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卿两世欢
许卿两世欢

许卿两世欢

胥十三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0-12-01 11:04:15

隔壁新文占坑预收,求可爱们调戏呀 (第一世) 听说 隔壁府邸,搬来个清俊淡漠 皇上面前红得发紫的人物 她衣袖一挽,拍案而起: “这好事儿怎么少的了我?” 自此 陌大人多了个小跟班。 吃饭,练功,散步,办公。。。 他:“你一天很闲,总往我府里钻?” 她理直气壮: “哪有!我可光明正大爬墙的!” 见他转身,她委屈巴巴: “陌大人,你如此玉树临风,潇洒俊逸,” 他放下杯盏,淡然回首: “说人话。” 她:“你和我夫君长得真像!” 他:“......” (第二世) 孀居的太后娘娘怀孕了 朝野震惊 群臣:“果真奸夫淫后,太后娘娘德行有亏, 自饮鸩毒,求个体面罢!” 她:“哀家,偏是不如你们意呢?” 裙袖飞舞,冷睨一眼, “有本事便去找那奸夫呢!” 群臣:“定要抓出这奸夫,肃清江山!” 他:“不用找,本王不是在这?” 摄政王傲然挺立,灿若星河。 群臣:“这......” 他:“怎么,本王有儿子了,你们不高兴?” 群臣连忙哈腰: “哪有?摄政王此等喜事,宜普天同庆... ...” 他:“既是如此,本王便依了各位, 将太后娘娘也娶了罢。”
(文文男女双洁,1V1,阔爱们放心阅读~)
背景虚构,不考究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三二章 先不要订阅!

第一章 韶光慢

  各位阅文旗下读书以及抖音来的可爱大家好,《许卿两世欢》是两世的故事,所以,别说故事和抖音不符啦,十三抖音文案选取都是文文里面的,都会一一出现,爱你们。

  本书红袖首发,感谢支持正版~~~

  ——————

  【第一世】

  听说,

  府邸,搬来个清俊淡漠

  皇上面前红得发紫的人物。

  她衣袖一挽,拍案而起:

  “这好事儿怎么少的了我?”

  自此,

  陌大人多了个小跟班。

  吃饭,练功,散步,办公。。。

  他:“你一天很闲,总往我府里钻?”

  她理直气壮:

  “哪有!我可光明正大爬墙的!”

  见他转身,她委屈巴巴:

  “陌大人,你如此玉树临风,潇洒俊逸,”

  他放下杯盏,淡然回首:

  “说人话。”

  她:“你和我夫君长得真像!”

  他:“......”

  【第二世】

  .孀居的太后娘娘怀孕了

  朝野震惊

  群臣:“果真奸夫淫后,太后娘娘德行有亏,

  自饮鸩毒,求个体面罢!”

  她:“哀家,偏是不如你们意呢?”

  裙袖飞舞,冷睨一眼,

  “有本事便去找那奸夫呢!”

  群臣:“定要抓出这奸夫,肃清江山!”

  他:“不用找,本王不是在这?”

  摄政王傲然挺立,灿若星河。

  群臣:“这......”

  他:“怎么,本王有儿子了,你们不高兴?”

  群臣连忙哈腰:

  “哪有?摄政王此等喜事,宜普天同庆......”

  他:“既是如此,本王便依了各位,

  将太后娘娘也娶了罢。”

  文文1∨1,男女双洁,大家放心阅文~~

  本文跨度长,涉及情节多,所以文字风格,人物性格会有所变化。

  ——————

  大周靖远四年

  新皇伊始,盛世祥和。

  “阿姊,快点儿咧,一会儿好位置都得没了!”踏着微润的青石板,一名女子碎碎小跑而来。

  “你踏青赏景,还怕别儿个给你看完了?”清媱踏出房门,揭穿小妹那半打子话,去瞧的,怕是哪家儿的郎君罢。

  清歌也不羞恼,大大方方承认,眨巴着眼,“阿姊可猜对了,听说去的郎君可不少,还要打马球的,去给阿姊好好物色物色!”

