚唱呼吸一滞。

  这么多年了,面对封城的时候,她还是这么没出息。

  “沈晚唱,我这就是在给你机会。”

  低沉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让沈晚唱以为当年温柔对她的封城哥哥回来了。

  她连忙抬眸,却对上那双含着厌恶的黑眸,冷漠至极。

  她喜欢的人啊,早就不喜欢她了。

  “今晚皇朝J001房间,里面随便一个人都能救你的沈氏,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封城淡漠开口,拉开与她之间距离,转身欲走。

  皇朝?

  沈晚唱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

  那群男人一个个都好色之极,手脚不干净的,封城竟然让她去那种地方!

  她若是能和那群人好好谈下一笔生意,怎么至于现在来求他?

  可是几年不见,她开口一求,就是把自己求出去出卖身体吗?!

  “封城!”沈晚唱脸色煞白,在封城转身离开的时候下意识拽住他的衣角,“我们婚事作废,只要你帮沈氏一下,我保证以前两家定下的婚事,以后再无话语传出!”

  封城顿住,扫了一眼被她拽住的衣角,旋即浑身散发着戾气。

  “沈晚唱,你以为沈家还是当年的沈家吗?”他转过身,粗鲁地掐住沈晚唱的下巴,整张小脸皱巴巴地在他手心中,“这婚事,你以为还能当真?要作废,也由不得你来开口!你拿这个来威胁我,是不是太幼稚了点?”

  沈晚唱强忍着眼底的酸涩,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

  她从懂事开始就以为能嫁给他,她喜欢了他十几年。

  但自沈家败落下去,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可话从封城口里说出来,这个在她心里模拟了千遍万遍的场景真正发生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没由得窒息。

  比起胸口的钝痛,被用力地甩在地上的沈晚唱,都不觉得怎么疼。

  “沈晚唱,你装什么装?当年你在夜、店和别的男人鬼混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清高?”

  封城蹙眉扫了她一眼,然后把身上的衣服外套脱下,直接扔进垃圾桶里。

  他满脸嫌恶,仿佛刚刚沈晚唱触碰之后,就脏得无比彻底。

  “房间里面的人,我相信你都不陌生。凭你沈大小姐的本事,勾搭一个,恐怕不是问题?”

  封城每一句话都往她心脏深处戳。

  她站起来,没有开口解释。

  当年的解释他都不信,没有亲眼所见,他直接给她定罪。现在解释,同样是徒劳。

  她扬起头,露出一个还算妩媚的笑容:“是啊,封总说得对,我沈晚唱啊,也就那么点本事了,封总要不要试试啊?”

  她的手指还没有碰到封城的时候,就被他厌恶推开,一把撞在茶几的桌角处。

  膝窝里传来刺疼,不及心里疼痛半分。

  “沈晚唱,你是不是贱得慌?”

  房门哐当一声重重合上。

  沈晚唱僵硬着脸上的笑,良久才摸了摸脸颊,干的。

  很好,沈晚唱。

  你没哭。

  她蜷缩地坐在地上,整张脸埋在手心。

  从父亲去世,她回国接手公司一堆烂摊子。内部资金周转不过来,封城不肯出手帮她,她难道真的要去找那群人?

  可不去,难道要父亲一生的心血毁在她手里?

  电话忽然响起,里面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换好衣裳到皇朝来,只要你陪酒陪好了,让我出手帮沈氏,也不是不行。”

  沈晚唱抿紧了嘴,半晌才说一句话:“只是陪酒?”说完自己都懊恼起来。

  电话里面传来一声嗤笑,旋即就被挂断。

  沈晚唱看着手里的衣服,自嘲一笑。

  沈晚唱啊,你还真是贱,是真的贱得慌。

  不然当年被封城逼出国,这会儿被这么羞辱,她却还能喜欢封城?

  她还真是……贱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