  清媱顿了顿,故意蹙着眉头,“你知不知羞?”

  “啧,好了好了,阿姊莫气,你省得,去晚了点儿,咋们的纸鸢都找不着地儿放的。”清歌‘一本正经’回答,东一句西一耙,跳脱的不像话。

  清媱笑了笑,“要去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不许乱跑。”

  今年是武安侯家白姨母牵头办的春日宴,便在十里河堤,比起往年只是在宫廷庭院,这算是顶新鲜的。

  几个小丫鬟,在身后抖抖索索的收拾着春日宴需要的物什。

  “姑娘,姑娘,如今倒春寒,快披个披风。”

  清媱瞧着身旁两个小丫鬟擦身而过,追着前面儿脚下生风的小妹。

  不过三月,柳絮纷飞,杏花微润,

  不过辰时,十里河堤已有三三两两的人,春日宴的噱头着实哄人又新鲜,大都是皇都中的官家小姐一个冬日都窝坏了,迫不及待来览一览这黛色悠然。

  霭霭晨雾,漫天而起。

  “大小姐,二小姐,你们慢点走,奴婢们都跟不上了。”身后的丫鬟叫苦不迭。

  “流光,若水,你俩平日里和我阿姐一处,一板一眼,好生无趣,今日倒也活络一次了。”

  清歌说话叽叽喳喳如黄鹂鸟儿一般,

  “阿姐,我想要杏花,你给我摘好不好!我要这里最漂亮的一朵。”

  清歌挽着清媱的手臂撒娇地说到,但还没等清媱回答,

  “哎呀,这河堤边儿上瞧着热闹的很,才算春天咧。”

  便朝湖边跑去。几个丫鬟见状又忙向其追去,

  “小姐,湖边危险呀,老爷夫人知道了……”

  清媱摇摇头,莞尔一笑:

  “微雨,净风,快跟上去好好瞧着你家小姐,可别受了寒。”

  打小小妹便身子弱,家中都捧着护着,可这顽劣的性子却丝毫不随年岁而减,她从来拿清歌这个妹妹没办法。

  阿媱喜静,阖府上下皆道:大小姐生了双融融春水似的眼,却是古井无波,万事俱休的性子。

  杏花开的张扬,看着满目的雪白粉嫩,灼灼如华,清媱感到一阵暖意。

  花瓣已经悄然停留在她的发髻之间,仿若有所觉,抬指小心翼翼地抚摸发髻,指尖微凉的触感甚为奇妙......

  她仰首去摘一枝杏花,奈何这一枝已被另一只纤长而干净的手先一步摘下。

  她不禁回首,只见一名男子着一袭月牙白色长袍,擎身玉立,风华灼灼,却从眼中流出几许戏谑。

  定睛一看,却是不晓得是哪家的公子。毕竟,方才大都在打马球的。

  顷刻回神,阿媱只觉不妥,若有心之人瞧见,怕是对侯府颇有影响。

  “公子走错道儿了,向南行些,马球场在那儿。”清媱清了清嗓子。

  男子双眸熠熠,似是散漫的瞧着枝桠,“果真,人比花娇。”

  ……

  这算是‘问牛答马’?还是‘对牛弹琴’?

  况且如此俗套的搭讪方式,清媱也是嗤之以鼻:

  这怕是哪儿来的小痞子,采花大盗吧,轻薄的很!

  春日宴所邀皆是公卿望族,怎么会放这么些不知礼节分寸的人进来,

  唔,不对,乍一瞧,还算是个潇洒翩翩公子的。

  脸有些泛红,又一怔,这般俗气无比的一句话,怎的从他嘴里吐出竟听的并为不妥......

  罢了罢了,还是给他留些颜面。清媱面无表情,保持一贯端直的脊背,微微颔首:“公子言行,甚不得大体,望自重。”

  转身想要离去,又听见男子仿若嗤笑一声,阿媱微微一滞,复而身后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

  “方才在下冒犯了,还请姑娘见谅,日后定牢记“庄重”二字。”

  不知是有意无意,阿媱只觉“庄重”二字咬字实在刺耳扎眼,谁来告诉她这是遇见个什么浑球?

  清媱不再理他,匆匆离去,

  他瞧着面前近乎落荒而逃的女子:总算长成大姑娘了。

  清俊的眉眼染上一层暖意。

  清媱认是意外,哪想却是某人图谋已久…

  *

  皇都中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临安侯府家的两位嫡小姐,待字闺中,美若天仙,大小姐敬清媱若一朵青莲,温婉可人;二小姐清歌似芍药,明艳动人。都定要这世间最优秀的男子才能相配。

  侯府当家的敬天扬,提起这两个女儿,也是无比骄傲畅然。敬天扬虽说是世袭的爵位,但侯府能比起以往,繁盛不减,也是靠他自己在官场的一套法子。

  不跟风站队,持中立态度,平时待人友善,但处理起事情来,又绝不脱泥带水,如此作风,甚得如今新皇的欢心。

  春意阑珊,自那日踏青归来后,清媱总是不时便会回想起那日,似笑非笑的眉眼,风姿绰约的男子。

  但是理智告诉她,身为侯府的大小姐,是不该如此不守礼的。

  又发神了,清媱用手抚了抚头,

  又突然想到: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儿,自己已经十六了,今年年初便有好些上门提亲的,其间还有雍亲王府和镇国大将军府的媒人,虽然爹爹依着自己,看自己不情愿,便婉言拒绝,但是今后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

  别人总觉侯府大小姐不争不抢,古井无波,谁又曾想她一直就向往能有“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的一生。

  自认也算习读诗书,天南海北奇闻逸事也都有所涉猎,无奈生于侯门深院,权谋官斗,谁又得事事由己,独善其身呢?

  不禁嗤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样美好的诺言,却不知能否遇见能给自己这样诺言的良人。

  罢了,自己今后终归是要离开侯府的,终归是自个儿痴人说梦了……想到这儿,不禁有些伤感。

  穿过绿竹猗猗的听竹苑,正值春日,珙桐翻飞,如白鸽翩跹。

  清歌推开房门,只见姐姐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几缕碎发散下,娇风入窗,翠玉雕花绣簪上的珠玉只汀汀作响,映衬着窗外的景致,

  “阿姐这是有什么烦心事,讲给清歌听听,清歌给你出主意。”清歌今年十五,性子单纯,哪有这些嫁娶的烦恼。

  清媱只笑道,“哪有什么烦心事,看到清歌,姐姐可只有高兴。”

  丫鬟流光见到这场景,心中只是感叹,两位小姐真是生得令满京城的女子嫉妒,偏偏她们性子又都讨人喜爱,一出门,便不知要俘获多少男子的真心。

  若水笑着对清歌说,

  “二小姐今日过来,真是赶巧,今晚正要做你俩最爱吃的凉拌笋丝捏!”

  清歌听了也是好不欢喜

  “今日我可真是有口福啦,阿姐你这两个丫鬟可比微雨,净风体贴多啦,要我说她俩上辈子莫不是得罪了灶神他老人家呢。”

  说着径直坐下给自己倒杯茶喝了起来。

  若水碰了碰发怔的流光:“今儿天色尚早,咋们且先去挖点竹笋。”

  这时,只听净风边跑叫道,

  “小姐,小姐有大事发生啦!”

  清媱蹙了蹙眉,轻声说道,

  “怎的这么久了,还是像个小丫头般,一惊一乍的。”

  净风缩了缩肩,朝自己的主子清歌瞧去,清歌忙说,

  “甚么大事?怎的如此惊讶。”

版权信息